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當然不可能就此離去了。

“蔣南孫你之前不是說,你對電影冇興趣嗎?”

蔣南孫一臉氣鼓鼓的樣子,“現在我感興趣了,不行嗎?”

李浩宇對此很無奈,果然不管是小女生還是大女人,女人們生氣起來都是不講道理的。

“那我就發揚紳士風度這次都聽你的了,不過你欠我一次,下次要陪我看一場我喜歡的電影。”

“看情況吧如果真的有下次,那就等到下次再說。”

“那事情就簡單了,這次我們看兩場電影。”

“今日事,今日畢,這次一定。”

蔣南孫顯然冇想到他居然如此無恥。

............

兩人打車很快就來到了銀河影院。

然後就開始商量看哪兩部電影。

蔣南孫自然不必多說,就是早就想看的《沙漠之花》

影院一共有五部片子在上映,除了《沙漠之花》,李浩宇看了看剩下的五部電影。

第一部是國產鬼片……名字都無所謂了,狗都不看!反正最後不是做夢就是精神病。另一部是《我要在一起》,看名字就知道是青春疼痛電影。

另外兩部都是動畫電影,李浩宇還是排除了。

最後李浩宇選了《我的婚禮》,應該是……校園愛情片?看海報又有點像搞笑片,管他呢再差又能差到哪裡去呢?

反正重點也不是電影,泡妞纔是目的。

“哎,你真的買了兩場電影啊!”拿到票之後,蔣南孫不解地問。

李浩宇回答道,“有美女相伴,連看兩場又有何不可呢!”你該不會是後悔了吧,你知道四張電影票多貴嗎?我都快吃不起飯了!”

“你放心吧,反正是你買單!……不看白不看,不過說好是我請客,一會我把電影票錢轉給你。”

“這怎麼能行……電影票錢就算了,還是請我吃飯吧,這樣我比較劃算!”

“可以!那中午吃飯我請客!”

…………

李浩宇看完之後才知道自己多麼天真。

《沙漠之花》最多隻能算是枯燥乏味了。

《你的婚禮》直接把李浩宇給看硬了!腦袋邦邦硬!

電影中途他一度想要離場,但是想起那兩張電影票票錢……他還是忍了!

李浩宇在一種:

他是誰?他在哪?他在看什麼..…….狀態下看完了這部電影。

他看完電影之後,嚴重懷疑電影編劇是不是受虐狂。為什麼電影裡的青春:這裡痛,那裡痛,到處都痛。

李浩宇甚至覺得,哪怕導演隻是扛著攝像機跑去隨便一家普通高中,全程冇有台詞,就是拍高三滿地的書、埋在卷子裡的人和唰唰的寫字聲,都要比《你的婚禮》要青春很多。

看完電影李浩宇生無可戀的樣子,蔣南孫一時間也無言以對。

沉默了三秒鐘後,她一本正經道:“其實電影還不錯……就是取錯名字了。如果叫《你的葬禮》,票房肯定翻倍。”

李浩宇一愣,兩人相互對視,然後都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蔣南吐槽道,“跟你在一起呆久了,我感覺我的智商也要下降了。哎呀,這可怎麼辦啊?”

李浩宇看了她一眼。

“笨其實不一定是壞事,也許下輩子我還找你一起看電影,因為除了我,可能再也找不到另一個傻子陪我看它了。”

蔣南孫:“???”她頓感無語,臉也悄然間紅了。

她語氣幽幽地說道,“你好無恥哦,怎麼能一本正經地說這種話。”

李浩宇嘿嘿一笑,“你這麼誇獎我,我會不好意思的。不過這主要還是你的問題。”

“如果你長的再醜一點,我會帶你去咖啡廳坐下來喝一杯咖啡雙目對視,我會帶你去遊覽名山大川,帶你去吃最好吃的西餐,晚上走在馬路上抬起頭看著星星聊聊人生。”

“奈何”

蔣南孫繼續問道,“奈何什麼?”

“奈何你長的這麼漂亮,所以我老想做壞事。”

蔣南孫頓時兩腮羞紅,啐了一口,“呸,瞎說什麼啊!”

……....

自從上次兩人一起看完電影之後,李浩宇又藉著看望熊孩子的藉口去過二三次,不怎麼頻繁,但節奏把握的很好。

他也冇有再大動周折的去特意安排,什麼浪漫橋段。反而李浩宇還真的認真旁聽了,一節蔣老師的家教課。居然出乎意料的好!

蔣安孫的教學方式大膽活潑,完全和她的淑女形象截然相反。

她給熊孩子記憶知識點的方法,也十分新潮有趣。

比如物理,蔣南孫是這樣讓熊孩子記知識點的。

“首次發現電磁感應現象的物理學家是法拉第,很多人記不住這個名字,發揮一下想象,這個人頭髮很長都拉到地上了,發拉地是不是很巧妙?”

熊孩子頓時醍醐灌頂,深以為然。

下課後,李浩宇曾經用各種藉口帶她去山上去看星星,雖然那天有雲什麼也冇看到,但蔣南孫覺得這也是她從未體驗過的。

他還帶她去鬼屋,這種駭人聽聞的地方,蔣南孫也被嚇得夠嗆,差點破防要直接動手了。

她警告李浩宇不要再做這麼奇怪的事情,不然以後連朋友也做不了。

奈何李浩宇仍然我行我素,嘴上求饒認錯卻還是充滿著奇思妙想。

前兩天,李浩宇又打電話說要來旁聽。

蔣南孫心裡甚至有些高興和期待,至於為什麼,她也說不清。

上完課她回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了,應付父母的理由也很簡單,就是熊孩子太笨了,還得給他多講幾遍。

蔣南孫很少對父母說謊,可是最近她卻頻繁破戒。

李浩宇如約而至,隻不過這次他卻逗留了太久。見到蔣南孫立即就承認了錯誤,說是今天有急事得回學校一趟,這次要爽約了!

他雙手奉上一袋水果作為爽約的利息,下一次再見麵無論要打還是要罰,全憑蔣南孫做主。

蔣南孫想開口說點什麼,可又說不出口。

畢竟他倆的關係隻是普通朋友。

但看著李浩宇離奇的背影,蔣南孫心裡像被什麼觸動了一下。

和他見過幾次麵了,他似乎一直在追求自己,但偏偏又恪守朋友之間的底線,偏偏又對她如此無微不至的關懷。

讓她無法確定也不敢確定,他是否真的喜歡自己。這種矛盾的行為,讓蔣南孫很難理解。

讓蔣南孫都忍不住懷疑起自己。

難道她真的冇有足夠的魅力嗎?

其實還真不是李浩宇在釣魚。

他最近是真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