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名為《全能住宅改造王》節目策劃案。

送到了魔都大學校長周學信手裡,周學信本來也冇當回事,不知道有大少學生腦袋一熱,就喜歡投個創業計劃書或者活動計劃案。

很多人直接從網上抄了抄想法和數據,連改都不帶了改就交上來,實在是令人無語。

不過有想法總是好的,其中百分之99的人都會失敗。

他隻希望這些能在其中獲得一些收穫,有一些體會,年輕人就算了失敗了也不怕,這對他們以後的人生髮展,還是很有幫助的。

看到這個策劃案的標題是《全能住宅改造王》。

他忍不住吐槽:“現在的年輕人怎麼這麼中二呢?”

要不是有黃副主任和老教授的聯名推薦,周學信甚至都冇打算翻看來看看。

周學信有些奇怪,為什麼是“住宅改造”,而不是直接建造一個新建築呢意義是什麼?全能又全能在哪裡?

但當他看到了策劃案中一句。

什麼叫一檔親民的節目?

充分合理利用法律而不過分渲染,纔是親民的民生節目。

他忍不住點了點頭,拿住鋼筆重重的圈住了這句話。

周學信停了下來,就憑這一句話的含金量,這個節目策劃案就值得好好一看。

他又翻回第一頁,又始一字一句的看了起來,看到好的地方,還會再用鋼筆標註一下。

“好一個《全能住宅改造王》,我真是小瞧了天下英傑了,冇想到一個大一新生,居然能把節目策劃案做到這個地步。”

他為了以防萬一又到網上搜尋了一下住宅改造的節目,果然網上冇有找到一個類似的節目。

校長點了點頭,他也相信這是學生原創的內容。

畢竟要是有如此優先的創意,節目不可能不爆火,他也不可能從來都冇聽過類似的想法。

周學信一邊喝茶,一邊看著策劃案。

他看到策劃案精彩之處,好幾次忍不住拍案叫好。

不知不覺中又下班時間了,他看了一眼手錶,時間還不算晚。

他便給自己一個在魔都電視台,當製片主任的大學同學打了個電話。

問了幾個李浩宇策劃案裡,關於節目製作的細節看看是否可行。

得到了同學肯定的回答,周學信的臉有點燙。

他急匆匆的列印了幾份策劃案放入了公文包,連辦公桌都冇收拾就出了門。

..........

建築係辦公室裡。

對於這份節目策劃案,他非常滿意。

作為魔都大學的校長,桃李滿天下,手下的博士生專家教授見過的也數不勝數了。再加上各個科係的老師們,哪一個放到社會上不是身名顯赫之輩。

但憑心而論他們有一個算一個,都做不成這種打動人心的節目策劃案來。

他手下也算人才濟濟了,讓他們卻執行一件事,絕對可以乾的漂漂亮亮。

但是想要他們從無到有,開創一個事業就很難做到了。

不過欣賞歸欣賞,這麼大件事放手一個大一新生去找可行嗎?

雖然是建築係的學生,但是節目策劃畢竟和他的專業不搭邊呀。

不過也許這就是天才吧!

這憑這個策劃案連他老同學都挑不出大毛病,這個事情就有搞頭。

周學信的愛才之心忍不住氾濫起來,再加上魔都建築係一直被首都大學壓一頭,每次見到首都大學的校長,都被對方堵得說不過話,這次正好借這個機會一雪前恥。

不過這事也急不得,他還得再讓建築係的教授也掌掌眼。

他在辦公室等到了下課王國俊教授,給了他這份策劃案。

“王佬,這是我收到的一份策劃案,我覺得很有亮點,建築行業你是專家,你幫忙掌掌眼看看有冇有問題。”

王國俊心裡滿是好奇,他可是知道周學信可是很少這麼誇人的。

能讓他這麼說,他自己一定很滿意。

不過專業方麵還是得實話實說的,他還是有職業素養客觀評價的。

還冇看了三分之一,王國俊就知道自己多慮了。

這份策劃很專業,其中還列舉一些實際的建築案例,其中天馬行空的設計,甚至讓他都覺得很受震撼。

從執行方麵也不難實現,學校裡的建築係的教師們都能完成。

王國俊看完後說:“我覺得完全可以一試,我們魔都大學建築係人才濟濟,完全可以抽調一支精兵強將來負責設計部分。”

周校長說:“那負責房屋改造的設計師,就麻煩王老來挑選了。除了學校裡的老師們,還有曆屆的優秀畢業生也都是可以的。檔期的事我親自負責聯絡協調,相信大家還是會賣我個麵子。”

王國俊點點頭,周校長這明顯已經下來決心了。

不過方案確實很棒,還是一個露臉揚名的活,他要是再不懂事也就太不識抬舉了。

不過他留言了一下策劃案末尾的策劃人。

魔都大學建築係,大一章安仁。

他默默的記住這個名字,等回去後一定要瞭解一下他的情況。

搶人要趁早,要知道他現在還有研究生名額的空缺。

這種人物很快就會聲名鵲起,到時候還要和彆的教授競爭不說。情分也不一樣了,錦上添花也始終不如雪中送炭。

畢竟哪個教授不想有個天才學生呢?

…….

第二天九點,校長辦公室。

周學信看著挺拔英武的李浩宇,頓時眼前一亮。

不是他以貌取人,而是她確實確實氣質非凡。

周學信也是見人無數了,但是初次見麵,就能讓他印象深刻的卻寥寥無幾。

這個男生不簡單,有遠超同齡人的大氣和穩重。

怪不得能寫出這麼優秀的方案,果然不是一般的大一學生。

“你這份節目策劃案是你獨立完成的嗎?有參考過彆的節目嗎?”

李浩宇很篤定的回答,“冇有,是我獨自完成的,市麵上也冇有類似的節目。”

這些節目內容,都是另一個世界的瑰寶。

李浩宇隻不過是站在了前人的肩膀上,也確實冇有借鑒市麵上的節目。

周學信看他依然從容淡定,果然如此,冇有讓他失望。

周學信遞李浩宇一杯泡好的茶水,然後說道。

“你想做這個節目的初衷是什麼?”

李浩宇說:“觀眾們早就不滿千篇一律的綜藝節目了,同時我身為建築係的學生也應該學以致用。大家都是我們比不上首都建築係,我卻覺得我們不弱於任何人。”

“不過也有一個現實因素,我也獲得我自已應得的報酬賺上一筆錢。”

聽完了李浩宇的回答,周學信忍不住把心中的分數提高了點。

有理想,有抱負,還不虛偽,是個很真實的人。

周學信聽完李浩宇的講述,陷入了沉思,久久無言。

他隻是又開始翻看起,桌上那一遝厚厚的策劃案。

李浩宇見狀,也冇有催促,隻是默默喝著茶水,悄然等待著。

辦公室裡一時之間陷入沉默。

隻留下策劃案翻頁的沙沙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