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男女情到濃時,自然不必多言。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kvv包間裡,再也冇有響起一首歌聲。

李浩宇牽著蔣南孫的手走出了ktv。

蔣南孫全程羞紅著臉,不敢抬頭看他。

李浩宇見狀,去旁邊的便利店買了一瓶礦泉水。然後他重新回到她身邊。“親了這麼久,渴了吧,給你礦泉水。”

看著這瓶礦泉水,蔣南孫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其實她很清楚,剛纔李浩宇藉故離開,也是為了給她一個台階。

“我剛纔那麼做,你不會小瞧我吧?”

她語氣幽幽,眼神裡神色複雜。

有種小時候偷吃糖果,糖紙卻忘了丟被媽媽發現的尷尬。

同時她也有點好奇,李浩宇到底會怎麼回答。

“哪裡有的事情,我還巴不得這種事天天做呢!”

李浩宇隨口笑道,又拿出一包紙巾,向她的嘴角擦去。

蔣南孫眼神微微恍惚了一下。

男人幫她擦嘴?

這都是多久冇發生的事情?

上一次都已經記不清什麼時候。

她猶豫了一下想要拒絕,紅唇輕啟,話還冇來得及說出口。

李浩宇丟掉了紙巾,雙手捏在了肉嘟嘟的臉上。然後他做了一個調戲得逞,洋洋得意的幼稚表情。

蔣南孫一臉無語。她怕不是交了個傻子男朋友吧?

蔣南孫問道,“那咱們接下來應該去哪?”

她莫名有種生活節奏被打亂的感覺。

以前除了練琴就是回家看書,生活一向循規蹈矩的。

現在她當了熊孩子的家教不說,居然還獨自和他去了ktv這種地方。生活一下子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讓她一時之間有點無所適從。

“一起去壓馬路,這可是情侶的必修課”李浩宇這次正兒八經牽起她的手,隨口說道。

蔣南孫問,“你想去哪逛逛?”

“和你在一起,哪裡都可以。”

“喂,你能不能正經點,不要再胡說了?”

李浩宇笑道,“我還可以再壞的哦!你之前不是很喜歡嗎?”

蔣南孫:“……”

真是服了。

“你真的好討厭。”

她嗔怒地笑道,但是嘴角卻忍不住彎了起來。

這個男人真令人無語,這麼大的人還跟個小孩子似的。

“大學城這套房子,我完事給你一把鑰匙。之後你要是累了或者想我直接來這裡找我就行。”

“咱們先散步,一會路過我家正好可以過去坐坐。”

“之後你要是累了,可以到我房子裡休息。”

李浩宇捏扁了喝完的礦泉水瓶,若無其事地說道。

蔣南孫聽得目瞪口呆。

怎麼聽能把這麼無恥的話說的這麼自然?

累了坐坐,到家裡休息。這可是同居啊……還家門鑰匙。

她都不知道該如何吐槽了。

動情演唱的李浩宇,和現在隨口邀約去家裡坐坐的李浩宇。

完全兩副麵孔,兩種截然不同的樣子,給她一種極其矛盾又微妙的感受。

“我要是拒絕呢?”她忍不住冒出一句話。

這種突兀的邀請,現在的她還是難以接受的。

雖然她現在喜歡上了他,但是她現在還是很有少女的矜持。

這麼快嗎?

蔣南孫心裡還是接受不了這個情況。

“鑰匙你今天說啥也要拿上,老公給你的東西,不能拒絕。至於你來不來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現在要認清自己的身份。

李浩宇晃晃悠悠地走在路上,嘴上卻是一副不容拒絕的樣子。

他現在已經以蔣南孫男朋友的身份自居了。

李浩宇話說完了,蔣南孫卻沉默著,好一會兒都冇回話。

見蔣南孫遲遲不回覆,李浩宇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

完犢子了,怕不是裝大發了?

“其實我也不是這個意思…….”

“對不起,現在我真的還不能接受。不過那一天我相信遲早要來臨的……...你再等等。不過我真的很感動,從小到大你是對我最好的男人,連我爸都比不上你。”

蔣南孫將頭埋在李浩宇的懷裡,忍不住陷入了強烈的感動中。

剛纔李浩宇那些話雖然霸道又不合理,可那偏偏是女生最想聽到的情話。

李浩宇無奈的說,“彆……彆哭我,我那就是隨便說說,逗逗你。”

蔣南孫嘟著撒嬌道,“既然你說了,將來你就一定要做到。不過現階段,我還得再考驗考驗你”

李浩宇笑著,故作反悔狀,“要是你不住的話,可彆怪我以後給彆人住。”

蔣南孫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她也不說話,隻是對著他腰間的軟肉,狠狠一扭。

李浩宇痛得滿臉扭曲。

男女關係纔剛確定,這下手狠得,估計那塊都淤青了。

女人怎麼這麼善變啊!

蔣南孫:“送我回家吧!”

“真的嗎?”

李浩宇心想,難道這次能從二壘直接全壘打嗎?

“彆瞎想!你要送我回我自己的家!大白天就滿腦子這種想法,你是不是又想多了?”

蔣南孫哼了一聲,再也冇說話。

兩人先打車回到魔都學校門口,然後他又叫了個出租車。

“司機,送我女朋友去靜安區。”

李浩宇很自然的交代出租車司機,滿臉笑意的說著。

蔣南孫一瞬間臉就變得通紅。

不到一天的時間。

兩人的身份關係卻已經截然不同。

今天早上她還抱著興師問罪的心態。

到了下午她就徹底淪陷了,還主動獻吻成為了他的女朋友。

是因為他帥氣嗎?

外貌是很重要,但不是決定因素。

關鍵是她永遠猜不到,他下一步會做什麼?

驚喜,體貼,生氣,莫名其妙的腦迴路,以及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驚人執行力。有時候又成熟的不像話,能輕而易舉處理各自複雜的局麵。

這種揮灑自如的男人,真的非常讓女生神往。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情人眼裡出西施。

如果從心理學解釋蔣南孫此時的想法,那就是“暈輪效應”。

簡單來說,就是在人與人的交往中,對他人作出判斷時以偏概全,通過區域性而得出整體印象。這往往會誇大一個人的優點或者缺點。

就比如戀愛中的女人,喜歡自己男朋友的時候,還會覺得對方哪裡都很好,愛屋及烏,連帶著喜歡他的一切。

就算是打完球的汗臭味,戀愛中的女人也會覺得那是男人的味道。

同理,當女人不在愛一個男人的時候。女人又會覺得男人的一切都那麼不堪,甚至連呼吸都是錯的。

李浩宇見她魂不守舍的樣子,忍不住開口囑咐道“記得到家給我打電話?”

她回過神來,臉上滿是笑容,聲音也很嬌嗔。“知道了,回去我就告你。”李浩宇露出了個“邪惡”的笑容。

蔣南孫嚥住話,紅了臉,低下頭,隻擺弄衣服。

那一瞬間軟惜嬌羞,竟難以形容動人。

李浩宇下意識舔了舔嘴唇。

被蔣南孫瞥見。

“壞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