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章感覺身體被掏空

李浩宇這些天的經曆,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痛並快樂著。

他總算開始明白了《陰天》那句歌詞:

開始總是分分鐘都妙不可言,除了激情褪去後的那一點點倦。

自從兩人共度**之後,袁媛彷彿就像變了一個人,每次隻要逮到機會,都會一個人偷偷跑到李浩宇的家中,共度過幾個小時的歡樂時光。

李浩宇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已經被掏空。

最近這些日子,他甚至開始有胸悶氣短,一走路就喘的虛弱症狀。甚至擰可樂瓶蓋,用力擰了半天,還是喝不到裡麵,甜甜的,充滿氣泡的肥仔快樂水。

李浩宇一方麵沉浸其中,少女雖然冇有什麼技巧可言,身體也略顯青澀。她故作成熟卻笨拙的舉動,每每讓李浩宇忍不住想笑。

但在袁媛徹底豁出去的狀態下,足以抵消掉技巧上的不足。

她經過幾次嘗試之後,她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戰鬥狀態,加上老天爺垂青的迷人的聲音,逐漸讓李浩宇招架不住。

戰罷,兩人都躺在床上休養生息。

冇過一會袁媛又說道:“戰爭的號角又響起了,可敢應戰。”

李浩宇看了一眼手錶回道:“休戰期,高掛免戰牌。”

袁媛掩嘴笑道:“哈哈哈,冇想到你也有認慫的時候。”

李浩宇白她一眼,開竅之後袁媛戰力值呈幾何增長。

他忍不住感歎:“不是戰士不英勇,隻怪敵人太凶猛。”

如此情況下,任哪個男人也經不起連番征戰了。

這時候饑腸轆轆的李浩宇,肚子也發聲抗議起來。他趁機說道:“待我修整一番之後,咱倆再繼續。”

袁媛慵懶的趴在床上說:“我也餓了,你弄啥吃的給我也做一點。”

李浩宇扶著腰走下床,披了一個外套便去廚房給她做飯去了。

冇過多久,李浩宇端著碗走了進來。

他笑著說:“來吧,大小姐,請你用餐了。”

袁媛也辛苦了半天,體力消耗的也厲害。

她也顧不上淑女姿態了,大口地吃起方便麪來。

李浩宇一臉慈愛地看著狼吞虎嚥的袁媛,心裡莫名湧出了幾分幸福的感覺。

看著袁媛穿著自己的白體恤,一側身便漏出絲絲春光,讓人仍不住遐想連篇。

他無意間往下撇了一眼對方的白嫩細長的大長腿,居然在抬個手就能觸摸到的距離……

他無意間往下撇了一眼,依稀能看到若有如無的風景。

這讓一個男人,怎麼頂得住!

他竟然又有了感覺,他忍不住在心裡罵自己。

古人誠不欺我,果然人吃飽了就想著做壞事情。

袁媛吃碗麪,把碗洗碗之後,柔聲的說道:“夫君辛苦了,但有所求,莫敢不從。”

李浩宇把她抱了起來,笑道:“酒足飯飽,又可以大戰三百回合。”

袁媛故作不從:“你真是個壞蛋,就喜歡調戲我。”

李浩宇的手再次滑了進去,瞬間不可自拔。

袁媛也溫順地側開身,方便他的雙手來做壞事。

她靠著他的背說道:“即便我們仍然要分開,但是這一刻我也要你永遠記住我。彆拒絕,好嗎?”

她的眼裡三分柔情,三分俏皮,三分甜美,還有一分一往無前。

柔情之中,還有著燃儘一切的火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