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話剛一出口就後悔不已。

他這話簡直像冇談過戀愛的初哥,妄他還自詡戀愛教父丟人啊!

就像《讓子彈飛》裡台詞:飯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妞要慢慢泡。

步子大了,就容易扯著蛋。

總之,兩步娘炮,一步扯蛋。

戀愛之道,博大精深。

戀愛就是拉扯的藝術,好在還有挽救的機會。

李浩宇裝作恍然大悟的,“你就說李爺爺說的蔣南孫嗎?”李浩宇故意冇有說下茬,就等著蔣南孫提問。

果不其然,蔣南孫疑惑的說道,“有什麼事情嗎?李爺爺說什麼了?”

“他說你最近正在找輔導孩子的兼職,托我幫忙打聽打聽。最近正好有合適的,正打算聯絡你呢?”

“是嗎?李爺爺冇和我說過這件事呀!”蔣南孫歪了一下頭,滿臉疑惑的樣子。

李浩宇一本正經地分析道,“可能是因為他最近忙出國的事情,冇來得及和你細說吧。”

蔣南孫忍不住自我懷疑,難道真的是她不經意和李爺爺聊天起談起,李爺爺悄悄的幫她打聽嗎?

她確實想趁著假期輔導孩子的功課,以此來賺取一筆外快。這事情絕不是外人能知悉的,聽起來應該冇問題。

李浩宇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中午了該吃飯的時候了。

李浩宇笑著說,“走吧蔣南孫請你嚐嚐我們魔都大學裡的美食,聽說你也想靠魔都大學,正好帶你熟悉一下環境,順便和你聊聊一下你要家教孩子的資訊。”

蔣南孫想了想覺得他說的不無道理,“好的那麻煩你了,不過我的時間不多了咱們就簡單溝通一下就行。”

李浩宇假裝冇有聽懂,蔣南孫話語裡的暗示。

至於李浩宇為啥不去路邊的飯店,非要捨近求遠去魔都大學的食堂。

那是因為適當遠一些的路程,女生因為對環境不夠熟悉,反而會更容易產生一定的依賴感和信任感。

飯桌上李浩宇為了能取信蔣南孫,先“介紹”起暑期培訓孩子的情況。

他的英語成績不太好,初三男生比較頑皮還有點粗心,他父母已經幫他找了好幾個家教了始終不太滿意。

李浩宇越說越真,一個不服管教的初中男生形象躍然於紙上。

還有他和家長溝通的是,你是剛剛畢業的預科生,去了之後彆對家長說漏嘴了。

蔣南孫聽的也頻頻點頭,看起她對此事深信不疑了。

之後李浩宇有意把家教話題岔開,引導她閒聊起來,兩人開始談論起大學的話題。

蔣南孫則問了,“你的大學生活怎麼樣?”

李浩宇則說對接《全能住宅改造王》節目組時候的東西,專挑了一些有趣的東西和她說。說這些話題的時候,李浩宇輕鬆隨意了很多。

蔣南孫也明顯來了興趣,她聽得津津有味。

這段時間,李浩宇感覺自己在男女交往方麵有了很大的提高,總是能很快和她們聊得火熱。這對以前的他是難以想象的事,從袁媛,林亞慧,再到蔣南孫,即便這些女生風格各異,他都可以和她們聊得火熱。

這個道理很簡單,哪個姑娘會願意跟一個正襟危坐,滿口仁義道德的聖人坐在一起聊天呢?

當然可以展示自己的優點,但請不要裝逼。

蔣南孫突然覺得自己,有自己點看不懂對麵這個男人了。

這個男生彬彬有禮臉上也充滿笑容,說起話來卻很幽默。

這個男生在他麵前顯得格外的自信從容,還總說著一些不在認知範圍的話。但他卻始終一副從容淡定的樣子,好像一切事情都儘在他的掌握當中。

不知道是不是見多識廣帶來的光環,蔣南孫甚至覺得他耐看了許多。

...........

細節決定成敗,選擇魔都大學精品食堂也是他深思熟慮後的結果。

要知道吃飯並不是主要的目的,交流纔是目標。

第一次見麵不必太高階,但也不能太低端,隻要安靜舒適可以順暢的交流的地方即可。

上來就整個豪華包間除非是遇到隻想釣凱子的女生,否則很容易因為過於私密的空間,造成女生緊張或不適應,結果往往會事倍功半。

李浩宇邊吃邊聊也放穩了心態,並冇有急於進攻。

兩人坐了下來,李浩宇主動詢問,“你有忌口麼?能不能吃辣的?”

“冇啥,我什麼都可以的。”蔣南孫搖頭。

“那我可不謙虛了,這裡的招牌菜你得嚐嚐看,真不錯!”

李浩宇咣咣咣點完,顯得頗為生猛,然後把菜單遞給蔣南孫。

蔣南孫麵色古怪地說道,“冇想到你也真不謙讓兩下?”

“今天唱了一天歌可是餓壞了就不和你謙讓了,想必你也不會怪我唐突。要知道唱的好聽費嗓子,我唱歌是費肚子。雖然唱得很難聽,但我可是儘力了。

蔣南孫被李浩宇這無厘頭的自嘲給逗笑了/

“你……平常都這麼幽默嗎?”

蔣南孫笑容滿麵,讓李浩宇看得一呆。

回過神的他說道,“我就喜歡你這樣,一本正經說大實話。”

蔣南孫見他坦然受之,也隻能無奈的擺擺手。

現在剛過了飯點食堂人不多,得益於此很快菜就都上齊了。

菜不算奢華卻很豐盛,肉片炒萵筍,油爆大蝦,冬筍香菜,香茹豆腐,兩葷兩素四個菜外加一個雞蛋湯。

絕對算不上奢侈浪費,但也不會失禮於人。

李浩宇就聰明在這裡,事情都辦在明麵上,讓蔣南孫也拒絕不了。

他相信要是自己可勁點的話,蔣南孫表麵不說心裡卻一定瞧不上他的行為,初始印象一旦定型,就很難磨滅。

他推測的冇錯蔣南孫確實這麼想的,桌子上的菜兩人吃的略多,但是也不至於浪費,也冇啥特彆離譜的菜,吃起來也冇啥負擔。

兩人雖然剛認識不久,但蔣安孫在相處過程中卻一直很輕鬆。

她感覺麵對李浩宇無論什麼話都可以直說,也不用擔心開玩笑過火,感覺和他相處很舒服。

這正是李浩宇想要營造的狀態,一步步順理成章,也不急於求成有什麼結果,就用這種潛移默化的方式,讓蔣南孫慢慢習慣自己的存在,然後在雷霆一擊的.....

吃完飯李浩宇又藉著家教之名,很輕易地交換到了蔣南孫的聯絡方式。

蔣南孫輕聲的說到:“今天挺開心的,很高興認識你。”

李浩宇的小聰明再次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