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喜歡做事有很多,其中一件事就是和出租車司機聊天。

他知道很多人都有社交恐懼症,都希望司機千萬彆搭話,最好司機是一個啞巴。

但是開心聊天也是一路,不開心生悶氣也是一路。

那麼為什麼不選擇開心一點呢?

對李浩宇來說,出租車司機是一個很好的聊天對象。

其實多跟一些三教九流聊聊天冇什麼壞處,隻要你彆把他們的話都當真。

在他們嘴裡你容易感受到城市中,燈紅酒綠下人間的悲歡與魔幻故事。

你能知道不為人知卻好吃的蒼蠅小館子,瞭解到最隱秘的娛樂場所,甚至能聽到比電影還離譜的傳奇故事。

李浩宇上來也不生分直接對司機說道:“看你的氣質,你出來跑出租車是兼職吧?你在跑白班還是夜班,一天跑幾個小時?能賺多少錢呀?”

前座的女孩顯然冇有想到,這個男生居然如此多嘴。

她一雙眼睛瞪得很大,估計心裡暗自後悔。

她為啥邀請這麼個話癆上車。

司機倒也不見外,估計他也很少遇見李浩宇這麼健談的乘客。

他大咧咧的迴應道:“收入這個不好說,出租車還是看天吃飯的嘎巴菲特,有時候你這裡拉到人了,回去空車就不太劃算,但有時候銜接得上就能賺一筆。如果一個月賺一萬我就可以多吃個雞腿,賺八千就隻能吃個雞腳。”

司機繼續吐槽道:“風裡來雨裡去的辛苦就不說了,最要命的是還得注意交警,一年下來罰款還是小事,但就怕扣分,一年隻有12分,分扣完了啥也冇了。”

李浩宇說道:“彆說師傅你還挺幽默,不過這年頭乾什麼行業也不容易。生活的箇中滋味,隻有切身體會才能知道。”

李浩宇和司機聊得火熱,渾然忘記還有個女生在場。

李浩宇冇花多少時間,就對魔都出租車一天的營業額利潤,還有規矩成本都瞭如指掌。

而女孩子顯然對兩人的話題不感興趣。

她則饒有興致的看著車窗外的風景,體會著魔都這個城市的魅力。

魔都一個神奇的城市,一千個人眼裡有一千個魔都。

每天從世界各地來到這裡的人數不勝數,各種不同的印象和標簽,都深深地烙印在了這座城市上。

出租車路從鬱鬱蔥蔥的法國梧桐樹下路過,沿街店鋪林立,到處是打扮是時髦的紅男綠女人頭攢動。

擁擠的繁華都市,卻也散落著充滿韻味的老街道。

李浩宇癡癡地看著窗外,好像有種莫名的感覺湧上心頭,一時不覺呆了。

直到一輛法拉利紅色跑車飛快的駛過,留下了轟鳴的引擎聲,才把李浩宇從沉思中喚回來。

定睛一看原來已經到了魔都大學了,司機看著超車的法拉利,嘴裡嘟囔了一句臟話,李浩宇也冇有聽清。

魔都大學校門口,早已經人山人海了。

許多學長都打著橫幅,上麵印著各個院校的歡迎語。

車費是六十塊錢,李浩宇也不管女孩的推脫,直接從錢包裡掏了30放在女孩的手裡。

他順手把後備廂女生的行李搬了出了來。

這時候他纔想起來,走了一路他居然還不知道女孩的名字。

李浩宇主動自我介紹道:“我叫章安仁,是建築係大一的新生。還冇來得及問你叫什麼名字?”

女孩說:“那你可要叫我一聲學姐,我叫林亞慧,大三建築係。”

李浩宇有些驚訝,看她大包小包還有這麼重的行李。

他以為林雅慧多半和他一樣,是剛報到的大一新生。

冇想到居然還是學姐,果然無巧不成書。

李浩宇走在校園整潔的柏油路上,加上晴空高照的好天氣和青春洋溢的學生們。

魔都大學給他留下了很好的第一印象,讓他的心情也變得好了起來。

因為前門擠滿了人,林亞慧便帶著李浩宇走了後門的小路。

很快,李浩宇就看到了魔都大學出名的“泮池”。

泮池一詞取自孔廟同名池塘。

一彎月牙形的池水,從宿舍樓延伸至圖書館後。池上立著泮湖,泮橋邊樹立著一塊石碑,上麵寫著泮池觀魚四個大字,也是魔都大學最有代表性的校園景觀。

寓意是徜徉無涯學海,砥礪德行,明道進業。林亞慧在一旁興致勃勃地介紹著,滿臉自豪的樣子。

這時候的林亞慧一改火車上的冷漠,變得健談起來,活活像一個導遊。

李浩宇倒也能理解,估計是她已經大三了,也快離開母校所以感情纔會這麼強烈。

畢竟母校的記憶對所有人來說,都是深入骨髓難以忘懷的。不然也不會形成那麼多,以母校為紐帶的交際圈子了。

林亞慧的校園介紹還遠冇有結束。

孔雀,鴛鴦,錦雞,黑天鵝,白天鵝,錦鯉,鴿子……這裡簡直是個迷你動物園。因此魔都大學又被戲稱魔都動物大學,還有寶山區人民公園的美稱。

他因為要維持男士的紳士風度,順理成章地成為了她的搬運工。

他揹著自己厚重的雙肩揹包,另外一手拉著她死沉死沉的行李箱,喘著粗氣拖行在校園小道上。

李浩宇當然冇有閒情雅緻,耐心地聽她介紹校園。

他環目四顧,左手邊則是高聳的圖書館,右前方應該就是宿舍樓。

如果細看的話,還會發現窗戶掛著女生衣物,應該就是女生宿舍。

勝利就在前方,總算給了他一點心理安慰。

林亞慧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問:“你是來過這裡嗎,你怎麼認識路”

李浩宇說:“冇有。”

林亞慧又問:“那你怎麼知道女生宿舍樓在哪?”

李浩宇無所謂的說:“宿舍樓這地方很好找,反正哪裡人最多就往那裡去就行,根本不要自己找路。”

林亞慧愣了愣,顯然這個答案出乎她的意料。

他不再說話,隻是跟著他往前走。

兩人沿著路一直往前走,看到一群鶯鶯燕燕的女學生拿著書本路過。

李浩宇刻意放慢了腳步,仔細觀察了半天。

怎麼一個亮眼的女生都冇有?

他有些失望地搖搖頭,魔都大學女生的質量不夠高呀!

李浩宇轉頭對她:“女生宿舍我上不去,行李你得自己解決了。”

林亞慧說:“感謝親愛的學弟,行李放這裡就行,我打電話叫舍友下來幫忙,以後建築係這一畝三分地我來罩你。”

李浩宇也很懂事,拿出手機說:“那可得多多關注了,學姐留個聯絡方式吧。”

林亞慧也不矯情,接過手機撥了號碼說:“這就是我的電話號碼你存一下,我還得收拾一下宿舍有時間再聯絡。”

李浩宇撇了撇嘴,這個女生冇有誠意呀!

不說請客吃飯,好歹價加個微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