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終於簽完檔案了。

李浩宇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這可真是個煩人的活,看來簽字權也得繼續下放了。要知道那麼多檔案一份份地看,明顯是很不現實的。

再說了有些東西如果真想湖弄你,一個小法律條文,甚至是一個標點符號,都可以拿來大作文章。

這些合同都已經是公司法務反覆驗證覈實過的,已經儘量把風險規避到最低了。

這也是李浩宇為啥要扶持顧佳的原因。

什麼時候把她真正成為了“自己人”。

他就可以真正放手了,就能讓顧佳和馬東共同簽字之後,就能替代他簽署一些不是太重要的檔案了。

這倒不是李浩宇不信任馬東。隻是李浩宇覺得不要去考驗人性。

人性也是經不住考驗的。

他呼喚顧佳:“小……顧佳你過來一下。”

其實李浩宇本來是想叫小顧的。

但是想到自己年紀其實比顧佳還要小。

他話還冇出口就收了回來。

顧佳正要帶著檔案離去,她聞言走了過來。

“李總還有什麼事情嗎?”

李浩宇說道:“你記得多帶幾套衣服,正裝和休閒裝都要,這次開會不一定多長時間,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以備不時之需。”

顧佳應了一聲,就出去準備了。

顧佳走出辦公室門口,心裡多少鬆了口氣。

總算是出去了。

她忍不住揣測,到底是什麼事情需要她跟著一起去呢?

顧佳忍不住擔心,李浩宇的心思是不是不單純呀!

不過她也冇有證據,李浩宇又都是工作的名義安排的。

顧佳想要拒絕也說不出口,她隻能抱著揣測不安的心理去收拾東西了。她也隻能以不變應萬變了。

其實李浩宇這次外出也也冇想做什麼。

隻是有個遊戲行業峰會邀請他,他之前已經婉拒過很多次,但是耐不住主辦方太熱情,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請,李浩宇也隻能給他個麵子。

但一個人出門,冇有個人陪伴那得多無聊呀!

兩個人至少可以打打撲克,要是再加點賭注就更有意思了。李浩宇甚至對接下來出差的日子有了一點小期待。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不過李浩宇即便要出差。

也冇忘了給王漫妮打聲招呼。

王漫妮在電話裡問道,“行吧,你就放心地出差吧,正好我也能歇一歇,你要去多長時間呢?”

“也冇多長時間大概三五天吧,等我回來你的親戚也該走了,到時候你記得把剩下幾套製服穿給我看。”

…………

相比李浩宇的澹定,顧佳此時的心已經亂了。

其實她也意識到了,自己和李浩宇的關係其實很尷尬。

老闆和秘書之間的關係向來很混亂,她也算在商界廝混過來,什麼老闆和秘書之間的花邊新聞冇聽過。

再加上普羅大眾的觀念裡,老闆和秘書隻是表麵的上下級關係,私底下都有著不同程度的貓膩。

因為成年人的圈子實則非常小,小到需要依靠興趣、格局、等級、利益鏈、共同空間等劃分朋友圈。

公司作為眾多男男女女相處的共同空間,適宜發展成為戀人的機率也相對較高。時間一長,冇事也便有事了。

其實比起其他老闆和秘書的關係。

顧佳覺得自己已經算不錯的。

李浩宇不管事業還是條件,都堪稱富一代裡麵的翹楚了,還冇有結婚無論從各方麵都挑不出來毛病。

至於私生活,李浩宇也比她想象的要好很多。

要知道蝸牛遊戲可是有不少年輕貌美的妹子,顧佳入職時間也不算短了。也許是她對李浩宇的期待太低了。

所以反倒覺得李浩宇私下的表現,居然還不錯?至少他在工作的時間,從來冇有撩撥過一個公司女生。

不對……..好像是除了自己之外。

反倒是李浩宇成了公司女生的香餑餑:

不少女生都有意無意的給李浩宇拋媚眼獻殷勤。不過李浩宇從來冇有搭理過她們,反倒是送自己回家了很多次。

不得不說,每當顧佳看到公司那些女生羨慕和忌妒的眼光。她也不自主產生一種自豪的感覺。

也許是和李浩宇走的很近的緣故。

就連蝸牛遊戲實際的二把手馬東。

對她也是格外優待。

說句不好聽的,現在的顧佳頗有一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感覺。當然,顧佳也不是得勢就目中無人的那種人。

相反她對所有人反而更友善了。

這反而讓顧佳在公司的口碑有不小的上漲。不過現在想再多也冇用了,還是等明天去了機場再說吧。

………..

“曉芹,今天你工作怎麼樣啊?”

安頓好王漫妮之後:

李浩宇又開始日常撩撥起鐘曉芹。上次見麵之後,這段時間就冇怎麼見麵。

不過李浩宇還是花了大把時間陪鐘曉芹聊天。

這倒不是他很主動,反倒是鐘曉芹有點黏他。

雖然李浩宇做不到及時回覆,可是他看到鐘曉芹的留言之後,還是會回覆她的。

因為最近她實在是很缺少一個,可以傾述的對象,而李浩宇就是身邊最合適的人選。時間一長,都快變成鐘曉芹的習慣了。

至於回覆慢的事情。

她也能理解,畢竟李浩宇是一個日理萬機的大老闆。相比平日公司裡的事情一定很忙吧。

李浩宇能抽出時間來陪她聊天,已經是一個很難得的事情了。她哪裡能想到李浩宇每天遊走在幾個女人之間。

現在又到了和鐘曉芹的聊天時間。

“告訴你今天我又遇到一個奇葩業主。”

“最近有人舉報有一個業主拿著桶把下水蓋打開挖糞水,然後挑著去淋菜,那條小路上一路都撒著……..酒很酸爽。”

李浩宇:“哈哈哈哈,你怎麼都能遇見這麼離譜的事情,都可以上1818黃金眼了。”

鐘曉芹:“對啊,誰說不是呢?我現在纔想明白了我們物業這個工作就是和業主鬥智鬥勇,保持良好心態很重要。”

“有了好心態,業主在眼裡就是不同的大腦,你自然就知道什麼是業主的腦神經,什麼話該規避,也會有識人技巧了。”

李浩宇聽了笑了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