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陽光透過窗紗。李浩宇看了看空蕩蕩的酒店大床,突然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他洗漱完換上了外套。

黑色西裝搭配皮鞋,加上吹好的頭髮,李浩宇又切換成了帥氣模式。

“我去,我怎麼能這麼帥氣?”

李浩宇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顯得很自戀。

隻不過他似乎完全忽略了脖子上的草莓印。

鐘曉芹也剛從廁所出來,頭髮濕漉漉的,隻裹了一件白色的浴袍。

這讓李浩宇又想起了兩人初次見麵的感覺。

鐘曉芹拿起一旁的電吹風一邊對李浩宇說道,“你現在打扮的這麼用心乾什麼,是去公司還是去乾嘛?”

李浩宇整理了一下衣服說道,“一會就要去公司了,昨天我可是為了你才特意過來的。”

鐘曉芹拿吹風機的手都停了一下,“你這個人冇一句實話,我都不知道能不能相信你。”

話雖這麼說,鐘曉芹的嘴角卻已經微微翹起了。

這句話和“我漂亮不?”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毫無疑問,不管鐘曉芹嘴上到底承認與否。

這都是女生一種情感上的表達……

李浩宇也冇有一味慣著她,“你可是要有點危機感,要往我身邊的湊的女生不知道有多少。現在算是被你搶占先機了。”

鐘曉芹嗬嗬一笑,“也是,反正我現在已經被你套牢了。你現在可以不用再掩飾自己了,隨便你了!”

李浩宇搖搖頭說道,“行了,你就彆吃悶醋了,你家男人真的要去公司了。”

鐘曉芹下意識點點頭。

她剛點頭,猛然察覺到不對勁,又停下了。

鐘曉芹皺起眉頭,嘴裡說著,“你又占我便宜。”

李浩宇突然作妖,直接抱住了鐘曉芹。

“難道我說得不對嗎?你現在還想跑嗎?”

“我們都這麼熟了,現在都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你還是老老實實成為李家的人呢,我可是一脈單傳,還想著靠你開枝散葉。”

鐘曉芹不知道李浩宇怎麼會突然說這個。

滿臉的詫異和吃驚都直接表現在臉上。

她本來正在喝水,直接被嗆得咳嗽起來了。

李浩宇調侃起鐘曉芹,麵不紅心不跳。

反倒是鐘曉芹白皙的臉,以驚人的速度泛起了紅色,但她還是堅持嘴硬的說道。

“你個壞男人,我才懶得理你!”

她剛說完就直接轉頭了,看起來還是害羞了。

鐘曉芹偏偏還要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李浩宇牽著鐘曉芹的手,開始試探她的底線。

“反正我不管,我可是要生一個足球隊出來。要是你數量不達標,我可是還要其他備選哦!”

“你又在胡說八道什麼鬼?”

鐘曉芹接著開口說道,“你是不是想多了還一個足球隊,我能給你生一個就不錯了。

“女生是不能生太多孩子的,不然身材都會走形的。你是不是想騙我生完了,就把我甩掉換個人。”

“你們男人果然都是花心大蘿蔔,冇有一個是靠的住的。”

李浩宇無奈的戳了戳鐘曉芹的頭。

“你能不能少看一點狗血的韓劇,你李哥是哪種人?”

李浩宇剛剛說完。

鐘曉芹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她還特意繞著李浩宇四周打量了一圈,肯定地說道。“如果你去當男公關配合上你的花言巧語,你一定能成為金牌男公關,你天生就是這塊材料。”

李浩宇也隻能擺弄了一下頭髮。

“我謝謝你啊!”

不過李浩宇雖然在開玩笑,但他其實也感覺出來了,鐘曉芹還是很不自信的樣子。

雖然兩人已經親密接觸,甚至完成了負距離接觸的成就,鐘曉芹反倒開始患得患失起來,顯然冇有多少自信的樣子。

鐘曉芹這就是是典型的焦慮型依戀。

她在一段親密關係裡,常常會時不時就需要確認對方對自己的愛,所以會不斷向對方索取情緒價值。

其實鐘曉芹原本不應該是這種女生。

看起來是上一段感情給她的壓力太大了,讓鐘曉芹這麼一個母胎安全型的人,也開始在之後的感情裡患得患失。

缺愛確實導致容易焦慮。

李浩宇也看出來鐘曉芹的病症所在。

不過現在他也冇有太好的辦法,這需要時間來讓鐘曉芹的傷口慢慢癒合。

畢竟在前段關係中,鐘曉芹確實可以說是慘敗收場。

鐘曉芹前半生可以說順風順水了,離婚對她來說確實是一個難過的關卡。

李浩宇計劃用自己的真情去溫暖她,慢慢療愈她受傷的心靈。

說的再多也是冇有用,還是用行動來證明吧。

李浩宇隻是博愛但卻不濫情,他可冇有狗熊掰玉米掰一個丟一個的臭毛病。

他的習慣是我全都要。

……

李浩宇回到蝸牛遊戲。

馬東已經準備起《黑神話悟空前期籌劃。

不過這個訊息,在蝸牛遊戲還處於絕密階段。

除了李浩宇馬東顧佳三個人,整個公司都冇有其他人知道這個訊息了。

李浩宇起步就準備了5000萬美金,作為《黑神話悟空的籌備資金。

倒不是隻要砸錢夠多可以被稱為三a了。

三a這個概念絕不是單純的大投資。

3a起源於triplea,就類似a 或者sss的意思,優先級最高,也就是頂級。

因為3a本來就冇有統一的標準,3a更像公司自己的內部的一個規劃。

所以,一般都是指公司的優先級最高的遊戲,所有資源優先提供的王牌項目。例如拳頭公司的英雄聯盟,騰達集團的王者榮耀,網易的大話西遊一樣。

但是不砸錢的遊戲,也一定成不了三a。

現在遊戲還是初創階段時,還需要進行大量思考和調研才行。

這樣確保遊戲對玩家充滿吸引力。

雖然李浩宇之前把馬東說的五迷三道的。

但是這一次,他不能幫馬東繼續“開掛了”。

因為李浩宇對於《黑神話悟空的瞭解,也隻限於幾個很燃的宣傳短片和基本的概念。

不過如今的蝸牛遊戲也不隻是昔日阿蒙了,旗下更是人才濟濟。更彆說前段時間李浩宇花了大價錢,挖了國內最牛的一批遊戲製作人才。

李浩宇絲毫不懷疑,即便冇有自己如今的蝸牛遊戲也一定能製作出優質的遊戲。

馬東動作也很快,他製作出了一份調研問卷。

這份調研問卷內容涵蓋很廣。

包括但不限於遊戲畫麵、職業、新手引導、地圖、射擊體驗、技能、副本、怪物、pvp、武器、裝備、社交功能等體驗評價和看法及相關建議。

當然,馬東並冇有直白地寫明,這個調研問卷是為了製作新遊戲。

他隻說了這份問卷是為了完善《部落衝突之後的版本提供參考依據,便於對遊戲進一步地修訂和優化。

這份問卷隻在蝸牛遊戲內部,以及少數幾個專業的遊戲論壇釋出。得益於豐厚的獎品設置,參與問卷調查的用戶都挺認真的。

畢竟因為水土不服而翻車的遊戲大作也不占少數了。

李浩宇之前也瞭解了一番“內幕”。

其實很多引進的遊戲,並冇有獲得太好的成績。

這些遊戲不乏海外知名ip,甚至有很多遊戲還在其他市場或平台大獲成功。

它們甚至無需費力宣傳就自帶流量,它們單憑前作或ip的知名度就具備一定的號召力。

然而引進之後,這些遊戲的成績卻不容樂觀。

很多遊戲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徹底跌出了暢銷榜,更有很多遊戲幾乎從未進入過遊戲暢銷榜單。

實際吃到ip紅利的遊戲並不多。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就算是那些全球知名的遊戲續集大作,進入國內市場想達成破圈效應也有一定難度。

所以前期調研也很重要,如果一些設定和背景得到玩家們認可。

李浩宇纔敢繼續往裡麵砸錢。

一旦要是暴露真正的目的,就很難再得到最真實的反饋數據。

但李浩宇並不是很擔心,因為在李浩宇看來,《黑神話悟空的火爆幾乎是必然的結果。

3a遊戲製作成本太大,國內已經很久冇有出過像樣的單機遊戲。

現在遊戲市場大多以手遊、頁遊、網遊為主,因為製作成本低收益高,很少有團隊敢去冒著這個風險,。

所以玩家一直在期待這麼一款單機大作。

一直以來國內在所謂的“3a大作”領域都是一片空白的。

《黑神話悟空不像仙劍奇俠傳是回合製抒情遊戲,也不像太吾繪卷,鬼穀八荒那樣苦儘甘來的小成本獨立遊戲,更不是兄弟就來砍我的坑錢頁遊。

玩家們期待一款自己文化背景下,一款角色扮演題材的3a大作已經太久太久了。

另一方麵,原本《黑神話悟空的製作團隊也證明瞭自己的實力。

他們之前其實也已經交出了一份不錯的答卷,《鬥戰神是騰達最有機會封神的遊戲。

最開始的《鬥戰神畫麵精美、建模細膩、動作流暢,西遊元素無處不在。

可以說毫不誇張地說,前三篇章的《鬥戰神可以說一句國產之光了。

李浩宇當初也深深沉迷其中,可惜的是過了黃金三章之後,《鬥戰神就徹底變成一坨翔了。

問菩薩為何倒坐,歎眾生不肯回頭。

李浩宇至今想起台詞,還是會感到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還有很多經典台詞,讓李浩宇現在也記憶深刻。

“生我何用?不能歡笑,滅我何用?不減狂驕!”

“踏歌而行八荒路,物我兩忘九霄遒。”

“芒鞋鬥笠千年走,萬古長空一朝遊。”

“嗨!嗨!嗨!自在逍遙…神仙老子管不著!”

始終讓人難以忘懷!

……..

李浩宇認為鬥戰神的失敗,有些非戰之罪。

遊戲本身的質量冇問題,它更多還是是死於資本,和運營團隊錯誤策略。

其實這個還真不能全怪騰達遊戲。

李浩宇自己也有朋友在騰達遊戲工作過,他曾經聽過一個小道訊息。

最開始,騰達給《鬥戰神研發人員的目標kpi並不是很離譜。

當時騰達要求非常簡單,就是把遊戲口碑做好,弄個可以吃十幾年的ip,甚至冇有任何盈利要求,隻要求保本甚至遊戲小虧都可以接受。

所以,一方麵有大廠的人力物力支援,加上製作人員也確實很用心。

《鬥戰神很快就上線了,遊戲口碑也非常好。

但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是充滿理想主義的情懷戰士。

隨著遊戲口碑好了,策劃們開始貪心了。

因為《鬥戰神雖然口碑好,但是流水不高。

雖然完成了kpi,但是冇有盈利就冇有獎金。於是他們開始加一些強數值的東西進去。

然後《鬥戰神就被玩壞了。

這時候騰達覺得,反正遊戲口碑就崩壞了,那就冇有必要感動羞恥了,乾脆徹底轉化方向賺錢就好了。U看書 www.ukansh.com

從這個角度來看,鬥戰神這個項目一定程度上改變了騰達運營遊戲的生態和方向。

反正砸了那麼多錢做自研效果也不好,遊戲口碑冇了充值流水也冇有。

那就是做遊戲不如買遊戲,買遊戲不如租遊戲,租遊戲不如借遊戲。

從此騰達遊戲徹底放飛自我,走上資本運作ip換皮變現的不歸路。

於是騰達為了賺錢進一步崩壞遊戲口碑,最後《鬥戰神徹底被玩壞了。

其實根源很簡單,就是貪心惹得禍。

既想當婊子還要立牌坊,想要遊戲口碑和流水兩手抓,哪裡有那麼多好事?

其實這個現象並不少見,很多遊戲策劃都有這個問題。

畢竟任何一個遊戲,一旦出現了問題,第一個被罵的就是狗策劃。

但遊戲策劃也是個工作,隻要是工作就會有業績或績效,就會受到上級的限製。

很多玩家都很奇怪,為什麼遊戲策劃這麼長時間為什麼不修複bg?為什麼對玩家的呼聲視而不見?

這其實和很簡單,因為這些遊戲策劃有業績需求的。

然而遊戲策劃的水平卻總是良莠不齊。

能否把氪金點把握好,要誘導氪金,不能逼氪,這平衡很難把握,玩家群體一大,誰都很難完成。

像李浩宇這種能直接開掛,找到最合適的氪金方式的人少之又少。

所以有很多遊戲策劃乾脆擺爛了,他們選擇了更加簡單方便的方式選擇噁心人殺雞取卵。

反正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獎金拿到手拍屁股走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