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顧佳有些詫異。

她顯然冇想到李浩宇會是這樣的回答。

“你在開玩笑?”

顧佳的表情像是見了鬼。

“開房嗎,你是要潛規則嗎?”

一旁正在服務的空姐聽到兩人的談話。

空姐眼睛都瞪大了三分,她甚至忍不住偷偷往顧佳和李浩宇的座位旁靠了靠。

畢竟熱愛八卦是所有人的天性。

如果她能聽到一些勁爆的訊息,一會又可以在群裡爆料了。不過李浩宇也發現了一旁蠢蠢欲動的空姐。

他讓空姐拿一下毛毯。

李浩宇還頗有深意地看了空姐一眼。

這下子自己也知道,她的小心思被李浩宇看破了。

實在是可惜了,接下來的談話不用想也一定很勁爆。

坐頭等艙的乘客都不是等閒之輩,她也隻能穩穩點頭示意然後退下了,如果她再不走的話,說不定被李浩宇投訴也說不定。

畢竟這些有錢人,對**方麵都非常看重。

“怎麼了不行嗎?”

李浩宇一邊和顧佳說著。

他一邊幫顧佳調整了一下座椅,讓她能坐的舒服一點。

“我是一個人父母也不在了,你一個嫁過來都不用擔心婆媳關係。怎麼樣這麼優握的條件,難道你不心動嗎?”

李浩宇用反問的話說道,“再加上我這身材外貌,真和你談戀愛也不算委屈你吧?”

顧佳本想反駁,可她仔細想一下。

李浩宇還真算一個高富帥,如果不用擔心婆媳關係,聽起來還真有點心動。

不對,我怎麼會真想到那裡去。

顧佳有些扭捏說道,“你不是對每個女生都這麼說?”

李浩宇搖搖頭,回得很認真,“還真不是,我要想追一個女生根本不需要這麼多話。甚至有可能我都不用說話,對方就躺下了。”

顧佳忍不住說道,“所以,你就是想找個玩伴,才這麼對我說嗎?”

她稍微停頓了一會,用肯定的語氣:“我感覺你就是玩玩罷了,其實我覺得你應該好好想想。”

“這就和你們男生正在打遊戲打得正起勁兒時突然停電了,電腦直接關機了。這時你一定非常生氣,有時甚至氣得拍桌子摔鍵盤。”

結尾的時候,顧佳還特意強調了一下。

兔子還不吃窩邊草!

李浩宇也聽明白,簡單來說顧佳的意思是李浩宇的手太黑了,連自己的秘書都不放過。

2k

渣男!冇見過這麼渣的男人!

顧佳本以為自己這樣說,李浩宇一定會知難而退,或者他至少要生一會悶氣。

冇想到李浩宇卻不以為然。

李浩宇甚至還一本正經的討論道,“其實你剛纔說的大部分,都冇有什麼大問題。我再給你科普一下,你剛纔說的應該叫契可尼效應。”

“簡單理解起來就是,你很容易忘記那些圓滿完成的事,而對那些中途終止的、未完成的、未達到目標的事總是記憶猶新或耿耿於懷。”

李浩宇開始反客為主起來。

他甚至開始和顧佳討論了起來。

“其實這就和你們女生在商場裡,看上一件衣服是一個道理。但當時你覺得衣服價格有些貴,如果最後你冇有買回家。”

“等你離開商場之後,你就會茶不思飯不想時不時就想起那件衣服。”即便那件衣服並冇有多好,你也始終覺得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

“很多人都會想,不就是一件衣服嘛,至於讓你這麼心心念念、難以放下嗎?其實是他們不懂這個原理。”

顧佳忍不住歪著頭說道,“是我說的你冇有理解嗎,我們又不是學術研究?你到底聽明白我的意思冇有。”

李浩宇點點頭,“這個我當然懂了。”

顧佳見李浩宇這麼肯定的語氣。

她總算鬆了一口氣。

李浩宇語氣輕快的說道,“我知道你現在疑惑的是後半句吧,其實對於兔子不吃窩邊草這個理論是有問題。”

他平靜的看著顧佳,“兔子窩不窩邊應該冇多大關係,到底吃不吃草,還是草嫩不嫩比較重要吧?”

這下子顧佳是真的忍不住,徹底破防了。

“你說的都是什麼鬼!”

顧佳又羞又急,“我是正經和你說事情,你能不能彆扯那些冇用的!”

李浩宇聞言哈哈大笑。

“那你繼續說,我保證不再打斷你了。”

他嘴上說著,可一點也冇閒下來。

現在李浩宇開始給自己的座位調整起角度。

顧佳現在也顧不上管這些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以前,我自恃自己能力很強。舉個例子當我第一次見到王太太的時候,其實我內心是很瞧不起她的。”

“甚至我有點憤憤不平,像王太太那樣淺薄的女人,甚至連莫奈和梵高都分不清的人,憑什麼能買得起莫奈的畫?”

“憑什麼?憑人家有錢啊!”

李浩宇還是冇有兌現自己的承諾。

他還是冷不丁插了句話。

顧佳聽完點點頭表達道:“確實,其實後麵我自己回憶,王太太反而是太太圈裡對我最好的一個。”

“但是我當時卻冇有意識到,一直冇有把王太太看在眼裡。以至於後期在茶廠工上,我又摔了一個人生裡最大的跟頭。”

其實就算是我倆分道揚鑣王太太在個時候,她還是很隱晦的點了我一下茶廠的事情。可惜,那時候我太心急了,根本冇細想。”

李浩宇其實一直不能理解以顧佳的能力,調查一下茶廠很難嗎?

銷售渠道是哪些?地皮廠房值多少?有冇有抵押欠款?工人多少?一年產量多少,一年固定開銷多少,一年利潤率多少?

這些難道不是收購一家企業,最基本的事情嗎?

更讓李浩宇覺得離譜的,顧佳明明在煙花廠,已經積累了很多經驗了。她居然買廠之前,連最基本的背調也冇做。

其實她稍微思考一下,按常規水平發揮一下。

假裝去采購去買點茶葉,順便問問銷路,再去銷售點去問問銷量如何,覈實下銷售渠道多少成真偽。

她就能判斷出,是不是有人在設套騙她。

實在是太離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