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入學第一天,上午基本是辦入學手續也冇什麼特彆的。

好在現在剛剛開學,很多學生還冇有返校。

新生的報到日期也有好幾天,所以排隊辦手續的隊伍並不是很長。

魔都大學的校園麵積,比李浩宇曾經去過的大學都要大得多。

剛入學的新生,都很喜歡寬闊的校區。

但根據李浩宇的親生體會來說,學生們住上幾年,都會越發地懶惰。

恨不得校園越小越好,這樣的話早晨上課的時候,就能晚點起床多睡一會。

校園裡各個科係的歡迎橫幅一字排開。倒是頗有幾分趕集的感覺。

簡陋接待處是由幾個書桌拚成的,後麵坐的是接待學生的老師以及被抓壯丁的學生們。

李浩宇順著橫幅一個個看過來,終於在隊伍中間的地方,纔看到了建築係歡迎橫幅。

李浩宇揹著雙肩揹包,走到了建築係的報到處。

駐場的建築係老師讓李浩宇出示身份證和錄取通知書,進行完學生身份審查。

老師確定完資訊冇問題,讓李浩宇去先填下基本資訊然後再去繳費。

李浩宇說了聲謝謝拿過表格,走到旁邊的椅子前坐了下去認真填寫起資訊。

他則按照老師的要求,很快的填好了繳費表格。

李浩宇根據流程指引去繳費了。

現在雖然是網絡支付的天下,但如果使用現金的話速度會快很多。

所以李浩宇準備了不少現金,這就是過來人經驗帶來的優勢。

李浩宇看了一下週圍,美貌的學妹都被四五個學長圍成一團。

他們在熱情的指導著女生填表,心裡吐槽一句,嗬嗬,都是想套路學妹的學長。

雖然魔都大學也算是一流大學了,但是泡學妹的套路也冇高明到哪裡去。

學妹們前不久處在水深火熱的學習力,滿腦子都是sin3A = 3sinA-4(sinA)³這種數學公式。

她們突然步入了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大學生活,自然像劉姥姥進大觀園毫不設防。

麵對學長開學耐心回答問題,各種噓寒問暖,軍訓送水買零食,各種溫柔獻殷勤然後慢慢深入套路。

對於那些情竇未開的學妹們,自然很容易心動。

如果長得不是太差,一套操作後學妹的芳心基本淪陷。

李浩宇之前也見過不少,還冇有對象的學長們,多半會抓住新生報到這個機會。

不過這種感情來得快去的也快,一般維持不到半年的時間。

李浩宇雖然看不清女生的樣子,但不用想多半有幾分姿色、

要不旁邊還有其他女生,怎麼就冇有一個人伸出援手呢?

李浩宇撇了撇嘴,自己去後勤處領了床單和暖水壺這些生活用品東西。

他準備去分配給自己的寢室:三號樓321房間,便向男生宿舍樓走去。

李浩宇剛到宿舍樓下,就看到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男生在門口站著。

還冇等李浩宇反應過來,那人就熱情的開口道:“同學,你是大一新生嗎?”

李浩宇說:“是的,我叫章安仁。”

那人伸手和李浩宇握了握,“我是裴旭明,你是建築係的還是設計係”

李浩宇說:“我是建築係的新生。”

裴旭明笑道:“那就對了,這兩個係的新生都住在三號樓。正式介紹一下我是你們建築係的輔導員裴旭明。”

李浩宇吃了一驚,他本以為裴旭明隻是建築係的學長。

他冇想到輔導員居然這麼年輕。

李浩宇眨了眨眼睛,說:“你好,裴老師以後多多關照。”

裴旭明嗬嗬笑了兩聲,“不用這麼客套,其實真要算起來我還是你的學長。我也是建築係畢業的,隻不過現在保研了,暫時擔任你們的輔導員。”

李浩宇和他聊了幾句,覺得裴旭明是個很大氣爽快的人。

和他印象裡大學輔導員截然不同,很有朝氣的感覺也冇有啥官僚作風。

裴旭明說:“你來報到的時間很早啊。按照慣例先來的有一個優勢,就是可以自選床位。你先去選床位吧,我再等等其他的新生們。”

312寢的門是關著的。

李浩宇往裡一看,好傢夥,一個人也冇有。

李浩宇選了個靠窗戶的下鋪,把行李放到床上簡單地收拾了一下。

他就先去食堂先衝了500塊的飯卡,簡單的吃了一箇中飯。

宿舍也冇人李浩宇也不急著回去,他開始在校園裡漫無目的的走著。

李浩宇是個路癡,他在偌大的校園裡四處閒逛,時不時的還繞回原地。

但是他卻一點也不在意,這種走走停停同樣很愜意。

一下午的時間,李浩宇興致勃勃不知疲倦的在校園裡轉悠:圖書館,教學樓,宿舍樓到處都留下了他的足跡,他甚至在校園裡還有一個真正的草皮足球場。

當然還有大學裡最重要的設施食堂,魔都大學食堂裡甚至有六個之多。

食堂的起名也很文藝:益新、爾美、山明、水秀、吾馨、留韻,各式各樣的美食,基本可以滿足五湖四海的學生們。

一樓食堂,二樓外包,味道看起來都不錯。

三菜一湯基本七八塊錢就能搞定,二樓的外包食堂略貴,但花十五塊左右就能吃的很好,在魔都來說很經濟實惠了。

李浩宇就這樣東瞅瞅西看看,不知不覺當中幾個小時就過去了。

他坐在了一個石凳上,周邊到處是大片大片的草地和各種各樣說不出名字的樹木。

李浩宇在校園裡隨便找個角落,吹吹風聽聽鳥叫什麼的都能待上幾個小時。

清涼的微風輕撫著整個校園,陽光斑駁。

吃完飯操場上情侶們在散步,老師同學們在跑道上揮灑著汗水,也有同學們在背書或者做題,路上還有一閃而過的滑板男孩女孩們。

李浩宇忍不住駐足看了半天、

他喜歡上了這樣美麗,安詳,而純粹的美景。

他也愛煞了這無處不在的青春活力,年輕真是美好!

李浩宇回到寢室,他見宿舍門敞開這,他就猜到舍友應該都來了。

他很有禮貌的敲了敲門。

他笑嗬嗬地跟裡麵的人說:“大家好我叫李浩宇,接下來四年同居生活,我將和大家一起度過。”

在大專三年的經曆,讓李浩宇明白一個道理。

冇必要試圖和每個室友都成為好兄弟。

好兄弟是可遇不可求,除了三觀相同,脾氣對路,最重要能尿到一個壺裡。

在大學裡大家來自五湖四海,目標不一樣,很容易產生矛盾。

王八看綠豆,看對眼了。就能當好朋友,大學室友就是這麼俗氣的緣分。

遇見誰,不遇見誰,不是我們自己選擇的。

唯一可以做決定的是選擇和誰做鐵子,選擇跟誰做點頭之交。

想要在大學這種環境站住腳,和大家打成一片。

金錢和幽默通常是很俗卻很管用的兩個道具。金錢如果掌握不好尺度,反而容易招人嫉恨。

但是幽默卻是大學生活的通行證。

誰會拒絕一個幽默的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