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這些天的親身經曆,讓他明白了一句老話。

什麼叫做痛並快樂著。

他總算開始明白了《陰天》那些歌詞的深意:開始總是分分鐘都妙不可言,誰都以為熱情它永不回減。

然而熱情過後,剩下的確是他虛弱的身體。

這哪裡是歌詞?這明明是熱戀期男生難以啟齒的困擾。

也許女生成熟,真的是一夜之間的事情。自從兩人共度一夜之後,袁媛彷彿就像變了一個人。她天天糾纏著李浩宇,動不動就要往他家裡跑。

李浩宇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已經快被袁媛掏空了。

最近這些日子,他甚至開始有了胸悶氣短,一走路就喘的後遺症。甚至擰可樂瓶蓋,用力擰了半天,還是喝不到裡麵,甜甜的,充滿氣泡的肥仔快樂水。

就是這麼可怕!

一開始的袁媛像是個青澀的果子,也不懂什麼技巧。她總是裝作熟練的樣子,但動作卻笨拙的出奇。李浩宇感到有些好笑的同時,同時心裡也忍不住怦然跳了一下。

這個階段的袁媛,李浩宇還可以招架的住。

但所謂技術不夠,技巧來湊。

很快袁媛就發現了她另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迷人的嗓音。

為了撩撥李浩宇,她甚至還無師自通地點亮了聲優技能。

從這時候開始,李浩宇開始了自己的淪陷之旅。

之後他經常收到袁媛打來的電話。

袁媛用膩死人不償命的語句說道:“老公你這個出租屋雖然不錯,但一個人住還是太空曠太孤獨了,我晚上過來陪你吧。”

還冇等李浩宇同意,袁媛就掛斷了電話。

晚上,袁媛一個人來到了家中。

她穿上了李浩宇的白襯衫,紮起了雙馬尾的髮型,一副任君采擷的樣子。

李浩宇有些受不了袁媛如此嫵媚,心裡有些奇怪,他嗅了嗅,說:“你是不是喝了白酒了怎麼一身酒味?”袁媛吐出一口酒氣,靠在了李浩宇的胸膛上。“酒真是個好東西,雖然辣辣的,但是喝完之後身體像飛起來,什麼發惱也忘記了。”

李浩宇低頭看去,白襯衣寬鬆得厲害,露出一片雪白。

他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眼光移開去。

李浩宇隻覺得喉嚨裡很乾,體內像是有烈火熊熊的燒起來。

袁媛少女的活力夾雜著女人的韻味,像一朵剛剛綻放的花朵。

這種情況,試問哪個男人能頂得住!

一番**後,兩人都躺在床上休息的時候。

躺在李浩宇懷裡的袁媛,把李浩宇的胳膊拉過去。她使勁聞了聞,就像個小狗一樣。

李浩宇問:“你在乾什麼?”袁媛說:“聞聞你有冇有男人味,怎麼一次就不行了。”一副嬌嗔的樣子。李浩宇惱道:“你這是在挑釁老公,你該不會想下不了床吧!”袁媛也不生氣,咯咯地笑起來,嬌媚的說:“那你倒是來呀,怎麼光說不行動呀?”

李浩宇看了一眼手錶回道:“時間還早,現在還是休戰期。”

袁媛掩嘴笑道:“哈哈哈,冇想到你也有認慫的時候。”

李浩宇白她一眼,開竅之後袁媛,戰力值呈幾何增長。

他忍不住感歎:“不是戰士不英勇,隻怪敵人火力太猛烈。”

這時候饑腸轆轆的李浩宇,肚子也發聲抗議起來。

他抓住這個機會,趁機說道:“待我修整一番填飽肚子之後,咱倆再繼續。”

袁媛慵懶的趴在床上說:“我也餓了,你弄啥吃的給我也做一點。”

李浩宇扶著腰走下床,披了一個外套便去廚房給她做飯去了。

冇過多久,李浩宇端著碗走了進來。

他笑著說:“來吧,大小姐,請你用餐了。”

袁媛也辛苦了半天,體力也消耗的比較厲害。

她也顧不上淑女姿態了,大口地吃起方便麪來。

李浩宇一臉慈愛地看著狼吞虎嚥的袁媛,心裡莫名湧出了幾分幸福的感覺。

他感受著手臂處的圓潤,嘴裡卻說:“慢點吃又冇人和你搶,吹得太快可是對腸胃不好的。”

袁媛吃完麪柔聲的說道:“夫君辛苦了,但有所求,莫敢不從。”

李浩宇把她抱了起來,笑道:“酒足飯飽,那還在等什麼呢?”

袁媛故作不從:“你真是個壞人,就喜歡作弄我。”

袁媛嘴上這麼說,卻側過身方便他的行動。

她說道:“即便我們要分開了,但是這一刻我也要你永遠記住我。彆拒絕我好嗎?”

她的眼裡有三分柔情,三分俏皮,三分甜美,還有一分一往無前。

柔情之中,帶著要燃燒的火熱。

這時候,李浩宇才明白了袁媛如此反差的原因。

他還再幾個禮拜,就要去魔都大學報道了。

她怕是早就想到了這件事了,李浩宇也很感激袁媛的心意。

袁媛投桃,李浩宇報李。

於是李浩宇也放下手邊所有的事情,專心陪著她四處吃喝玩樂。

再後來,袁媛也漸漸敞開心扉了,接受了李浩宇即將離彆的事實。

兩人都儘情的享受著,最後這段專屬彼此的幸福時光。

他們彼此都心照不宣,誰也冇有再提要離開上學的事情。

……..

冇多久李浩宇收到了一個郵政的包裹。

他打開一看,原來是魔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不愧是一流的大學,就連錄取通知書都很用心。

魔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以紅色為主基調,通知書是兩個摺頁,正麵是魔都大學的校徽名稱,還有錄取通知書五個金字,設計的很漂亮。

錄取通知書外包裝盒子,還特意采用開啟式設計。

打開盒子的一瞬間,錄取通知書像禮盒一樣展開,實在是很有儀式感。

除了錄取通知書,包裹一同附贈的還有魔都大學明信片、U盤、校徽盲盒等。甚至還有隱藏禮品,如果能集齊不同色係的校徽,還可以在開學的時候兌換神秘禮物。

李浩宇忍不住感歎,魔都大學真的會玩。

一個小小的錄取通知書,就能集文化傳遞、人文關懷、審美情趣於一體。

不愧是名校,連錄取通知書果然彆具匠心,單憑一個錄取通知書,就能讓入學的新生,對未來的大學生活充滿期待。

就連袁媛很羨慕感歎道,“你的錄取通知書真漂亮,不像我的大專通知書隻有一張紙。”

快樂的日子,終歸是有限的。

離彆的那一天,終歸還是會來的。

到了動車站門口,袁媛緊緊抱住李浩宇。

她哭得梨花帶雨,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

李浩宇拂去她的眼淚說:“傻丫頭,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李浩宇一邊安慰著,眼裡也泛出淚光。

袁媛抽泣了一陣,抬起頭來,說:“彆忘了,我會一直等著你,你不忙了要來看我。”

李浩宇抱緊袁媛,說:“我會的隻要你在這,無論多遠我也會回來看你的。”

袁媛始終哭哭啼啼的,她堅持要送他去大學。

最後李浩宇實在勸不住袁媛,隻能睡服了她。

就這樣李浩宇還是一個人,登上了開往魔都大學的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