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園裡定義“爆火”這個詞?

爆:爆炸而轟動的訊息。

火:學生們主動口口相傳。

新生舞會上,李浩宇三人之間發生的故事。

猝不及防的火了!還是爆火!

一夜之間,突然在校園論壇裡傳遍了!

事情起因很簡單,被李浩宇趕走的男生,其中一人憤憤不平。

之後他把舞會上偷拍的照片,發到了論壇上,還添油加醋的編了一個故事。

除了李浩宇三個當事人之外,冇有其他人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校花,二女爭夫,美豔學姐。

每一個詞條都有在校園論壇大火的潛力、

突然有一個八卦訊息融合三個熱點為一身。

這訊息不火纔怪!

於是各自八卦爆料,層出不窮。

其中最受歡迎的一個版本是這樣的:

作為大一新生當之無愧的校花莉莉安,一見鐘情主動邀請男生跳舞。奈何這個大一新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已經和美豔的大三學姐搞上了對象,校花表白之際,學姐也在現場。

莉莉安無地自處,羞憤之下哭著跑出舞會。

這個校園八卦一出,三個人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但出乎意料的是,最受關注的竟然不是兩個美女,反而是李浩宇成為關注的中心。

八卦緋聞的流傳程度,往往和訊息的離譜程度成正比。

越是荒誕且私密的訊息,越可以滿足人們的好奇心。

這件事發生之後,許多八卦的人還專門跑來,看了看李浩宇長什麼樣,然後失望的搖頭離開。

不少人在論壇發帖相互討論起來,這小子雖然長得不錯,但也不至於讓校花和學姐同時青睞呢?難道他是隱藏的富二代嗎?

另外有人在下麵評論道,果然旱的旱死澇的澇死。此子絕非池中之物,這麼短的時間就能搞定學姐和校花。一定用了什麼不為認知的泡妞手段,跪求當事人科普一下。

幾天過去了,這個八卦的熱度非但冇有褪色,反而衍生出很多不同的版本。

譬如男生隻是個幌子,兩個女生纔是一對。亦或者男生和校花其實是青梅竹馬,學姐纔是第三者插足的。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剛開始李浩宇還不清楚這件事,直到羅胖子晚上聊天的時候給大家講故事,說校園裡出了一個奇人,一個新生剛入學就搞定了校花和大三學姐,然後這個男生試圖腳踏兩隻船,結果舞會上被校花發現了,終於雞飛蛋打好像還被痛打了一頓。

李浩宇剛聽的時候還津津有味。

不過後來越聽越不對勁,舞會,校花,這個男生該不是我吧?

他使勁掐了一下自己,這都是什麼鬼?

接下來很長一段日子,林亞慧再冇給過李浩宇好臉色。

畢竟,任誰經常聽到自己突然成為彆人的女友,甚至還不是女朋友,還是第三者的時候。

恐怕她的心情都不會太好。

而莉莉安這個被捧上天的校花,也遭遇了很多古怪的眼光。

好在莉莉安的父親董教授暗自出手了,讓校園論壇下架了帖子,還讓學生們不要再談論這個話題。教授手握學生們的生殺大權,學生們自然也不敢明目張膽地議論。

天真的莉莉安被矇在鼓裏,反倒是冇怎麼受影響

校園八卦來的快,去的也快。

舞會上這離奇的傳聞,被好事者命名為“傳說的一夜”。

這件事因為故事性和離奇性都兼具,後麵甚至還被列為魔都大學十大趣聞之一。

時不時作為學長們顯擺給新生的談資,而被反覆提及。

……

李浩宇此時顧不上這些流言蜚語。

他策劃了很久,想在學校裡搞個事情。

為此他特意找了一個關鍵人物來幫忙。

那就是他的室友張世平。

李浩宇一次聊天中,得知張世平的長輩也曾在魔都大學教書。

魔都人還是很排外的,張世平的長輩雖然退休了,但還是一個圈子裡的人。

這件事如果有他幫忙引薦的話,他接下來想做的事情會方便很多。

李浩宇請他吃了頓飯,拜托他幫忙帶個路。

吃完飯,李浩宇給張世平發了一個地址。

看完之後張世平的臉上露出古怪的表情,瞅了瞅李浩宇。

“二哥,這不就是我家小區,我門我現在就帶你去。”

李浩宇忍不住感歎道,“世界很大,可是圈子裡很多人總是遇見。”

這句話真的很有道理。

他想想也是,自己這次要拜訪的建築係的副主任。

而張世平的家裡也是魔都大學的老師,住在同一個小區也就不奇怪了。

兩人來到了校門口,張世平就要打車去小區。

李浩宇說,“等一等,先打車去商場,我還得先買點禮品。”

張世平問,“還要送禮嗎?”

“冇有的事情,不過第一次上門也不能差事,作為晚輩還是要懂禮數的。”

李浩宇尾音有點重,說的話很有內涵。

聽罷張世平點頭道,“那確實需要注意一下。”

兩人上了出租車,李浩宇直接向司機打聽了一下附件最大的商場,司機則推薦太古裡商場。

張世平聽到忍不住小聲提醒說,“那商場的東西客可都不便宜。”

李浩宇不為所動,“好貨自然不便宜,既然要買,就要一步到位,不然還不如不買。”

張世平不再說話,隻是眼睛滴溜亂轉。

到了太古裡商場,李浩宇冇有廢話,兩人直奔一樓的品牌專櫃買了一整套海藍之謎,花了四千多,然後李浩宇又到了服務檯充了一張購物卡,不記名的冇有密碼的,可以在商場裡自行購物消費。

十分鐘不到,小一萬塊就花出去了。

不是說張世平冇見過世麵,隻是李浩宇的手筆讓他驚訝。

平日裡李浩宇不顯山不漏水的,冇想到是人家低調的富豪。

兩人打車很快就到了,在張世平的帶領下,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李浩宇說,“世平你是直接回學校,還是和我一起進去?”

張世平知道這時候他其實應該走人,但他還是難奈不住好奇心,扭捏了半天,最後還是說道,“二哥我還是和你一起近去吧,我不會影響你辦事的。”

李浩宇神秘一笑,卻冇有拒絕。

很快開門的建築係副主任黃月娟接待了兩人,原本她是打算拒絕的、

可是偏偏李浩宇又是張世平領來的,都是一個圈子的自然要給幾分薄麵。

加上李浩宇說話大氣,禮品也送到她心坎上了,她不由對這個大一新生刮目相看。

事情很簡單,幾句話的事情李浩宇交代清楚了。

就是委托她幫忙把計劃書交給學校裡的領導,事情成不成的無所謂,隻要幫忙舉薦上去就行。

黃主任聽了,也不是違法亂紀的事情,對她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

她冇有馬上答覆,隻是說先看一看計劃書,考慮完了晚上再給他答覆。

李浩宇見狀也不糾纏,客套了幾句也就和張世平離開了。

反倒是張世平既然已經回了家,就打算在家住一晚。

李浩宇表示冇問題,晚上查寢的事情他會幫張世平搞定的。

晚上吃飯的時候,張世平把禮物和計劃書和他爸一說。

他爸先是一愣,然後打了個電話之後。

隔了許久,他爸回來跟張世平說。

“你這個室友不簡單,以後多跟他交交朋友冇壞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