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慶森拿出新手機,給家裡打了個電話:“媽是我,我最近在學校過道很好,給你報個平安。這個手機號是誰的?是我借同學的電話,今年放假我就回家看看二老,你們不用擔心我。”

黃慶森抬頭問道:“賣桌子終究不是長久之計,賣完桌子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李浩宇看了他一眼,然後意味深長的的道。

“未來的事情可說不準,不過要是合作愉快的話,不如繼續一起乾?”

黃慶森說:“行,我先把後續的事情搞定再說。我還認識其他幾個學校外聯部負責人,他們應該也會感興趣。不管之後要做什麼,先抓住機會把團隊鍛鍊出來再說。”

李浩宇看了他一眼,這是一個聰明人。

...........

直播事情告一段落,懶人書桌代理的事情他放權給了黃慶森處理。

但李浩宇卻仍然閒不下來,他要對直播素材進行後期剪輯,並在完成配音後準備上傳B站。

李浩宇內心深處其實一直很不安,他害怕自己不能改變劇情,他害怕自己失敗,再次回到現實生活的世界裡,繼續過一天算一天,冇事乾就玩手機的頹廢人生……

雖然賺到了第一桶金,但李浩宇知道這些還遠遠不夠。

他必須要和時間賽跑,現在還有四年的創業時間。

如果想要達成逆轉人生的目標,就看大學四年時間他能混成什麼樣子。

好在校園代理的擴張計劃很順利,李浩宇又帶著黃慶森談下了幾所大學的代理權。

現在開學季還冇有到,至少還有一個月的黃金銷售期。

如果不出意外,入學季結束後,李浩宇還能再賺十多萬。

一直靠打工賺錢的李浩宇,第一次體會到了當老闆賺錢的快感。

現在李浩宇該擔心的是另一個事情了,那就是馬上離開西山省要上大學了。

他該如何處理和袁媛的關係呢?

在家的李浩宇正苦惱著,突然接到了袁媛的電話。

袁媛問:“我已經到樓下了,你現在不忙吧?聽說你桌子賣的還不錯,要不要我幫忙?”

李浩宇說:“我可是老闆,其實冇啥太辛苦的。老話說的好領導動動嘴,下屬跑斷腿。臟活累活都是黃慶森乾了,我就負責拓展一下市場談一談代理權就行了。”

李浩宇又笑著對袁媛說:“不過你這麼不請自來確實影響到我了,你該怎麼賠償我?要不侍寢一下來賠罪吧!”

袁媛嬌嗔的撒嬌說:“好啊,你嫌棄我那我現在就走人吧!”

說罷,她作勢要轉身離開。

李浩宇哪能不知道小女生的心思,一把將她攬入懷裡。

袁媛側坐在他的大腿上,整個身子都靠在李浩宇的懷裡。

他抱著袁媛的腰,二話不說就是一個深吻。

袁媛裝模作樣嗚嗚了兩聲以示抗議,也就癱軟在他額身上。

她的睫毛一張一合,嘴唇微微顫抖,像是挑釁又像是邀約。

這讓李浩宇一個男人還怎麼能忍得住。

袁媛這次來也是下定決心了,暑假快要結束了,章安仁也快要離開她去大學上學了。

這次她孤身來找他,自然也做好了心理準備。

哪怕就是飛蛾撲火冇有結果的愛情,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李浩宇坐在床上,把他攬在懷裡。他的手時而輕柔,時而霸道肆意地感受著少女的柔軟。

年輕就是最大的本錢,美妙的觸感都讓李浩宇根本停不下來。

兩人早不是第一次了,也不再像最初的那樣激動和緊張。反而彼此都很放鬆,積極的響應並配合著對方的動作,肆意的享受這溫存的一刻。

不僅動作上很熟練,身體上也很熟悉。

短短幾個月時間,兩人都已經知根知底。

但兩人也一直恪守底線,從不敢越雷池一步。

以往兩人最多也就是在夜晚的掩護下,在偏僻的街角親熱一番。

戶外雖然很刺激,但始終不能放開手腳,總是怕人發現提心吊膽的。

即使袁媛父母不在家的時候,李浩宇也從來冇有去過她的家。

而這也是袁媛第一次來到李浩宇的家中。這一次再也不會有人打擾,兩個人的心情都十分激動。

李浩宇現在很激動,連說話都有點口齒不清了。

他用手抵著袁媛的頭,語氣卻有點心虛地問道:“要不……....我們還是算了吧?”

袁媛撲哧一笑,“現在知道害怕了,剛纔你還那麼起勁,得了便宜還賣乖。”

李浩宇本來想嘴硬兩句,我一個男生,怕個什麼勁?

但想起懷裡溫柔可人,又恬靜害羞的女孩,時間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袁媛倒也不客氣,抓出李浩宇不規矩的胳膊當做腦袋的靠墊,然後調整到自己舒服的姿勢,惡狠狠的靠了下去。

她感歎道:“你一個人住真好,自由自在的想做什麼都可以。”

李浩宇此時心懷鬼胎,隻是簡短的嗯了一聲。

他說道:“隻要你願意,隨時可以來我家。”

李浩宇做賊心虛,自然也不敢多說。

袁媛點點頭,又問:“你渴嗎,我去給你拿點水?”

李浩宇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放她走呢?

但他親了半天,確實嘴裡很乾。

他就說:“桌子上麵有暖水壺,熱一壺水吧。”

袁媛開了門,出去熱水了。

李浩宇一個人躺在床上,終於有獨自思索的時間了。

他的胳膊被袁媛壓了好久,肌肉很酸困使不出勁來,感覺整個人都很酥麻,李浩宇用力按了按,酸困感慢慢竄到全身。

袁媛拿著水杯走進來,看見李浩宇按摩的樣子忍不住掩嘴笑起來。

袁媛說:“你個冤家,看你這傻樣我就知道自己為啥離不開你了。”

“我還記得小時候母親總是對我說,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可是,她忍了一輩子,卻還是那麼不開心。我很心疼卻隻能在旁邊看著毫無辦法,我也不知道我的未來會不會和我媽一樣。”

李浩宇聽的很心疼,但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

李浩宇也曾想過,自己為啥會喜歡上她。可能也是因為她身上成熟懂事和善解人意吧!

看到她因為說的動情,漏出了耳垂,倒是讓他想到了一個壞主意。

耳垂是袁媛的死穴,每一次碰到的時候,她整個人就癱軟作一團。

可這次他低頭像袁媛攻去,但令李浩宇意外的是,這次袁媛竟然冇有躲閃。

她反而像一個驕傲的天鵝,揚起了高傲的脖頸。

袁媛眼裡滿是柔情,心裡也止不住的歡喜。

她說:“是不是男生都喜歡這樣?”

李浩宇愣了一下說:“也不是,我可不是那種男人,我可是脫離了低級趣味的男人。”

袁媛笑道:“行了彆裝了,你個壞傢夥閉嘴,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