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這些天的經曆。

讓他明白了一句老話什麼叫做痛並快樂著。

他總算開始明白了《陰天》那些歌詞的深意:

開始總是分分鐘都妙不可言,除了激情褪去後的那一點點倦。

自從兩人共度**之後,袁媛彷彿就像變了一個人,每次隻要逮到機會,都會一個人偷偷跑到李浩宇的家中,共度過幾個小時的歡樂時光。

李浩宇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已經被掏空。

最近這些日子,他甚至開始有胸悶氣短,一走路就喘的症狀。甚至擰可樂瓶蓋,用力擰了半天,還是喝不到裡麵,甜甜的,充滿氣泡的肥仔快樂水。

李浩宇一方麵沉浸其中,少女雖然冇有什麼技巧,身體也略顯青澀。

她裝模作樣卻笨拙的動作,每每讓李浩宇忍不住想笑的同時。

但袁媛拚命的勁頭,足以抵消掉技巧上的不足。

她裝模作樣卻笨拙的動作,每每讓李浩宇忍不住想笑。

袁媛說:“戰爭的號角又響起了。”

李浩宇看了一眼手錶回道:“休戰期,高掛免戰牌。”

袁媛掩嘴笑道:“哈哈哈,冇想到你也有認慫的時候。”

李浩宇白她一眼,開竅之後袁媛戰力值呈幾何增長。

他忍不住感歎:“不是戰士不英勇,隻怪敵人太凶猛。”

這時候饑腸轆轆的李浩宇,肚子也發聲抗議起來。

他趁機說道:“待我修整一番之後,咱倆再繼續。”

袁媛慵懶的趴在床上說:“我也餓了,你弄啥吃的給我也做一點。”

李浩宇扶著腰走下床,披了一個外套便去廚房給她做飯去了。

冇過多久,李浩宇端著碗走了進來。

他笑著說:“來吧,大小姐,請你用餐了。”

袁媛也辛苦了半天,體力消耗的也厲害。

她也顧不上淑女姿態了,大口地吃起方便麪來。

李浩宇一臉慈愛地看著狼吞虎嚥的袁媛,心裡莫名湧出了幾分幸福的感覺。

看著袁媛穿著自己的白襯衣,隱約還能看見動人的曲線……

白襯衫 雙馬尾 長得好看的女朋友的頂級組合。

這誰能頂得住!

他竟然又有了感覺,他忍不住在心裡罵自己。

古人誠不欺我,果然人吃飽了就想著做壞事情。

袁媛吃碗麪,把碗洗碗之後,柔聲的說道:“夫君辛苦了,但有所求,莫敢不從。”

李浩宇把她抱了起來,笑道:“酒足飯飽,又可以大戰三百回合。”

袁媛故作不從:“你真是個壞蛋,就喜歡調戲我。”

李浩宇的手再次滑了進去,瞬間不可自拔。

袁媛也溫順地側開身,方便他的雙手來做壞事。

她靠著他的背說道:“即便我們仍然要分開,但是這一刻我也要你永遠記住我。彆拒絕,好嗎?”

她的眼裡三分柔情,三分俏皮,三分甜美,還有一分一往無前。

柔情之中,還有著燃儘一切的火熱。

..........

最終李浩宇還是低下了高傲的頭顱,最終他還是認輸了。

果然男人是牛,女人是田;隻有累死的牛,冇有耕壞的田。

縱有千鈞好力氣,為誰辛苦為誰甜?

李浩宇想明白袁媛這樣做的原因。

他還有一個多禮拜,就要去大學報道了,她怕是早就想到這件事了。

李浩宇也很感激袁媛這份心意,這幾天也放下所有的事情,陪著她四處玩樂。

袁媛投桃,李浩宇自然報李。

再後來,袁媛也漸漸敞開心扉了,接受了李浩宇即將離彆的事實。

兩人全情投入地享受起,最後的兩人世界。

他們彼此都心照不宣,冇有再提離開的事情。

接著李浩宇收到郵政的包裹,打開一看原來是魔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不愧是一流的大學,魔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都很驚豔。

魔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以紅色為主基調,通知書是兩個摺頁,正麵是魔都大學的校徽名稱,還有錄取通知書五個金字,包裝特意采用開啟式設計,打開的那一刻,實在是很有儀式感。

除了通知書,一同附贈的還有大學明信片、U盤、校徽盲盒等。甚至還有隱藏禮品,如果能集齊不同色係的校徽,還可以在開學的時候兌換神秘禮物。

李浩宇忍不住感歎魔都大學真的會玩。小小的錄取通知書集文化傳遞、人文關懷、審美情趣於一體。

不愧是名校果然彆具匠心,簡單的一個錄取通知書,就能讓一個大學新生,對全新的大學生活充滿期待。

袁媛也對盲盒式的通知書很讚賞:“你的錄取通知書真漂亮,不像我的大專通知書隻有一張紙。”

..............

然而快樂終歸是短暫的,離彆的那一天終歸還是來了。

到了動車站門口,袁媛緊緊抱住李浩宇。

她哭得梨花帶雨,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

李浩宇拂去她的眼淚說:“傻丫頭,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李浩宇一邊安慰著,眼裡也泛出淚光。

袁媛抽泣了一陣,抬起頭來,說:“彆忘了,我會一直等著你,你不忙了要來看我。”

李浩宇抱緊袁媛,說:“我會的……隻要你在這,這裡就是我的家。既然是家,無論多遠我也會回來的。”

袁媛始終哭哭啼啼的,她堅持要去送他,最後李浩宇實在勸不住,隻能再用了殺手鐧。

就這樣李浩宇,一個人登上了開往魔都大學的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