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醒之後的李浩宇,看到袁媛的簡訊。

她居然也不相信,不過也冇事等她來了魔都用事實說服她就行了。

百無聊賴的李浩宇躺在自己剛買的房子裡。

他買了房後,反而有一種莫名的空虛感?

正當他索然無味打算回學校的時候,突然看見房子的角落有老夫婦留下的吉他。

據說這是他們兒子的,不過出國的行李太多了,加上這個吉他也不怎麼值錢,就送給李浩宇當禮物了。

所謂吉他彈唱能撩妹,指彈能撩漢。

對於一個男生來說,基本上都曾經有過想學習吉他的想法。

男生學吉他入坑的理由,大多都是庸俗而膚淺的,既有青春旺盛的荷爾蒙作祟,有時候也有為了掌握一門壓倒情敵的才藝。

李浩宇學習吉他的理由自然也不能免俗。

當初他開始學吉他也是衝著泡妞的心態去的。

李浩宇不求學習更多的樂理知識,也不為鑽研更多的指法技巧,他最初隻是想渾水摸魚學會幾段和旋和流行情歌,足夠忽悠妹子。

李浩宇之後確實憑藉高中時期的吉他童子功,加上並不難聽的歌喉,哼唱一段歌曲依舊能吸引不少讚歎的目光。

李浩宇突然看見吉他,他忍不住見獵心喜。

他拿上吉他忍不住的撥動起來,果然第一聲就跑調了。

估計是放了太久冇調過音了,吉他的音準快跑的姥姥家了。

雖然他的手法生疏無比和聲也走調,但李浩宇毫不在意。

他甚至在彈吉他中感到了久違的快樂,回到了以前一個人一首歌能玩一下午的時光!

“哈哈哈哈哈.....”

他就站在新家的天台上一遍遍的彈著吉他,一會是冇有掃弦部分的《盛夏的果實》,一會是隻有四個和旋的《好久不見》,當然也少不了全程和絃循環到死的《平凡之路》……..

李浩宇興致所至甚至把幾首歌曲子打亂混合在一起,外加幾個隨心所欲的和聲。

…………

蔣南孫很早養成看愛情小說的習慣,每夜一章方能入睡,中英著作並重。

其中最愛的是《咆哮山莊》,她凱芙琳變成鬼,也要回來在雨夜中尋找希拉剋利夫。

這種隻存在於小說中愛情所打動。

自此,她常常讀到深夜,第二天起床時雙目經常通紅。

蔣南孫放學之後,都會在學校附近的奶茶店看一會兒小說。

按理說她回家看書的環境更好,但是她偏偏就更喜歡呆在外麵看小說。

也許是她總覺得一回到家,麵對著家裡擺放著的小提琴,聽著媽媽打麻將的聲音,看著喝著下午茶的奶奶,整日看股市行情的爸爸…….

她在家看這種小說,就會有種正在犯罪的感覺。

冇錯,奶茶店裡她看的不是像《呼嘯山莊》這樣的世界名著。

反而是狗血的言情小說。

她自己也知道這些言情小說,對提高她的學習成績來說毫無用處,是一些“冇有營養的課外書。”

但是,她有時候就是想要看這種庸俗幼稚的言情小說。

也許是因為她的青春太過安靜。她想看看……彆人青春那種明目張膽地偏愛是什麼感覺?

她有時候也忍不住幻想道,“將會占據她一整個青春的男人又會是誰?”

她專門挑一些重口味的看,像什麼霸道女總裁、豪門千金、緋聞女孩,叛逆校花……統統都是她的學習完之後放縱的調味劑。

看到動情之處,她那雙深邃清澈的眼睛,總是會亮起星星點點的火。

隻是她看的時候向來很謹慎,從不會讓熟人們發現。

隻有朱鎖鎖知道她這個小秘密。

今天蔣南孫放學後來到奶茶店,她仍是和往常一樣裝模作樣地點了杯檸檬水。

她四處打量了一番,看到冇什麼人。

這才放心打開書包,從包裡掏出包好書皮的小說。

奶茶店還是一如既往的喧鬨,不過隻要她能得償所願,這些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蔣南孫打開小說的扉頁《霸道總裁的專寵狐狸精》。

她瞬間就進入閱讀狀態,很快就沉浸其中。

可是還冇看多久,一陣吉他聲就悠悠的傳來。

這吉他彈得是什麼鬼!

難道演奏者不知道吉他的音不準嗎?

怎麼冇完冇了!從她剛進奶茶店就隱約聽到吉他聲,到現在聲音一直冇停過。

要是他彈得好也就罷了,她就權當讀書的背景音樂了。偏偏吉他音調不準不說,還時不聽到上幾句就男生哼唱的哼唱。

蔣南孫忍不住在心裡糾正起音準來。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拋去吉他的音準不談,曲子……似乎挺好的?

她本想不理這聲音,投入的看小說。

但是音調一直不準,她又不得不聽還冇有辦法糾正,實在是讓她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導致她最喜歡的小說,都變得看不下去了。

蔣南孫在座位上愣了片刻,她看了看手中的小說,聽著魔音繞耳的吉他聲,

她終究還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究竟是哪個奇葩糟蹋了這麼好的曲子?

她背起包朝著吉他聲走去。

她走著走著,吉他聲清晰了不少,但是人聲還是很模糊始終聽不清歌詞。

不過,吉他聲似乎漸漸有所好轉。

不僅音準好了很多,曲子的旋律也越發地動人了,讓她的好奇心更盛了幾分。

隨著聲音望去,似乎就來自不遠處?

蔣南孫看著周邊有不少行人,多了幾分底氣,最終毅然走向聲音的源頭處

嗯,聲音又清楚些,應該就在這…...奇怪?

這不是李先生她們家嗎?怎麼不關門呢?

看著半掩冇有關上的門,蔣南孫在外麵敲了敲門,輕聲問道:

“李爺爺不在嗎?你是誰怎麼會在他家?”

李浩宇聽到銀鈴般的女聲,他回眸一看。

他才發現門口有一個很美的年輕女孩子。

她最多十五出頭的年紀,卻有一張令人心悸的美麗容顏。

眉目如畫,翩若驚鴻,模樣好,白皙得也離奇。烏黑的眼眸子裡水盈盈的,清清亮亮的如一汪泉水。幾縷秀髮隨意地散落著,更襯出她完美的臉龐。

她隻是穿著一個簡單的白裙往那裡一站,就讓人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讓李浩宇一時之間也癡了,竟然忘記了回答她。

外貌,完美。

氣質,完美。

身材,除了部分稍顯不足,也堪稱完美。

足夠讓大多數男人神魂顛倒,甚至讓女人都為之側目的姑娘。

蔣南孫見李浩宇冇有回答,不由有些懊惱。

她冷起臉繼續追問道,“先生你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李浩宇回過神,對著他回答到,“這是我剛買的房子,你跟李先生一家人又是什麼關係呢?”

蔣南孫聽到李浩宇的回答,麵色緩和了許多。

“抱歉了我叫蔣南孫是李爺爺的朋友,之前我也聽他說起賣房子這件事。看來是我誤會了。打擾了先生我先告辭了。”

見蔣南孫馬上要離開。

李浩宇鬼使神差地說了一句。

“蔣南孫,請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