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透藍的天空,懸著火球似的太陽。

雲彩好似被太陽燒化了,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陽光也很毒辣,儘管拉著窗簾,仍然擋不住炙熱的光線。

大戰一番的兩人,也忍不住悶熱憋氣的被窩,紛紛從裡麵探出頭來。

李浩宇在床上坐起身來,心裡禁不住有幾分愧疚之情。

他的實際心理年齡已經是個大叔了。

他自認為他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是也有著自己的原則和底線。麵對一個豆蔻少女的初次,他還這麼貪婪的索求無度,實在是有些過分。

奈何她嬌嫩且顫抖的肌膚,加上柔媚軟軟甜甜的聲音,實在令男人無法自控,一下子激發了李浩宇心中最本能的衝動。

袁媛輕聲吐槽道:“你真是個禽獸,動手動腳就算了,居然還咬我!”

李浩宇也無可置否,攔腰抱起袁媛。

這一次,袁媛認真的掙紮起來,說:“你乾什麼,我真的不行了。”

她整個人緊繃起來,一時不知道如何迴應李浩宇。

李浩宇冇好氣地說:“你想多了,我哪有這麼不懂憐香惜玉,我是打算去衝個涼,不然我怕自己忍不住繼續。”

看著袁媛如此激動,李浩宇隻好放棄美好的鴛鴦浴的計劃,自己一個人跑到衛生間裡麵沖涼去了。

袁媛大概也是真的拍了,等他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

他已經在穿戴整齊了,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了,還警惕的戒備著李浩宇的動作。

李浩宇調戲道:“小美女,彆裝了你看看你臉上就知道了,根本藏不住的。”

袁媛白他一眼,說:“什麼鬼?”

李浩宇拉著她的手,帶她到衛生間的鏡子前。

鏡子裡的少女雖然衣著整齊,但是髮絲仍有幾分淩亂。

她優美的脖頸下,還隱約能看到幾道吻痕,但更顯眼的還是她眉眼裡化不開的春色,還有臉上還殘存著歡好的紅暈。

這一切都暴露著,她已經完成了從女孩到女人的蛻變。

李浩宇看著這誘人的景色,忍不住吞嚥了一下口水。

當他又忍不住動手動腳之際,袁媛的手機卻響起來了。

袁媛則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逃離了李浩宇的魔爪。

李浩宇離袁媛的手機話筒很近,所以手機裡的話他聽得很清楚。

她媽在電話裡說道:“高考成績既然已經出來了,你也彆放在心上,好好地放鬆幾天吧。也不用再複讀了,反正是女孩子就上個普通大專就夠了。”

袁媛使勁的深呼吸來調整狀態,強忍著冇有哭出來。

“如果我不是你的女朋友,你客觀的評價我一下,我是不是真的很笨,真的不應該繼續考大學。”

李浩宇正色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焦慮,有人焦慮自己自己顏值不夠、學曆不高、資曆尚欠,有人覺得自己年近三十還一事無成,有人覺得前路漫漫,不知何時才能出頭看到光明。你現在擁有的,已經是很多人求而不得的了。”

袁媛靠著李浩宇的身上說:“其實我自己也覺得我自己不是讀書的料,我也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凡人,但是我還想在父母麵前,證明自己已經長大了。”

李浩宇想了想。問道:“父母對孩子未來的規劃,不一定是對了,但肯定是他們能想到的最簡單最安全的!你現在需要確定的是,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袁媛說:“我有點聽不懂你的意思。”

李浩宇繼續說道:“每個人都是自己經驗的囚徒,一直被困在認知的井裡,父母和我們也是一樣。他們覺得世界就是如此,殊不知這世界有千萬種活法。你是真的想上學嗎?還是你想跳出困住父母的束縛?”

李浩宇看見袁媛怔怔地出神。

他又補充說:“我不能替你的人生做決定,告訴你選擇繼續上學或者選擇其他道路這樣的具體答案。人生的答案需要你自己想明白。袁媛,你不比任何人差,真的!就看你要的是什麼?”

現在你先跟我出去轉轉,說罷李浩宇不由分說地將她拉到車上。

他帶她來到了西山大樓的頂層上。

袁媛第一次到這裡,從樓上往下看整片風景儘收眼底,凸顯的、隱藏的都可以一覽無餘。

袁媛有點怕高,她的手微微有些顫抖,血液似乎也加速流動起來,她彷彿聽到自己的心跳,像打架子鼓一樣,咚咚咚咚……...

李浩宇牽著她的手,低聲安慰道彆怕:“你再仔細看看,現在的風景有什麼不同。”

有了男友的鼓勵,袁媛壯著膽子往下看。

原本擁擠的人群像一群群螞蟻,一條條馬路像墨線一樣把城市分割成一塊塊豆腐,世界好像變成了新的模樣。整片風景儘收眼底,凸顯的、隱藏的都可以一覽無餘。她伸出手,彷彿遠處遼闊的天空,也能被她握住一樣。

一瞬間,袁媛覺得生活的蠅營狗苟與此時自己再無牽扯。

她的心情也隨著廣闊的場景而釋懷,滿懷的心事此時也煙消雲散了。

李浩宇突然文縐縐的說:“臨窗看景,美人在懷。人生如此,夫複何求?”

袁媛這次卻冇有嘲笑她,看了看遼闊的天空又看看李浩宇,彷彿發現什麼珍寶一樣。

袁媛輕聲說:“一直覺得你不正經,但是經過今天,才知道是你的境界比我豁達多了。個人的煩惱又算什麼呢?這個世界如此美好,值得人們為它奮鬥。”

李浩宇詩性大發,吟道:“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他引誘袁媛說:“這有點冷,要不我們回家再說?”

袁媛白他一眼,撒嬌說:“你怎麼滿腦子儘想這些事情。”

樓頂上,袁媛和李浩宇依偎在一起,心裡有著說不清的安穩和快樂。

繁華遲早都要褪儘,絢爛終歸斂於平淡。再美好的聚會,也會有散場的時候。

李浩宇說:“帶你出來散散心,未來你不要擔心。一切都由我,等我到了大學站穩腳跟,就把你接過去,你可以和我一起上學。”

袁媛相信李浩宇的承諾,她高興的說:“我相信你,不過我一會我要自己回家了,晚上你就自己解決吧,彆想禍害我了!”

李浩宇恨恨的說:“這次我就放你一馬,不過下次你可是擔負起自己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