寢室裡算上李浩宇,一共六個人都來齊了。

其中還有一個室友的家長,還在幫忙收拾東西。

不過收拾好了,家長寒暄了幾句也就離開了。

看著家長離開了,宿舍裡的男生們瞬間就活躍起來了。

最先開口的是一個戴著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瘦瘦高高的。

他非常有禮貌地對著李浩宇問了一聲。

“哥們,有煙嗎?”

李浩宇一愣,這滿臉笑容,讓人感覺是個老實敦厚的,冇想到卻是個老菸民。

李浩宇搖了搖頭,倒是一上鋪的胖子掏出一包黃金葉。

兩個菸民默契的一對視,就火急火燎地竄到了門外。

“啪”的一聲,門關上了。

宿舍裡其他人則麵麵相窺。

這時候另一個高個帥氣的舍友,非常友好的站了起來。

他往李浩宇這邊走來,伸出了右手。

李浩宇下意識地瞄了一眼手掌。

嗯,繭很厚,看來是個練家子。

他又往手臂去掃了一眼,哼,怕是遇到對手了。

“賀冬,來自首都。”

“我叫章安仁,來自西山省。”

剩下兩位仁兄,見狀也紛紛自我介紹起來。

“我叫張世平,魔都本地人。”

“我叫溫如亮,來自渭南,剛纔我父母非要上來看看,不好意思啊。”

李浩宇解圍道:“哈哈沒關係,以後大家都是兄弟這算什麼。”

這時候出去抽菸的兩個兄弟也回來了。

之前遞煙的胖男生叫卓發春也是魔都人。

另一個犯了煙癮,長相帥氣的叫劉江峰,他則是江南人。

除了李浩宇,兩個人是魔都本地的,一個來自首都,一個是渭南的,一個江南人。

從地理位置上來講,可謂是五湖四海,全國範圍基本都覆蓋到了。

大家剛見麵都不是很熟,默認按大學裡老規矩,六個人按年紀大小排序。

李浩宇排老二,抽菸的帥哥的劉江峰是老五,跟劉江峰一起吸菸的胖子卓發春是老四,農村來的溫如亮是老大,魔都土著張世平則是老五。來自首都的賀東年紀最小是老幺。”

宿舍人已經到齊了,但男生之間初次見麵冇啥話說。

大家為了避免尷尬,都在分頭整理著東西。

這時候廁所裡,隱約的傳來島國叫喊聲。

這聲音讓人神往啊!

李浩宇忍不住調侃道:“冒昧地問一下,敢問是哪位兄弟正在廁所乾活。”

“如果我冇聽錯,剛剛播莫不是島國著名的開場音樂吧?”

這時候,在廁所裡的羅發春則說道。

“兄弟們彆急,等我看完了。我就把寶貴的資源分享給大家。”

“獨立樂樂不如眾樂樂,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我絕不吃獨食!”

話剛說完,廁所裡再一次響起了那振奮人心的島國音樂。

廁所外大家紛紛大笑起來。

寢室裡的氛圍,瞬間變得十分融洽。

經過剛纔這樣的搞笑小插曲,大家也一下子變得親近許多。

每個宿舍剛見麵都要進行一場聚餐。

美其名曰聯絡感情,嘮嘮家常,實則是胡吃海喝。

到最後目的隻是簡單到把對方喝趴下。

今天出來聚餐,是大家統一決定的。

畢竟都是一個寢室的兄弟,之後四年大家都要睡在一個屋簷下。

第一次見麵是該吃頓飯,互相增進一下感情。

老大則提議大家去食堂簡單吃一頓算了,其他幾個人則比較想去外麵吃頓好的。

畢竟是剛入學,大家手裡都還是有點錢的。

最後李還是浩宇提出了個折中的辦法,到外麪點幾個炒菜,然後自己出去買酒。再帶回宿舍裡吃,吃的也更儘興不說,也更經濟實惠。

李浩宇提出的認同,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同。

大家分頭行動冇一會時間,書桌上就擺滿了美食和啤酒。

宿舍裡就熱火朝天的喝起來了。

就連平常不喝酒的張世平也冇有掃興,一二都喝了兩瓶啤酒。

其他人就更彆提了,李浩宇在酒桌上以一對五,把幾個人都喝得夠嗆。

酒過三巡,大家開啟了天南地北的胡侃模式。

正如女生宿舍的話題少不了男人。

男生宿舍的話題就更純粹了,基本話題就是女生。

大學裡的男生,也許什麼都缺。

有的缺錢,有的缺女朋友,還有的人可能還有點缺心眼

但有一樣東西他們不會缺,那就是男生之間沙雕而又簡單的快樂。

李浩宇他們開始討論起,學校裡女生們的外貌。

大家因為誰的排名應該靠前,誰的排名太水,吵得不可開交。

有時候說到某個身材好的女生時,大家則異口同聲地說,她這身材簡直了...

然後幾個男生一起猥瑣的笑。

學校裡屁大點的小事,都能變成他們的快樂源泉。

男人的快樂往往就這麼簡單。

羅胖子也講了一個彆的係的八卦,讓大家都聽得津津有味。

軍訓休息時間,各個班新生都要表演節目。

其中一個女生唱了一首情歌,結束的時候她說喜歡跳舞的男生。

結果下一刻一個男生,上去跳了一個帥氣的街舞。

當時的現場氣氛瞬間被點燃了!

看熱鬨的人都在高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羅胖子還故意吊人胃口:“你以為這就結束了嗎?完全冇有。”

在大家拳頭的威脅之下,他很快說出了後續的故事。

他們的輔導員後來為了安全考慮,讓班長各個宿舍清點一下人數。

結果:男生少了一個人,女生少了一個人。

不出意外,宿舍裡又是默契的大笑。

……...

李浩宇經過幾天相處下來,對其他幾個室友的脾氣秉性也基本瞭解了。

老大脾氣性格最好,加上他是從農村考出來的吃過苦,所以很包容大家。

賀東年紀雖然最小,生活中卻不拘小節有股北方人的豪爽大氣。

而張世平是那種典型的魔都人,聰明好學卻很計較錢財。

他不占彆人便宜,也不願意吃虧,心裡總有自己的盤算。

帥氣經次於李浩宇的劉江峰,冇啥壞心眼就是太在意外表。每次上課前光擺弄他的髮型,就得半個小時。

他也是一個花花公子,每天晚上都在和不同的妹子聊天。

最後就是胖子羅發春了,他純粹是個逗比,但也是宿舍的開心果。

李浩宇體會到了久違的兄弟感情。

這也是他一直很嚮往的感情。

雖然他知道,一個宿舍最團結的時期,往往就是在剛入學的這幾周。

這時候的人好像商量過一樣,不約而同步的一起上課一起吃飯。

縱觀學校一個個餐廳,隻要是五六個人一起行動,那大概率是大一的新生。

也許用不了一個學期,大家就和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散夥,組成不同的小團隊。

這種情況在男生都很常見,女生那邊就更誇張了。

宿舍裡有五人群,還有四人群,三人群和各種討論組很平常。

最過分的女生寢室:六個人有七八個群。

女生更是鬨一次矛盾拉一個群,看誰不順眼了拉一個群,有小團體了拉一個群。小團體內部又搞分裂了,再拉幾個群。

可謂人生無常,大群套小群!

這是因為無論是多麼親密的室友,都要尊重對方,尊重彼此的不同,也都要給對方留出獨立的空間。

最好做到既彼此獨立,彼此互補,那纔是最好的室友關係。

但這隻是最理想的狀態罷了,永遠也不可能實現。

所以他也冇想追求完美,順其自然就好了。

李浩宇對著耳麥吼道:“胖子你的輔助是真的莽,你等我來了再上呀!”

羅發春則埋怨道:“賀東,你怎麼不抓下,對麵野像在逛菜市場。”

賀東:“對麵酒桶一直進我野區,我怎麼去呀!”

“中路彆壓線了,保護一下上路會死呀!”

“知道了,馬上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