這其實也說明瞭一個道理。

很多時候故事之所以好笑。

不在於它本身如何,而在於講故事的人。

就像聽相聲,同一個節目段子不同的演員表達出來會有不同的笑點,騷到你不同的癢處。即使看過很多次還是會笑出來。

表達者的魅力遠大於文字本身。

兩者結合,效果纔會顯現得淋漓儘致。

當然也可能是王漫妮也可能是,情人眼裡出西施的濾鏡原因。在李浩宇的演繹之下,很多小故事聽起來十分有趣。

王漫妮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

李浩宇就這麼一個接一個故事講著。

王漫妮確實白天累的夠嗆。

冇多久她就已經睡著了

李浩宇輕聲說道,“晚安,祝你有個好夢

他輕輕地吻上去,這一次李浩宇靜靜地抱著王漫妮什麼也冇有做。兩人共同度過了一個安靜而美好的夜晚。

……....

王漫妮這邊已經把裝修的事情。

弄得七七八八了。

她也花了大價錢去挖甜點師傅了。

店裡所有的裝修擺設更是她一手操辦的。

接下來好幾天,她都忙的見不到人,專心準備開業的事情。這周王漫妮確實把行程拉滿了,得益於上次她的走心一擊。

她頗有三千寵愛集她一身的感覺。

這周她實在累壞了,白天和晚上都很忙。

這次王漫妮真的有點受不了,畢竟李浩宇的體力也不是開玩笑。以至於在她發現自己來親戚之後。

雖然仍舊隱隱作痛,卻王漫妮終於可以鬆口氣。

這還是有史以來她第一次為此慶幸。

終於可以放鬆一下了。

王漫妮這個小體格,真的慫了慫了!

其中王漫妮自己不清楚的事情是,李浩宇其實也不輕鬆。王漫妮確實是個小妖精,彆看她外表斯斯文文的,但實際的反差很大。

李浩宇每次見她,總是受不了她挑釁的眼神。

這哪個男人能忍?

但是李浩宇就喜歡啃硬骨頭,為了要保持身為老公的尊嚴,隻能火力全開了。不過一連幾天下來,連李浩宇也有點吃不消了。

其實也不能怪王漫妮。

她確實有點怕了,在李浩宇麵前也不是那麼自信。

她不自信的根源還是——出身。

王漫妮的出身太差。在那個節奏快到讓人能忽略掉“痛意”的魔都裡,出身一般的人,你需要考慮的是生存,而不是生活。

如果她冇有遇到李浩宇。

就算她再憑藉自己的努力掙錢,就算放低姿態為他人服務,又怎麼樣?最終的結果,恐怕都很難達到她理想的生活。

所以她隻能拚了命抓住李浩宇。

所以王漫妮才能那樣要強,。

就算是那方麵的事情,她也從不鬆口認輸。

不過也得益於這段時間的頻繁交流。

兩人的關係也突飛猛進了。

可惜的是,王漫妮遇到了決定肆意人生的李浩宇。不然也許兩個人,也許可以有另一個圓滿的結局了。

不過現在李浩宇身邊已經有很多女人了/

再想這些也已經無濟於事了。

王漫妮現在已經認命了。

反正她這輩子已經離不開眼前這個壞男人了。

這輩子就算折在李浩宇手上了。

………….

裝修的事情弄完了。

他這個幕後金主也該出場付錢了。

李浩宇帶王漫妮去付裝修尾款了,還請了王漫妮先雇傭的店員們吃了一頓大餐。結果自然都是“老闆萬歲”的歡呼聲。

現在店裡的裝修已經差不多了。雖然店裡的傢俱都是成品,但李浩宇還是找了一個除醛團隊進行了處理。

雖然不一定有效,但至少也是一個安慰劑。

不過後續的準備工作還有很多。

李浩宇看得出來王漫妮確實很用心。

一路上她就開始給李浩宇可科普起來,開始吐槽各種烘焙工具有多貴,簡直是烘焙毀一生。隨便一個烘焙機器……動不動也是上千上萬的事情。

隻能說!開店真的不容易啊!

開一個烘焙店更是難上加難!

李浩宇也是第一次知道,烤一個小小的蛋糕居然需要那麼多器材。

除了常規的容器:烤焙烤盤,蛋糕模,還需要,各式模具,烤箱溫度測量計,體積測量器,平盤……...

做一個蛋糕用上的器具,都快趕上一場科學實驗了。王漫妮這段時間全力準備,讓李浩宇也獲得難得的喘息之機。

到了週末,李浩宇一整天都在陪王漫妮采購,什麼餐具,器材,給員工定製衣服。錢就像流水一樣的花了出去,李浩宇倒不是心疼錢。

現在這些對他來說都是小意思了:

不過李浩宇的腿已經快要受不了。

不過李浩宇也長了一個心眼,在他幫王漫妮定製員工製服的時候。偷偷把店長叫到背後,讓店長給王漫妮來幾套壓箱底的製服。

店長也是個人精,知道李浩宇纔是真正的幕後金主,當然不能掃他的心。他拍著胸脯承諾,保證李浩宇滿意。

結果王漫妮回家之後,才發現這幾套“意外驚喜”。

王漫妮這才知道李浩宇到底存著什麼壞心思。

她也無可奈何地順從了。

隻是她之後略顯疲憊。

……..

另一方麵,公司也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李浩宇把馬東叫了過來,問問顧佳最近的表現怎麼樣。馬東冇有直接表態,隻是表示顧佳確實很優秀。

飯糰看書

看到馬東一副滑不溜秋的樣子,李浩宇隻能感歎道。現在當初那個小胖子也成長了不少,現在說話已經滴水不漏。

不過這其實也很正常,畢竟馬東現在已經算高管了。要是再不顧及禍從口出這種事情,那纔是怪事了。

不過雖然馬東冇有明說。

但李浩宇可以感覺到顧佳,給他帶來的壓力應該不小。

不過李浩宇也挺不擔心,反正有自己在他們也不會掀起什麼風浪。不管是馬東和顧佳,他都並不擔心。

就連她們兩個人心裡也都清楚,蝸牛遊戲到底是誰說了算。他們手上的權利也都是李浩宇給予的,如果想要收回來也隻是一句話的事情。

李浩宇擺了擺手,讓馬東去忙了。

畢竟現在《部落衝突》的事情還不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