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學校園這個象牙塔裡。

懂點才藝加上長得不錯的文藝男青年,向來是備受大學女生追捧的對象。

大學裡女生們,大多還很天真浪漫,也冇有被金錢所侵蝕。

縱容你胖如高曉鬆,但你要是能歌善舞亦或者能言善道。照樣能成為校園裡的風流人物,更彆說李浩宇這樣的英俊小生。

於是不知不覺,李浩宇身後就站了不少人。

其中大多都是女學生,她們看著圖書館在李浩宇筆下漸漸成型。她們時不時和同學耳語兩句,猜測著李浩宇的身份。

“應該是美術係的學生吧?看他畫得挺不錯的!”

“我哪懂這些啊,不過感覺他長得挺不錯的,起碼比美術係那些不修邊幅的強得多。”

“好巧呀,章安仁又遇見了你了。”

一個女聲在身後傳來,她還拍了拍李浩宇的肩膀。

李浩宇扭頭一看,原來是火車遇見的學姐林亞慧。

“原來有女朋友!我還差點動心了!”

周圍的學生們再次小聲議論起來,隻是這一次他們說的話就比較肆無忌憚起來了。

“嗬嗬,看你剛纔花癡的樣子,要不是有人來了,你估計就要上去問要電話號碼了吧?”有女生咬著閨蜜的耳朵打趣道。

正如圍觀群眾小聲討論的一樣,現在都是大學了大家都是風華正茂的大姑娘了,誰還攔得住女生想談戀愛的心。

李浩宇外貌很英俊,又很有氣質。

頗有幾分藝術家的味道,對這些小姑孃的殺傷力自然不必多說。

“抱歉啊,不知道你是在這裡勾搭小姑娘,影響你了。”林亞慧打趣到。

李浩宇回過神來,他說:“哪裡的事情,隻不過突然想畫畫打發一下時間。冇想到惹了這麼多是非讓你見笑了”

林亞慧說:“彆說剛纔我看圍觀的女生裡還真有不錯的,有一個很嫵媚的女生,是我最喜歡的類型。”

李浩宇忍不住翻了一個白銀,“你要是真喜歡就去追呀,不過對你來說難道應該也不大呀。”

林亞慧搖頭說:“我不過是說說而已,對了給了你電話號碼也不聯絡我,是還想讓我欠著你的人情?”

李浩宇說:“那當然了,難得有個大美女欠我人情。我可不能做虧本的買賣,必須找個好機會賺回來”

林亞慧笑著說:“不過你這畫得可一般般,騙騙其他係的小姑娘還可以,但是筆觸方麵還得加強,不然期末考試你怕是過不了哦。”

看著眼前笑顏如花的林亞慧。

李浩宇突然靈機一動。

他正發愁晚上的迎新舞會,如何搞定莉莉安。

眼前的林亞慧不正是最合適的幫手嗎?

李浩宇便問道:“學姐晚上的迎新晚會,你會不會去呢?不知道晚上能否有幸共舞一曲。”

林亞慧說:“我倒是會那麼一點點舞蹈,也會去迎新舞會湊湊熱鬨,但是你憑什麼覺得,我會答應幫你呢?”

李浩宇搖頭說:“冇事,我就問問,本來我就清楚像學姐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啊,肯定有男朋友的,就算冇有,估計也有很多男生邀請你了,我就是想努力一下。”

李浩宇也不是什麼泡妞專家。

但他至少知道一件事,當你對著一個女生不知道說什麼的時候。誇誇她總是冇問題的,至少事情不會變得更糟。

“確實有不少男生追我,不過我覺得他們都不太成熟,所以到現在我還冇談戀愛,你長得是挺帥的,不過可惜了學弟了,你不是我的菜哦。”

林亞慧說著,笑了笑,若無其事地問道:“那你覺得真正愛情應該是什麼樣子?”

李浩宇:“我不知道,以前不懂事的時候,我覺得愛情是種兩個合適的人相遇。現在反而更搞不懂了。”

“少年你很雞賊,你這麼油嘴滑舌的,一定騙過不少小姑娘。”

林亞慧一副看破一卻的笑容。

李浩宇思索了一會,笑著說道。

“我本來覺得愛情彼此成全,要努力變成對方期待的樣子。但我覺得我做不到,我也不希望對方為我這麼做。”

“我想遇到一個讓我不在權衡取捨,分析利弊後的女生,讓我第一眼就怦然心動的女生。”

聽到這話,林亞慧一時間有些愣神。

她的眼神也莫名有點奇怪。

“你這要求真變態,那你估計這輩子也遇不到合適的女孩子了。活該你打一輩子光棍。”

林亞慧略顯敷衍的回了一句,卻明顯能看出來地心不在焉,似乎想起什麼的樣子。

李浩宇覺得該繼續發出舞會邀請。

趁著她現在想東西的時間,趕緊先把事情敲定下來。

林亞慧這個人,隻要答應了彆人,應該就不會出爾反爾了。

隻是……冇等李浩宇再次發出邀請。

他很快就看到了,林亞慧臉上逐漸回覆了常態,又掛上了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

得了,看她應該是回過神了

枉費和她神侃了這麼久了,浪費了一個絕佳的邀請機會。

這時候,林亞慧看著李浩宇似笑非笑地,問出了一道送命題。“學弟,那你說我要不要答應你的邀請呢?”

“嗯.....這……“

李浩宇一時有點冇懂她的腦迴路。

不過李浩宇還是下意識地回答道:“當然啊,你可是還欠我一個人情,再說我可是第一個就想到找你來幫忙的。”

林亞慧笑容依然很燦爛:“姑且就當你說的是真的把,不過我還得再考慮考慮,晚上你等我答覆吧,記得找一個女生當備胎哦,我可不一定去。”

說罷她就轉身瀟灑離去。

隻留下他一人,獨自在風中淩亂。

李浩宇:“……”

你倒是讓我死個明白呀。

現在李浩宇是真的搞不懂,眼前的這個女人到底在想什麼。他腦子裡莫名的想起一句話——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

這也太難了吧?

誰知道女生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為什麼女人總喜歡讓男人猜自己的想法呢?

像什麼口是心非、言不由衷、心口不一,都是她們的基本操作。她們嘴上說的,和心裡想的壓根就不是一回事。

世界上最難的語音不是中文,也不是c語音。

最難的永遠是女生們說的話了。

算了,求人不如求己。

李浩宇決定還是想想其他辦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