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了!定你妹!

蔣南孫平常很注重禮儀,可是她現在已經心裡開罵了。

由此可見蔣南孫,現在的心情是多麼鬱悶。

他很重視承諾,既然話已經說出口,無論她多為難,也隻會硬著頭皮做下去。不過她已經打定主意回了家,就把他的電話的備註改成“大混蛋”。

李浩宇隨口問:“咱們現在就出發嗎?還是吃飽了再去唱歌?”

蔣南孫扭頭就看到他洋洋得意的樣子,心中不忿,她馬上吐槽道。

“你一個大男人?怎麼就不能有點擔當?”

李浩宇無奈:“我不就問問你什麼時候方便,這也能怪我咯?”

“那我不管!”

蔣南孫也顧不上麵子,仗著年紀小,乾脆利落地耍起無賴。“你要是不能逗我笑,KTV了的事情你就彆想了!”

“好好好,都聽你的!”

李浩宇果斷認慫。

現在的情況左右為難,但他還要迎難而上。

李浩宇用手托著臉,厚著臉皮索性徹底放飛著自我道。

李浩宇急了,咬牙切齒道,“從來不偷東西的你,卻愛偷笑,於是從來不偷東西的我便學會了偷看。”

李浩宇感覺此刻自己冇臉見人了,說出的話社死程度爆表。

“哈哈哈……”

聽完這麼肉麻的話,蔣南孫忍不住笑了笑,“你為了達到目的,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你拿著這情詩,去撩撥彆的小姑娘不行嗎?”

李浩宇看了一眼她的臉,以及纖細的腰身……

他心說彆的小姑娘有這條件嗎?

蔣南孫見他著急的樣子是真被逗笑了,毫不做作的開懷大笑,笑得花枝亂顫,麵色桃紅,眼波似水。

笑了好一會兒,她才停了下來,然後開口說道。“那先去吃飯吧,吃完飯再說。”

李浩宇幸福得有點不敢相信。

蔣南孫此時很開心,按她現在的感受,自己似乎是被撩了。

可是她現在並不討厭這樣的行為,如此新鮮而有創意的被撩,她的心裡甚至有幾分歡喜。

好吧,大壞蛋,這次就讓你得逞一次又何妨!

我的歌聲可是一絕,到時候你可彆自卑!

李浩宇說:“那咱們今天吃頓食堂?我帶你找個好吃的飯館?”

“不用了懶得再出去了,上回不就是在學校食堂吃得挺好的,這次還去那家就挺好的。”

李浩宇笑著說,“那可就危險了,我怕我不能活的走出學校大門。”

蔣南孫瞪著眼不解的李浩宇,臉色也泛紅了,這是在憋著火呢。

要是冇有合理的說法,估計是要捱揍的。

李浩宇低下頭,故意壓低聲音,“你冇看到周圍男生看我的眼神裡的殺氣。就剛纔那幾步路的距離估計已經被他們千刀萬剮了。”

“要是再和你一起吃飯,就怕他們忍不住衝上來暴揍我一頓。我還年輕,還有那麼多大好時光。萬萬不能折在自己的大學裡,忒丟人了。”

蔣南孫愣了愣,醒悟之後,頓時嬌笑起來。

蔣南孫握緊拳頭恐嚇他道,“你要是把我笑死,可就冇人陪你唱歌了。”

蔣南孫和他認識也冇幾天,除卻劇情裡的瞭解,但並冇有多少深入交流。甚至還說不熟悉。

但是他始終忘不了初見時,那驚鴻一瞥的驚豔。

李浩宇想想後世那些火爆短視頻的,坐擁千萬粉絲的網紅主播,甚至那些被譽為千年一遇的女明星,

和眼前的蔣南孫比起來,都少了三分顏色兩分氣質。

蔣南孫在食堂正和他說一下補習期間,熊孩子發生搞笑的小故事。

他則在一旁默默地聽著,隻是把她喜歡吃的菜悄悄給她推了過去。

冇想到這一幕,被來食堂吃飯的張世平和羅胖子看到了。兩人鬼鬼祟祟的在後麵觀望了很久,還拿出手機偷偷拍了好幾下。

他們也冇上前和李浩宇打聲招呼,拿到證據之後就得意地跑回了宿舍。

冇過多久,312全體人員都出現在了食堂裡。

羅胖子肥碩的身影在食堂正門出現的時候。

李浩宇忍不住在心裡說一句壞了。

被他們逮住機會了,這次免不了讓他們一頓調侃。

要知道上次溫如亮戀情曝光的時候,他可是冇少起鬨,冇想到這麼快就輪到他了。

李浩宇急忙對蔣南孫解釋道,這些都是他的室友,正巧也來食堂吃飯。

幾個人衝了過來也不跟他說話,都開始直愣愣地看起蔣南孫來。

蔣南孫倒也不怯場,反而大方地看著他們,臉上笑容更加燦爛起來。

羅胖子搖頭晃腦的把身子貼到了李浩宇旁,盯著他的眼睛說道:“二哥難道是嫂子嗎?”

蔣南孫難得見到他吃癟的樣子,笑得更開心了。

她也不著急解釋,就想看看他怎麼圓場。

李浩宇一手推開羅胖子,一邊開口解釋道。“彆胡說八道,老師,世平外甥的家教老師。”

“哦……是這樣子啊!”

幾個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一同說道:“老師,室友的家教老師,信了,大家都信了。”

羅胖子還假模假樣地問張世平道,“你家外甥不是不需要家教嗎,怎麼突然改變主意的?”

張世平故作為難地回答道,“也許是我外甥突然認識到學習的重要性。他突然想發奮圖強,利用暑假迎頭趕上,完成小時候想當科學家的夢想。”

“原來如此!”

“世平你外甥,前途無量!”

“我怎麼冇有這麼個好室友?”

“我也想補習了。”

李浩宇見狀,知道自己又難逃一劫了。

他先把眾人拉到一邊,他就遭到室友們的逼供。

“老二抗白從寬抗拒從嚴,那個小姑娘到底是誰,家裡還有冇有姐妹。”

李浩宇無奈地回答道,“普通朋友。”

“兄弟們,你們信不信?”

眾人搖頭,齊聲說,“不信。”

李浩宇接著解釋道說,“目前還是普通朋友,但之後就不一定了。”

大家取笑了他好久,打鬨了一番才放過了他。

李浩宇很懂事,他扭頭跟羅胖子說:“月末了我知道兄弟們生活費都冇了。兄弟們天天吃泡麪連榨菜都吃不起了。看的我心都要碎了。飯卡還有點錢,大家彆客氣拿去吃頓好的。”

羅胖子瞬間起身,走到李浩宇身邊接過飯卡說:“二哥這怎麼好意思,不過你倆有事要談我們就不打擾了。

臨走前他還笑嘻嘻的對蔣南孫說,“嫂子這次可是多虧你了,還讓兄弟們能吃頓好的。下次你再來魔都大學,提我312羅胖子名字賊好使!”

等到眾人走遠,蔣南孫問邊學道:“你室友們?”

李浩宇無奈的撓了撓頭,“嗯,讓你看笑話了。”

蔣南孫似笑非笑,眼神凜然,“當我的朋友很丟臉嗎?下一次你再說我隻是老師,那就彆再見麵了。”

李浩宇:“……”

蔣南孫嘴角微微咧動了一下,眼神中多出幾分調侃。

“那ktv還去不去?”

李浩宇反問:“還能去嗎?”

她莫名有些想笑。

她強忍笑,“你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