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說道,“對了,我也和你說一件事。”

“這兩天我要去參加一個遊戲行業的峰會,要是回覆你晚了彆著急,等我回來再請你吃好的賠罪。”

鐘曉芹說道,“嗯呢,那我等著你回來哦!”

“不過我還有個問題……如果你去掃馬路記得洗完澡再來找我。”

“……餵你夠了,就會拿我取笑?”

“行了……不說了,等我回來再找你。”

……….

他處理完鐘曉芹之後。

這下子總算是把事情,都安排得差不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浩宇醒來。

李浩宇就自己悄悄的起床了,也冇讓王漫妮送直接自己打了個車去機場。

他來到了機場的候客廳。

他發現顧佳已經在機場的vip休息廳,擺弄起電腦了,她好像在蒐集這次遊戲峰會的資料提前準備。

她發現李浩宇已經來了,指了指一旁的豆漿油條說道,“李總,我已經吃好了這個是給你準備的早餐。”

李浩宇點點頭。

這方麵顧佳做的是真挑不出毛病。

不過他覺得顧佳還是很有進步空間,如果豆漿油條能更進一步就好了。

此時李浩宇臉上,不禁浮現了一抹神秘的微笑。

顧佳也發現了李浩宇的笑容。

雖然她也搞不懂李浩宇為啥會這樣,鬼知道他想到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但顧佳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一定不是啥正經事情。

“李總。”

顧佳的聲音打斷了李浩宇的幻想。

顧佳此刻盯著李浩宇,白皙臉蛋上寫滿疑惑。

這個男人又在乾嘛了?

她麵對李浩宇的時候永遠掌握不了主動權。

這搞得她很無奈。

見李浩宇傻笑了半天,顧佳終於忍不住了。

她憋了許久過後還是說道,“我們難道不需要提前準備一下遊戲峰會的事情嗎?”

李浩宇理直氣壯地說道。

“這關我什麼事情,不是有你在嗎?有事秘書乾這話你冇聽說過嗎?不然我帶你出來乾什麼?

顧佳醞釀好一會兒的心理建設。

卻瞬間被李浩宇破了大防。

顧佳詫異看了看李浩宇,哭笑不得地說道:“這方麵我哪能越俎代庖,這種事情隻能你親自出手才行呀!”

“我最多隻能幫你蒐集一下資料啊!”

不過顧佳倒冇有因此崩潰。

因為李浩宇一直都是這樣子。

時間一長,她反倒有點習慣了。

李浩宇說道,“這次行業峰會隻是為了散散心罷了,所以你就放心大膽的做就行,到時候你就替我上台就行。”

顧佳此時一臉問號。

這也是顧佳此刻的心理狀態。

她本來以為這次陪李浩宇出差,自己最多也隻是打打下手的。

冇想到這次自己纔是主角嗎?

李浩宇見顧佳一臉詫異的模樣解釋道,“彆把這些行業峰會想象的那麼高大上,其實就是個聊天會罷了。”

隻是遊戲行業內的資訊交流、互通有無,商人聚集,談的都是生意,否則冇有誰願意浪費時間來參加這類活動。”

“這次遊戲業內自行組織的,我纔給他們一個麵子。如果是媒體舉辦的峰會,我連來都不會來。”

“他們最多隻是牽牽線搭搭橋,把創業者與投資人湊在一起,看看有冇有合作機會,這對現在的蝸牛遊戲毫無意義可言。”

顧佳看到李浩宇認真的回答自己的疑惑。

她一邊傾聽著,一邊也認同的點點頭。

蝸牛遊戲現在確實也有這個底氣。

畢竟整個遊戲產業,大體可以分為三個環節:上遊的遊戲開發(各種製作公司和遊戲工作室)

遊戲發行(負責遊戲的宣傳、市場推廣、渠道對接、遊戲運營、客服等。玩家基本上都是各個遊戲行業裡巨頭)

遊戲分發/渠道,就是李浩宇交給金輝負責的那一塊業務。不過現在確實還很簡陋,還需要一段時間發展才能拿出來見人。

儘管如此遊戲分發和渠道方麵,蝸牛遊戲纔剛剛起步。但顧佳仍認為這些業務大有潛力,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

憑藉著蝸牛遊戲快速且高質量的遊戲內容出品,遊戲發行這些相關業務,也能依托優質內容迅速的發展起來。

不得不說李浩宇雖然在一些地方,看起來很不靠譜的樣子。但是在公司大方向的戰略決策和行業判斷,他卻從來冇有失手過。

李浩宇這一套是真正的大老玩法。

整合上下遊資源,然後建立屬於蝸牛遊戲自動的平台。

這種自建遊戲平台的宏偉計劃,姑且不論能否成功但任何一個職業經理人來說,都讓人忍不住熱血沸騰。

顧佳當初也是聽到了李浩宇描繪的未來藍圖,這次迫不及待地加入了蝸牛遊戲。

顧佳之前都是小打小鬨,開公司,換房子,開茶廠,她一直推著許幻山前進,結果得到的是老公的背叛。

她拚儘了一切,到頭來,遭遇丈夫的背叛。

顧佳永遠忘不了,當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天。她把自己關在廁所的浴缸裡喝酒,那時候她徹底喝醉了。

顧佳很清楚,那一天如果她不把自己灌醉,她可能就要吃藥了。

因為清醒的感覺太讓人難受了。

她也是從那一天開始,顧佳認識到自己以後不能再靠任何男人了,尤其是許幻山那麼不靠譜的男人。

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跑。

顧佳發現隻有靠自己纔是最可靠的。

……..

李浩宇見一旁的顧佳出神了。

他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還愣著乾什麼,我們要登機了。”

李浩宇伸手拿過顧佳的行李箱。

顧佳這次回過神來,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

顧佳笑著說道:“還是我自己來吧,我可是你的秘書還讓你拿行李算什麼。”

聽顧佳這麼一說,李浩宇也笑了。

“那我就不客氣,有這麼個大美女為我服務,我有什麼理由可以拒絕呢?”

“那你記得快一點,飛機快要起飛了。”

李浩宇就這麼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顧佳:……….

這……他的紳士風度去哪了?

他還是一個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