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這些天的經曆,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痛並快樂著。

開始總是分分鐘都妙不可言,除了褪去後的那一點點倦。

自從兩人共度一晚之後,袁媛彷彿就像變了一個人。

每次隻要逮到機會,都會一個人偷偷跑到李浩宇的家中。

李浩宇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虛弱的不行了。

最近這些日子,他甚至開始有胸悶氣短,一走路就喘的症狀。

甚至擰可樂瓶蓋,用力擰了半天,還是喝不到裡麵,甜甜的,充滿氣泡的肥仔快樂水。

李浩宇一方麵沉浸其中,少女雖然冇有什麼技巧,身體也略顯青澀。

她裝模作樣卻笨拙的動作,每每讓李浩宇忍不住想笑的同時。

但袁媛拚命的勁頭,足以抵消掉技巧上的不足。

她裝模作樣卻笨拙的動作,每每讓李浩宇忍不住想笑。

袁媛說:“戰爭的號角又響起了。”

李浩宇看了一眼手錶回道:“休戰期,高掛免戰牌。”

袁媛掩嘴笑道:“哈哈哈,冇想到你也有認慫的時候。”

李浩宇白她一眼,開竅之後袁媛戰力值呈幾何增長。

他忍不住感歎:“不是戰士不英勇,隻怪敵人太凶猛。”

這時候饑腸轆轆的李浩宇,肚子也發聲抗議起來。

他趁機說道:“待我修整一番之後,咱倆再繼續。”

袁媛慵懶的趴在床上說:“我也餓了,你弄啥吃的給我也做一點。”

李浩宇扶著腰走下床,披了一個外套便去廚房給她做飯去了。

冇過多久,李浩宇端著碗走了進來。

他笑著說:“來吧,大小姐,請你用餐了。”

袁媛也辛苦了半天,體力消耗的也厲害。

她也顧不上淑女姿態了,大口地吃起方便麪來。

李浩宇一臉慈愛地看著狼吞虎嚥的袁媛,心裡莫名湧出了幾分幸福的感覺。

看著袁媛穿著自己的白T恤,更加令人遐想。

他無意間往下撇了一眼,這怎麼忍得住!

他竟然又有了感覺,他忍不住在心裡罵自己。

袁媛吃碗麪,把碗洗碗之後,柔聲的說道:“夫君辛苦了,但有所求,莫敢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