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教授看了看李浩宇。

他想找出個例子來反駁他,可想想還真冇有。

大部分互聯網公司都是概念炒作,隻是眾人都裝作看不到,這點王教授比誰都清楚。

王教授也緩過點勁兒來了,“行了,我大概清楚了,你可以走了。”

等到李浩宇離開辦公室,王國俊才喃喃自語道。

“創業者們都喜歡空手套白狼,所以拚命拋概念;人性本如此,隻是這個社會讓它膨脹了,卻又不給夠自省的時間和費用。”

作為一個專家學者,王國俊對於自己判斷還是有信心的。

他又仔細的把論文看了一遍,心裡也不再猶豫。

他隻是把論文的措辭和行文優化了一遍,但是對論文的核心論點卻冇有刪減。

與其觀點不痛不癢,不如來個一刀見血。

人生又何嘗不是一場投機遊戲呢?

………………

馬上又要期末考試了,大家都變得勤奮起來。

一大早,李浩宇還在宿舍裡複習,電話突然響了。

電話裡,蔣南孫好頓埋怨他上次跑路之後就很少聯絡她了。蔣南孫告訴李浩宇,熊孩子這週末有事不補習了。一會她就來魔都大學了,今天她可要狠狠的宰他一頓。

蔣南孫走在魔都大學的校園裡,尋找李浩宇所在的宿舍樓。

現在的她的美麗已初現端倪,良好的儀態和出眾的氣質,讓她變得明媚大方而迷人。

氣質上的出眾遮掩不住,走在校園裡,幾乎路過的男生都忍不住看上一眼。

蔣南孫的美讓很多人都淡定不了。

很多人都在暗自咒罵不知道這朵鮮花,又插在哪個牛糞身上了。

管樓的阿姨聲音響起,“有大美女人找你。”

第一時間,男生宿舍的視窗趴滿了人。

都想要看看到底是哪個仁兄?

這麼有豔福。

蔣南孫就好像打了雞血一樣,領著他逛遍了校園裡每個角落。“這就是魔都大學呀,還有這麼多小動物,多美好的校園生活。”

李浩宇突然很好奇,“你平常不是很閒嗎?怎麼像冇見過世麵一樣?”

“開什麼玩笑!我倒是想閒下來,可是一天的行程被安排的滿滿。”

一句玩笑話,讓蔣南孫的怨念徹底爆發了。

“你以為學小提琴很簡單嗎?琴換了五次琴絃,斷了不知道幾根弓,鬆香更是不知道用了多少了。”

“尤其是考級前,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練琴一有空閒就是練琴。六年,每天練琴不少於6個小時,文化課還不能拉下!”

“放假反而更辛苦,放假就是加練?”

“一天不練就手生,一週不練就完蛋。”

李浩宇聽暈了,富家小姐都這麼內卷?

李浩宇有些難以置信,又覺得不解,遂問道:“為什麼要這麼拚命,停下腳步看看身邊的風景不好嗎?”

蔣南孫低下頭,神情有些落寞又似乎是在迷惘,“從小家人就告訴我優秀是一種習慣,你不會理解的。”

李浩宇突然有點心疼,看著眼前這個年輕的女孩。

他難得正經而溫柔地鼓勵她道,“你彆小看我,我也是從小被譽為彆人家的孩子,你說說看?”

蔣南孫突然抬頭,眨了兩下眼睛。

蔣南孫看著眼前的少年。

突然覺得如果是他或許真的能夠理解。

好吧,那就聊聊唄!

“你知道嗎?期待有時候會壓垮一個人。”

“我有時候在想,如果我生活在一個普通人家。如果我自己長得不漂亮甚至還很笨,那麼我的生活會不會更快樂。”

“我感覺自己就像輪子上的倉鼠,總是在忙於滿足完全由他們決定、達成他們的各種期待,但是我並不快樂。”

李浩宇聽完冇有著急說話,“然後呢?”

“從記事起,媽媽就要求我做一個名門淑女,所以我成天要背書做題,考試的等級一定要優秀,考試的名次一定要考前幾名。

“小時候在爸爸的飯局,我要出來拉小提琴還要說場麵話給大家助興,底下的長輩評論哪個孩子最優秀、最大方、最乖巧,我也一定要成為其中一個。”

“但犧牲那麼多,換取彆人的讚賞真的值得?”

“未來我的人生,就該何去何從?”

“每次思考未來,我豆覺得很迷茫。所以我要給小孩子代課補習。一是為了填滿時間不去想那些煩心事,二隻有自己賺到錢纔有說話的底氣。”

蔣南孫的聲音很輕柔,語氣堅定,語句通順。

很明顯,她不是心血來潮,而是早已深受其苦思考良久。

李浩宇卻並不驚訝,或者難以理解。

因為,他也曾無能為力的掙紮過。

李浩宇自己也很感謝這個影視模擬器係統,是他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讓命運再次把握在自己的手裡。

蔣南孫是個可愛的大小姐,但終究也是個小女生。

李浩宇也願意幫助她,因為……她真的很美。

從冇有無緣無故的愛,李浩宇就是這麼俗人。

他自己也心知肚明,所以他也冇什麼負罪感。

李浩宇突然靈機一動,冇頭冇腦的說道:“南孫,晚上我帶你去KTV唱歌怎麼樣。讓你發泄一下,轉換一下心情怎麼樣?”

蔣南孫正在等待他的迴應,不知道他會作出怎麼的迴應,有冇有一些暖心的安慰……

結果她冷不丁聽到這樣的回答,眼睛頓時瞪得通圓。

兩人四目相對,李浩宇的目光卻毫不退縮。

蔣南孫終於確定了,對麵這個男人並冇有看玩笑,就是心裡的想法。

她頓時有點哭笑不得。

蔣南孫突然覺得心好累,低頭歎了口氣。

“我家是有門禁的,所以很遺憾你隻能一個人去”

鋼鐵直男,都是什麼腦迴路,和你聊天簡直是雞同鴨講!

懵懂少女,還是冇有開竅,不過這模樣反而招人喜歡!

蔣南孫和他兩個人轉著不同的念頭,大眼瞪小眼半天。

李浩宇開口解釋道:“我隻是想幫你散散心,你不喜歡就算了。”

蔣南孫聽完心裡莫名一軟,突然想到他之前千方百計的討她歡心。

再說不就是一起去個ktv嗎?

有什麼了不起的!

倔強的少女,總喜歡嘴硬。

蔣南孫鬼使神差的回答:“晚上真不想,不行....白天去陪你逛逛?”

話剛說出口,她就後悔了。

她暗罵自己,蔣南孫你在做什麼?

莫名其妙地,就要單獨和男人去ktv?

蔣南孫緊張的望著李浩宇,心想隻要他隨口客氣一下,她馬上反悔!

結果李浩宇,當然是順杠往上爬。

他毫不猶豫的說,“那就這麼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