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學信說,“我聽說王教授想收你做弟子,你可不珍惜機會。你要知道建築係裡,有多少研究生想當王教授的學生。他都冇有答應。”

“對了最近你整理一下節目策劃的心得體會,近期寫篇論文發表一下。記得你的指導教師就寫王教授。”

李浩宇一聽完犢子了,又閒不下來了。

他心裡開始腹誹校長,這是把他當成生產隊的驢往死裡用了,連喘口氣的時間也不給他。

見李浩宇一臉難色。

周學信笑了笑,指著李浩宇說,“你啊,年輕又有能力,想法也很天馬行空,這是你的優點。不過還是要和光同塵,方能行穩致遠。”

李浩宇聽出了弦外之音。

他知道這是周學信愛才,纔會這樣提點他。

李浩宇急忙點頭,他也知道自己最近風頭太甚了。錢賺到了就行,再出這麼大出風頭,實在太讓人眼紅了。

校長之所以讓他拜王教授為老師,也是為了減少他受到的非議。

周學新看李浩宇明白了,也就直說了。

“後續這個項目,你也得慢慢移交給電視台和學校了。不過你放心我和電視台商量過了。

電視台也會出三個點的提成,一共給你六個點。也算是給你的一個補償了。”

李浩宇點了點頭,這就算不錯了。

要知道版權和改編權纔是大頭,廣告提成算是意外之喜了。他還可以從繁重的工作中解脫出來,真要是算下來,其實他得到的更多。

李浩宇點了點頭,然後試探著說,“那論文是不是可以不寫。”

周學信說,“你是在做夢,論文的事情冇得商量,你還必須儘快完成。”

李浩宇想了想說,“那這樣吧我當個第二作者就行了,還是王教授當第一作者吧。”

周學信忍不住吐槽。

這小子真是個人精,一肚子心眼

不過,他的想法倒也冇錯。

一個大一新生**文,確實很難讓學術界信服。

他沉吟了一會兒,“哲事情你打電話和王教授商量,儘快把拜師的事情搞定,一個大男人,做事不要拖拖拉拉的。”

見周學信擺了擺手,李浩宇知道自己可以走了。他畢恭畢敬的後退,然後順手把辦公室的門關上。

這一次忙活下來收穫不少,又大賺了一筆,還順手拜了一個教授老師。加上他終於可以從這些瑣事中抽身了。

這是一個巨大的勝利,李浩宇心裡喜滋滋的。

……....

但是有些事情,李浩宇還是不能停的。

李浩宇時不時的就去到建築係辦公室,在王教授麵前刷臉。郎有情妾有意,**。在李浩宇刻意逢迎之下,兩人的師生關係一下子就成了。

他又被王教授帶回辦公室,果不其然又是一頓諄諄教誨。王教授現在已經把李浩宇當做自己的弟子,自然不比像之前那麼一樣客氣。

外麵閒言閒語不停,自從他成了校長眼前的紅人。

最近都飄了,連上課都不來了。

王教授批評李浩宇,要注重專業知識的學習,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鬆懈。

他又不會分身術?

李浩宇心裡鄙視王教授。

他冇辦法上課,還不是校長給他安排的事太多。你又不是不知道?不過他已經把項目移交出去了,最近確實清閒了很多。

學習他也確實鬆懈了許多,現在他還是不能躺在功勞簿吃老本,確實應該努力學習。

李浩宇連忙點頭稱是,說自己確實學識淺薄還需要多多加油,之後一定會保證到課率,爭取不給他丟人。

總的來說就是李浩宇要重新做人,以後一定要勤於學業,向王教授看起。

王教授嘴上說著他滑頭,可眼角因笑意而漏出的魚尾紋,分明告訴李浩宇,他很吃這一套。

王教授問李浩宇,“怎麼今天又過來了,有什麼事嗎?”

李浩宇說,“這不是要放假了,給老師打聲招呼告個彆。”

王教授很滿意李浩宇謙卑的態度,說選修課的學分的事情你不用擔心,他會和係裡的老師打好招呼的。不過他的專業課方麵還是得過關。

真是一件意外之喜!

李浩宇都覺得自己錯怪了王教授了。

王教授這麼敞亮,那他也不能小氣。

他把袋子裡提前準備好的窖藏茅台酒拿出來說,“聽說你也冇什麼彆的愛好,就喜歡喝兩杯。這是彆人送我的酒,我也不懂酒也就不浪費了。”

“所以就借花謝佛了,全當是學生的一番心意。”

王教授是懂酒的,知道是好酒,心裡也很喜歡。

但他還是推脫道,“這我可不能收,我可不能帶壞風氣。”

李浩宇不以為意,“這哪裡算帶壞風氣,學生請老師喝點酒,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古代那都得磕頭拜師的,如果這都算不正之風,那拜年是不是也算陋習。禮儀之邦又從何談起。”

王教授聽了哈哈大笑。

李浩宇這話聽的讓人舒服,不愧是自己的得意門生。

……....

宿舍人都齊了。

一個學期過去了,經過了時間的淬鍊。

每個人都有了不少變化。

就連最不可靠譜的羅胖子,也變得沉穩了不少。

宿舍關係一直挺和諧的,大家關係一直很融洽。就算有點磕磕碰碰,男生之間也很快過去了。

老大溫如亮提議大家出去聚個餐,再喝點酒。

冇有人拒絕,大家一窩蜂的衝出宿舍。

他們找了一家露天的燒烤攤,冇一會時間各種烤串就擺滿了。

還有翠綠毛豆和水煮花生,涼拌黃瓜,算是學生聚餐的經典下酒三件套,桌子下麵自然擺滿了啤酒。

張世平給倒上酒,李浩宇卻擺了擺手說,“我今天還是不喝酒了吧。”

其他人頓時不乾了。

張世平說,“兩哥你這可不是我認識的二哥,我都快不認識你了,你該不會是受刺激了?”

羅胖子也說,“就是你這可不夠意思了,長夜漫漫就是圖個了!”

李浩宇說,“要不你就來一發吧。”

幾個人頓時一陣狂笑,羅胖子擺出一副要拚命的樣子。

李浩宇也不再開玩笑,拿起啤酒和眾人暢飲起來。吵吵鬨鬨的兩個多小時,眾人才勾肩搭揹回到宿舍。

李浩宇頭有點暈,他現在雖然小有成績,但還是不夠有資本不能鬆懈。王教授的話對他來說是個警醒。

接下來他要做什麼?他還能怎麼做?

李浩宇想了半天,也冇想出個所以然來。

他反而迷迷糊糊地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