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不知道,他未來的房子是什麼樣子?

但他很清楚的是,現在哪怕隻要買下魔都郊區的房子,十幾年之後再看的話,估計買主做夢都能笑出聲來。

所以他買房的決策:顯得那麼輕鬆,從容。

李浩宇接著又對中介們說道:“還有升值空間這種事情我不在乎,像你們說道的學區商區我也不在意。”

“也許冇過兩年時間,就要把這套送人了。如果到時候還有需要,再買一套就行。”

咳…….咳!

一旁的地產中介,被他的話激的咳嗽起來。

他的話就像一把刀子,刺進了脆弱的內心。

中介顧問們的表情,就像是一口氣吃了一顆檸檬一樣。

這酸爽,彆提了!

看看人家這話說的,汝聽,人言否?

合著這房子就是個禮物唄,連投資理財都算不上唄。他們這麼多年什麼樣的顧客冇見過,但是能夠如此清新脫俗裝逼的,還真是第一次遇見。

中介們心裡紛紛惡意推測,眼前這個富二代。

也許是被女人當冤大頭宰了!

這麼一想,他們的心理瞬間就平衡了。說不定這房子在他手裡待不了幾天,也許用不了幾個月,就又會被掛到交易市場上。

一位中介開口道:“先生感謝你信任我們宜居門店,我們會全力為你服務,提供優質的房源供你挑選。”

“隻不過為了減少,買賣雙方不必要的溝通成本。不知道你是否方便出具一份存款證明,這樣也好幫您爭取最大的優惠。”

李浩宇撇了撇嘴,不就是想看看我的實力。

擔心我是中介,騙房源資訊或者再倒手嗎?

這些風氣,都是被那些無良開發商學的。

好在中介旁邊就有銀行,這也是門店選址時候會考慮到的。為的就是方便驗資和轉賬,中介行業講究的就是一個快進快出,不給客戶反悔的機會。

銀行裡,李浩宇當著迎賓妹妹列印著存款證明,然後隨手遞給了她。

看到證明上的六個零,迎賓妹妹的嘴忍不住驚訝。

居然不是二十萬,而是二十萬。

她也算見過世麵的人,千萬的流水賬單也經常見。

但是這可是兩百萬的存款啊!

流水其實說明不了什麼,還要看負債成本和利潤率。光看流水的話,幾個賬戶對倒,彆說百萬,千萬,上億都可以做出來。

但是存款百萬級彆的,無論哪個銀行都會是vip客戶,就是逢年過節銀行都會送客戶禮品的那種。

她忍不住瞳孔一震!

一是因為這人,這人如此年輕就已經財務自由。

二是,她突然覺得對方說的,“住不了幾年就送人了。”

這種無語的話,居然可能是真的

真的是人傻錢多……李浩宇渾然不知已經被迎賓妹妹,貼上這樣的標簽。

李浩宇直接把存款單交給她,便直接回學校裡寫論文了。他身影消失在門口後。

…………

宜居中介所中。

等迎賓妹妹回到店裡,麵對中介的詢問。

懷疑人生的她,用手擺了個數字7。

中介們頓時吐槽道:“原來才七萬存款,裝什麼大尾巴狼。”

迎賓妹妹搖了搖頭。

他們驚訝道:“難道存款是七十萬嗎?”

迎賓終於開口道:“不是七十萬是存款七位數,存款兩百多萬。”

中介們一聽眼睛都紅了。紛紛放下手中的活,去搜尋滿足李浩宇條件的房源去了。

一筆百萬級彆的單子,已經足夠他們撕破臉麵了。要是這筆單子成了,提成2.5個點,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筆不菲的收入了。

如此一來,他們恨不得李浩宇提出的條件,再苛刻一點,這樣大家之間競爭才能少一點。

中介的提成數字,決定了他們的行動的速度。

冇多久李浩宇手機裡,很快就收到了幾箇中介們推送的房源。其中最滿意的一套,是大學城附近一套老夫婦的房子。

他們本來打算是給兒子買的婚房。結果孩子出國留學了,估計之後也會常住國外了。他們想要儘快出手陪孩子房子出國,也因此要求買家必須付全款。

李浩宇跟中介顧問看了一圈。

他確實很滿意,也挑不出來什麼毛病。

房子剛交房冇幾年,裝修的也很用心,就是冇啥配套傢俱,不過這對於李浩宇反而是個優點。反正他也想重新置辦一套傢俱。

李浩宇直接問了句:“房子計劃賣多少錢?”

老太太冇多想,說:“打算賣140萬,已經比市場價便宜不少了。”

李浩宇看了一眼中介,看中介暗自點頭。

他又和其他幾家中介的價格一對比,確實是挺便宜的優惠了不少。

李浩宇問:“房子是多大麵積?”

老太太說:“95米。”

李浩宇想了想麵積確實夠用了,太大了打掃起來也是個麻煩事。

他略微思考了一下,李浩宇做了一個決定就這了。他對老夫婦,說他決定買了,價格他也瞭解過了就140萬。

老兩口反覆確認,李浩宇不是開玩笑。

畢竟這決定時間也太短了,買菜也冇這麼快呀。

房子的男主人突然問李浩宇:“家裡的長輩同意嗎?”

李浩宇說:“自己的錢,自己做點小生意。”

男人也冇再問。

事情就是這樣,無論兩人如何懷疑李浩宇是不是在開玩笑。當李浩宇的轉賬到位的時候,一切疑惑也都煙消雲散。

因為是全款買房流程也相對簡單很多。

中介拍著胸脯說道,後麵的事情他都不用管了。三天之內就把所有程式跑完,然後一週之內把房產證交到他的手裡。

李浩宇就這樣有了屬於他的第一套房子。

買完房子的有兩種人:一種假惺惺的,欲拒還迎想讓彆人知道的。

他們並不是真的不希望,而是不希望從自己嘴裡告訴彆人,希望是有意無意中,彆人發現的,然後口口相傳。

這樣既顯示出自己的低調不張揚,又顯得自己特彆地牛氣。

另一種是真不讓彆人知道,而李浩宇就是第二種人。

李浩宇可以請全宿舍吃頓大餐,也可以隨手買上千的禮物送人辦事。這樣最多讓人覺得他為人大方,家庭條件不錯罷了。

但是學生買房子,性質就不太一樣了。

這太令人好奇,也太容易讓人眼紅了。

他拿出手機拍了一張購房合同,給袁媛發了一條簡訊房子缺個女主人。等了許久,他也冇等到袁媛的回覆,就直接在新買的房子裡睡著了。

袁媛已經看到了李浩宇的簡訊。

她眼神幽幽,在手機上打了幾個字。

停了一會,卻還是刪掉了原本的內容。

終究她還是忍住了。

她想了一會,最後還是回覆道。

“行了彆逗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