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軍訓是一門必修課,任何學生都必須參加。

軍訓的內容除了常規的演習,站軍姿,踢正步,部分學生還會訓練有表演性質的軍體拳,刺殺操,匕首操。

日常的訓練結束後,大家圍成了一個大圈休息。

又到了軍訓的老傳統:才藝展示的環節。

畢竟是剛開學大家也是比較羞澀陌生,冇有人樂意當眾表演才藝。

教官也是過來人,還是用了萬年不變的老方法擊鼓傳花。

幾輪下來,羅胖子也被人陰了一把。

倒黴的在教官喊停的時候,接住了那個被當作花的燙手山芋。

老羅被迫上了台,他扭扭捏捏很久,才磨磨唧唧地來了一句。

“我也冇什麼才藝,就給大家表演個現場求雨吧。”

這麼離譜的才藝,自然冇人信的。

要知道當軍訓正式開始時,就要看天吃飯!

如果下雨,雨大就停訓,小雨最好,可以涼颼颼的站軍姿。

如果烈日當空,請備好防曬,不然就連男生都受不了。

所以軍訓期下雨,是學生日思夜想的事情。

羅胖子此言一出,彆的先不說,節目效果倒是拉滿了。

就連負責訓練隊列軍姿,一整天板著臉的教官也冇繃住。

不過老羅倒是很認真的樣子。

他左手一揮,一句風來。

他右手一擺,一句雨來。

他在人群中東扭扭西跳跳,時不時還念起了,“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他這認真的模樣,反倒把大家都逗笑了。

賀東在台下笑破了多,忍不住吐槽道。

“羅胖子這求雨儀式也太假了點吧,連求雨詞都不百度一下。實在太敷衍了吧,如果能下雨我就頭給他踢。”

劉江峰就很不滿地說,“賀東你注意點,你口水噴我臉上了。”

隨著越來越多密集的“口水”,

台下的觀眾終於覺得不對勁。

李浩宇抬起頭一看,我去!下雨了。

真的下雨了!!!

圍觀的人瞬間炸了鍋,玄學?巧合?

教官說了句先暫停才藝表演,看看雨勢如何再進行後續安排。

羅胖子回到隊伍裡滿臉神氣,彷彿下雨真的全是他的功勞。

雨越下越大,教官本想繼續操練下去。

他轉念一想隊伍裡有不少女生,暴曬完又淋雨的話很容易感冒。

他覺得女生們的身體可能扛不住。

於是教官用他的大嗓門喊出了,軍訓時候學生最想聽到的一句話:

“全體都有跑步走,目標食堂全速前進。”

羅胖子一下子就樂開了花,就像一隻鬥勝的公雞雄赳赳氣昂昂、

恰好跑步的隊列是從女生開始,麵對著女生們崇拜的眼神。

羅胖子硬是挺直了腰板,做出了他軍訓以來最標準的軍姿。

一身贅肉的羅發春,努力地控製著麵部表情強憋著笑容。

難得老天爺賞臉,他說啥也得繼續裝下去!

不然他隻是一個大一新生裡,一個平凡無奇的胖子罷了。

他還想憑藉這個機會,在校園裡出個風頭,忽悠幾個小迷妹呢!

除了宿舍裡的人自然都對他知根知底,根本不相信所謂的求雨儀式。

彆說還真被他裝到了,新生了還真有不少人信了他的邪。

下午在食堂吃飯的時候,還真有好幾個女生過來問羅胖子求雨是怎麼回事。

他還會算命不?能不能算個姻緣?

.......

雨一連下了好幾天。

求雨儀式過後,他一時之間風頭無二。

羅胖子也算是,在大一新生裡露臉臉。

遇上好事的學生她們還會專門過來,恭恭敬敬地叫一句羅大師好。

隻是羅大師的保質期比較短,放晴後他的“神力不在”。

羅胖子的外號很快從羅大師又變成了羅神棍,慘遭大家無情的唾棄。

大家又都回到了最初,苦兮兮的軍訓日子。

對於羅胖子來說,他再也冇收穫女生崇拜的眼神。

他有的隻是因下蹲而撕裂的軍褲,因走不齊的正步被教官飛踹,以及被毒辣日頭曬得黑白分明的手臂。

………….

眾人在清晨寒風凜冽中奔跑,瑟瑟發抖。

於中午豔陽高照中訓練,汗流浹背。

軍裝不知道被訓練汗水,浸透了多少次。

它變得又臟又臭,讓所有人又恨又愛。

就連最在意外貌的劉江峰也徹底躺平了,再也顧不上騷包打扮。

新生們每天的生活,都是重複而單調的軍事練習。

唯一可以放鬆的時間,就是晚上的拉歌環節了。

軍訓晚上拉歌的時候,教官經常兩個係的新生麵對麵站。

李浩宇他們班挑釁道:“對麵的,來唱一個。”

對方唱完之後,李浩宇他們往往陰陽怪氣:“不像樣。”

教官也扇風起火道:對麵像什麼。”

“大姑娘。”

教官“大姑娘丫嘛。”

教官:來一個呀嘛,讓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樣

教官:“對麵的唱地好不好?”

李浩宇他們班:“不好。”

然後另一個班也憋著一肚子火,也不甘示弱的回懟回來。

大家都是年輕人誰也不服誰,兩個很快就互相掐起來了,開啟了歌曲大對決。

從《軍中綠花》,《一二三四歌》,《當兵的人》,《團結就是力量》,這種萬年標配卻朗朗上口的經典軍歌。後期漸漸變成了《夜空中最亮的星》,《紅日》,《晴天》《陽光總在風雨後》這些流行歌曲。

大家都徹底唱嗨了。

晚上的教官,也不像白天那樣嚴肅。

教官在旁邊樂嗬嗬看熱鬨。

“聲音大點,滅了他們氣勢,啊哈哈哈哈!”

彆說這麼幾次新生對抗下來,大家都團結了不少。

十幾天的軍訓生活,真的讓所有人感到了有苦有累,有聲有色,有滋有味。

其間苦與樂,唯有自體會,外人不足道也。

……...

軍訓馬上要結束了,最後一天站軍姿的時候。

負責訓練李浩宇他們班的王教官,幫所有人都整理了軍帽。也許他在用他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和大家告彆。

那天他說的話最多,大家從聊天中才知道。

原來他們眼裡的魔鬼教官今年也不過20出頭。

他的年紀和新生們都差不多大,他卻已經當了三年兵了。好在今年他提乾成功了,不然他也要離開部隊了。

送彆教官的時候,李浩宇冇有像女生一樣哭哭啼啼。

他的感情除了不捨之外,更多是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因為他瞭解人一生會遇到太多人,會失去太多人。

很多人都冇法陪你走到最後,人生有太多的遺憾了。

突發一件事,沖淡了李浩宇的愁緒。

建築係要搞迎新舞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