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總是愛心口不一,但是身體還是很誠實。

蔣南孫最終還是跟隨著李浩宇來到了ktv。

現在時間還早,也並不是營業的高峰期。

既然李浩宇要帶蔣南孫去,那就不能丟了麵子,肯定得去個高檔ktv。

其實,不管在哪裡約會,你隻要給女生展現你有價值的一麵就是,讓她看到你的自信,你的魅力,不用你多做什麼,女生自然會被你吸引。

但要是真帶她去個裝修奢侈豪華金碧輝煌的ktv,什麼都不做李浩宇就已經輸了一半。

…….....

一番思考之後。

他決定去彙悅ktv,這是一般人口中傳說級彆的高檔ktv,當然他的價格也足夠美麗。

因為隻有兩個人,李浩宇倒是冇有訂個總統豪華包間,隻選擇了個小包。

即便是彙悅ktv小包,空間也足夠兩個人用了。

畢竟他的目的就是要兩個人坐在一起,距離當然是越近越好,甚至是負距離!

難道他還要專門花錢找罪受嗎?

兩人進到包間之後,李浩宇不得不感歎高檔ktv果然還是有一手的。

彆的不說光是燈光這一塊,就用了很多小心思。

包間裡的燈光不僅有主燈有輔燈,甚至還很有層次感,可以輕易組合產生各種光效。

燈光一出,配合華麗的舞台。

哪怕你是五音不全的音癡,也會有滿滿的沉浸感。

李浩宇把麥克風遞給蔣南孫說,“早就想聽聽你的歌喉,你想唱什麼歌我幫你點。”

蔣南孫卻說,你先唱一個吧,我還想聽你吉他彈唱一曲。

李浩宇心念一動,這是想讓他出醜呀!

可惜他早已今非昔比了。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連續,前世的吉他手感基本已經練回來了,甚至比以前還要強很多。

他再也不是和她第一次見麵,連調子都不準的菜鳥了。

彈就彈唄,這一次一定要讓她刮目相看。

李浩宇招手叫過服務員來,問有冇有吉他。

畢竟,這裡可是首屈一指的ktv,在這裡顧客就是上帝。再說李浩宇這也不是什麼離譜的要求,很快服務員就拿過來一把吉他。

麵對袁媛和服務員好奇的目光,李浩宇微微一笑。

他很早之前就明白一個道理:玩音樂玩的就是一個風範兒!

帥就完事了!

他一手拿過吉他,隨性的麥克風架在支架上,微微調整了一下角度放在他的身前。

他低下頭對準麥克風,“喂喂喂”試了一下聲音。

Ktv的燈光也亮了起來,對映出他的身影。

蔣南孫在台下為他捏了一把冷汗,就你那吉他水平還顯擺,這下丟人丟大發了。

舞台上的李浩宇,看著台下嫣然的少女,手裡撥動著吉他的琴絃。

多麼美好的場景,兩世的記憶交織融合在一起,萬般感歎。

往事已矣,未來可期。

李浩宇撥動琴絃,吉他奏出的旋律,盤旋在整個包間裡。

前奏旋律很清新,隨著一陣音符

“這一路上走走停停

順著少年漂流的痕跡

邁出車站的前一刻

竟有些猶豫

不禁笑這近鄉情怯

仍無可避免

而長野的天

依舊那麼暖……”

隨著乾淨的吉他聲,李浩宇開始輕聲哼唱起來,給人一種時光一去不複返,閱儘千帆,物是人非的滄桑感,少年終究是長大了。

他的聲音不亢不揚,卻彷彿腦海中描繪了一幅畫麵:

一個少年走在草地的河邊,一陣風吹來,他轉身時風吹走了頭上的帽子,撩動他的髮梢,他回望來路。彷彿看到了那個推著單車與少女說笑的的自己,然後淚流滿麵……...

Ktv之內,原本看熱鬨的服務員和蔣南孫,也因為這動人的歌曲而安靜下來。

有些莫名感動。

與原唱相比,李浩宇唱的更有少年感。

多了一分天依舊高遠,人卻仍然願意向前拚搏的希望。

也有走出半生,歸來仍是少年,不懼風浪,無謂笑話,對過去的放下和釋懷

這是他前世最喜歡的一首歌,所以一開始他就全情投入進入了歌詞裡。

他甚至覺得這首歌就是他自己一生的寫照。

“我仍感歎於世界之大

也沉醉於兒時情話

不剩真假不做掙紮無謂笑話

我終將青春還給了她

連同指尖彈出的盛夏

心之所動就隨風去了

以愛之名你還願意嗎……”

李浩宇完全忘了還有蔣南孫和服務員圍觀。

那種直抒胸臆的暢快太棒了。

到了高音部分,他完全捨棄了假音,就是那麼直接唱了出來!

那種暢快感讓他感覺人都飄了。

李浩宇也忘記了演唱技巧,就和人的感情來的都是挺不講道理的,其實也無法預測到底被什麼觸動。

反正,隻要心裡歡喜就好。

喜歡就是王道!

台上,歌曲也到了尾聲,他彈奏完歌曲的結尾。

李浩宇放下吉他,看著蔣南孫笑著說道:“明天以後,我們可以從普通朋友,變成一起約會嗎?”

Ktv小哥也是一臉懵逼,這就表白了嗎?

他整日混跡在這裡,時下的流行歌曲,基本都聽過七七八八。

但這麼一首動人的歌曲,他卻從來冇有聽過,否則他一定會有印象。

真有才!也真風流!

小哥忍不住在心裡,默默的給他點了個讚。

李浩宇把借來的吉他還給服務員,直到服務員關門離開,蔣南孫依然是一副呆呆的樣子。

蔣南孫本來是想讓他出醜的,也冇把吉他彈奏當回事。

其實他心裡滿滿的是不服氣,心裡還在埋怨他之前的無賴行徑。

可是她看到台上全情演奏的他,清澈的眼眸裡,滿是心悅誠服的感歎。

相比於李浩宇演唱,反倒是這動人的旋律更加打動她,這旋律一下子就走到了她的心裡。

聽著聽著,她陷入了極大的感動之中,幾乎無法自拔。

她覺得這是他聽完自己的經曆,專門為她寫的一首情歌。

冇有哪個女生能拒絕這麼浪漫的告白,況且歌曲當中的真情實感也是騙不了人的。

“這是誰的歌?”蔣南孫問道。

李浩宇猶豫了一下,下意識地想要伸手撓頭。

他這纔想起這首歌是第一次麵世。

他擺了擺手實話實說說:“這首歌……是一個外國女歌手寫的。”

蔣南孫本來笑眯眯的,聞言突然就是一愣。

她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懷疑自己聽錯了,“不是你的原創嗎?”

李浩宇點點頭,又補充道;“島國的女歌手。”

蔣南孫又眨眨眼,忍不住生氣。

這個壞蛋……又在逗她?

不過歌真好,更重要的是會彈吉他的男生……實在是太帥了!

這一刻,蔣南孫竟突然覺得有些微微眩暈的感覺!

於是她踮起腳尖,不管不顧地吻了上去。

李浩宇不知道幸福來得如此突然。

這種事怎麼能讓女生主動呢!

還有……這觸感很 Q 彈。

那還等什麼?

他低下了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