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就要離開這裡,去大學裡展開一段全新人生階段。

曾幾何時,李浩宇也很憧憬大學生活,他理想中的大學生活:

是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的少年意氣;應該是月在柳梢頭,人約黃昏後的純真愛情。更應該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儘長安花的意氣風發。

但李浩宇曾經的大專生活並不美好,他仍然過著是三點一線的生活,每天不是在找教室就是在找教室的路上,也再也見不到高中時期,那麼多滿懷真誠的人。反倒是qq群、微信群,越來越多。

他每一次打開每個群訊息都是99 ,而且老師一發訊息,打開都是滿屏地收到,看個訊息還要使勁往上刷屏才行,而同班同學裡能說幾句知心話的人卻冇幾個。

但有件事讓李浩宇很開心,在他離開之前,黃慶森跟他彙報過零食盒子和校園平台的計劃都已經啟動了。

他在走之前埋下了一顆創業種子,不知道幾年過去,又會開出一朵怎樣的花?

“從西山開往魔都k381即將啟動。”

動車的電子提示音,打斷了李浩宇的思緒。

李浩宇急忙揹著一個雙肩揹包,走過動車狹窄的過道,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把行李往頭上的空位一塞便坐了下去。

比起其他大一新生,李浩宇可謂是輕裝上陣冇帶什麼行李。

學校都是會下發一下基本的生活物品,比如床單被罩和一些暖水壺什麼的。

李浩宇打算去了大學,再買剩下的生活用品。現在他也不缺那麼一點錢,也冇必要委屈自己。

李浩宇坐在那裡,偏頭看了看車窗外的風景。

李浩宇從包裡拿出一本書,書是《傲慢與偏見》,書是一本好書,但對於李浩宇來說,它隻是一個助眠的道具罷了。

動車內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狹小擁擠的車廂中蠕動著。為了防止行李掉落砸傷人,列車員不斷地檢查著行李架上的行李是否擺放牢固。吵吵鬨鬨的車廂,也讓李浩宇打消了睡覺的想法。

李浩宇索性就不睡了,開始欣賞起火車外的風景。火車穿行在山中卻始終沿著水走,有浩瀚寬闊的滔滔稻田,有平靜如鏡的美麗湖泊,這時候李浩宇心裡一片平靜,感覺世界都是專屬你一個人的。

時鐘滴滴答答的過,火車慢慢悠悠的開。

漫漫黑夜,東方漸白,烈日初升。車窗外城市與山巒不斷的閃過。車廂內則是不斷往複的乘客。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浩宇才從美景當中回過神來。

他瞟了周圍一眼,李浩宇附件也有幾個和他年齡相仿的年輕人,看起來似乎也都是大學生的樣子。

他旁邊有一個妹子從上車開始,似乎不太願意融入這個環境當中。

幾個小時過去,她一邊吃著薯片,一邊拿著個耳機聽音樂。

李浩宇甚至還發現,在他沉浸在窗外風景的時候。

那個女孩好像瞟了他一眼,嘴角還似笑非笑地翹了起來。

她就趴在桌子上小心翼翼,似乎生怕驚擾了周圍的人,甚至更怕周圍的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眼神裡既有戒備的神色,同時也伴隨著一絲好奇的意味。

李浩宇很自戀地想到,這個女孩該不會被我憂鬱氣質給打動了吧。李浩宇認真的想了想,覺得他確實有幾分文藝男神的風采。

她不由啞然失笑,又不動聲色地瞄了一眼那個女生。

這一次,他倒是有機會,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女生的外貌。

她不是標準的美女樣貌,但是五官很精緻,一看就是保養得很好的樣子。

外貌很清秀,但她從內而外透露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有股子清冷的文藝範兒。

按照一般人的審美來看,說什麼也有**分的樣子。

她穿著一件軍綠色工裝長褲,和橄欖色連身工裝服,這個裝扮著實比較少見。

李浩宇有些好奇的打量了她幾眼,雖然他對女生的衣服牌子不怎麼瞭解。

不過她感覺衣服的檔次不低,女生的家境應該並不差。看年齡和舉止推測,估計也是個大學生。

畢這種文藝女青年可不好惹,他也就熄了搭訕的心思。

還有三個小時就到站了。

窗外風景隨美,可看多了還是有些無聊。他很快就找到了打發時間的新方法,開始評看動車上的乘務員哪個更加漂亮。

短髮乘務員顏值最高,就是冇有笑容。齊劉海乘務員性格最好,聲音也最溫柔很加分,李浩宇坐在那裡不著邊際的想,可惜了不是坐飛機,不然旗袍空乘就更漂亮了。要是下次坐飛機,遇到的空姐是會旗袍還是連衣裙呢?

女孩忽然摘下耳機對李浩宇說:“你看了一路乘務員了,還冇有看膩嗎?”

李浩宇驚訝轉頭,作為一個陌生人,這個問題問的有實在有些唐突了。

女孩迎著李浩宇的目光,又說:“你不是有本《傲慢和偏見》嗎?你覺得書裡麵的愛情怎麼樣。”

李浩宇有些奇怪這個女人為啥咋咋呼呼的。

你聽你的歌,我看我的美女,井水不犯河水,我哪裡招惹你了?

他朝著女生兒微笑了一下,然後說道:“我不喜歡這本書,說到底也不過就是一個古代朦朧版霸道總裁愛上我的言情故事,隻不過包裹著一層英國鄉村風情的糖衣罷了。”

冇想到女生又接著說道:“你倒是夠實誠的,不過還是太現實。”

李浩宇笑了笑:“那你知道就連作者伊麗莎也曾說過,五千英鎊年收入會讓一個男人更可愛嗎?”

她扭過頭說:“本以為你會有點不一樣,不過還是難逃男人的劣性根。”

李浩宇微微皺了皺眉,心想你倒是不客氣,咱兩又不是很熟。他臉上還是保持著禮貌的笑容。冇有繼續理會這個女生。

動車到站了,大家開始起身拿行李往外走去。

女孩個頭不高,她踮起腳想要把頭上的行李箱拿下來。

行李拉到一半,她似乎承受不住行李箱重量,往後趔趄了一步,眼看行李箱就要落下來砸到她。

李浩宇急忙往前一踏步,伸手一托,才扶著了行李箱。

她畢竟是個女生,李浩宇本著好人做到底的原則幫她把行李箱拿了下來。女生也表達了謝意。

女生一個人拖著行李箱,走起來十分吃力的樣子。

一向樂於助人的李浩宇本來想出手相助,但想了想她奇怪的問題,還是熄了這個心思,順著人流往外走去。

到了動車站,李浩宇卻冇有看到前來接送的校車。難道是自己來早了嗎?

李浩宇詢問了動車站的工作人員,他們告訴李浩宇,可以直接坐公交車直達學校,隻需要等十幾分鐘就有一趟公交車。

李浩宇想了一下,公交車也很方便,還可以順便熟悉一下街道。

他揹著雙肩包走出動車站,李浩宇極目遠眺,隻見一棟棟高樓,鱗次櫛比,此起彼伏,如春筍,如利劍,在江岸拔地而起,直衝雲霄,能讓你充分感受到魔都的繁華。

李浩宇哼著小曲,輕快地邁著步子,走向公交站牌。

這一次魔都之行不再有生存的壓力,而是一次全新的生**驗。

他對這個接下來四年大學生活,充滿著期待。

但走了很久,他還是冇看見公交站牌,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指路大爺給忽悠了。

正當他想著,要不還是打車走吧。

一輛出租車停在他麵前。車窗搖了下來。

原來是火車上的文藝女青年,她說:“去大學城嗎?我捎你一截,算是感謝你車上幫了我?”

李浩宇有點猶豫,可是看到女生坦誠的眼神。

他心裡自嘲了一笑,自己還真是有點小家子氣了。

他道了聲謝,拉開車門坐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