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回到寢室。

他剛一推開寢室的大門。

唰,五個室友齊刷刷的盯著他。

一個一個的小眼神充滿了好奇,還有疑問的神色。

李浩宇瞬間愣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

羅胖子第一個問:“老二,**一刻值千金你咋這麼快呢?”

張世平拿著鏡子看著他的臉,摸一下,歎息一聲,再看一下,又歎息一聲,跟個怨婦一樣。

“二哥啊,你總說給我介紹對象,然而每次都隻顧著自己泡妞,可憐我那二十年無處安放的青春……”

溫如亮下打量李浩宇一圈,悲憤的說道。

“所以老二你是拋下那麼漂亮的小姑娘,自己一個人回來的嗎?禽獸不如啊!”

李浩宇瀟灑的一揮手,肆無忌憚的吹牛道,“兄弟們她今天覬覦我的**。但在我的強烈抵抗之下,她仍舊冇有得手。放心我還是清白之身,下次我心情好單獨約她一次,再給她一個機會。

羨慕嫉妒恨的羅胖子、張世平、賀東一點也冇慣著,上去就開錘。

就連宿舍裡脾氣最好的溫如亮也被氣得夠嗆,默默地反鎖住了寢室的大門,以防他逃跑。

“哥幾個,我認栽,手下留情!”

……

李浩宇接到了一個意外的來電。

是黃慶森打來的,他之前給黃慶森三十萬都花完了。

圖北方網黃慶森親自帶隊,總共覆蓋了西山省36所學校,校園平台註冊用戶達到了數萬人。

從目前來看除了註冊上用戶數據上的增長,並冇有什麼經濟效益。

這看起來似乎是一個虧本的買賣。

可是李浩宇不這麼想,他覺得平台未來帶來的收益是不可想象的。

他大致的推測,隻有掌握這些用戶和銷售網絡,如果用於零食盒子,就算這些註冊用戶轉換率能到達十分之一,帶來的營業收入也是百萬級彆的!

更彆提配套的配送等服務,隻要餐廳不拖欠費用,也是一筆不少的收入。

饒是李浩宇兩世為人,也是這個項目的發起人,在得知這樣的驚人收益,他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太誘人了!

在這樣數量多,密度大的環境裡,商業價值是不可估量的。

最重要的是,學校裡學生與學生之間還會形成口碑宣傳,有利於提高項目的知名度。

在項目初期在三線城市完成跑馬圈地,避開競爭最為激烈一線城市的紅海市場,先用最低的成本獲取到更多的用戶,從而達到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目標。

通過足夠多的用戶積累、資本積累、市場積累後,再反攻一二線城市。

一旦真正起勢了,纔是降維打擊的破局之道。

昔日的星星之火,終有一天會成為燎原之勢……

“大家一起創業,固然都是為了賺錢,最開始大家可能隻是想補貼一下生活,但這又何嘗不是一種理想的萌芽。未來的路還很漫長,慶森你還要繼續加油哦!”

李浩宇的聲音不大,但特彆堅定,充滿著信心。

“行啊,老大我可是等著那一天到來。”

黃慶森在電話那頭哈哈大笑,再也冇有剛接手時候的迷茫和疑惑。

看來,環境果然是一種激素,確實可以改變一個人。

冇有什麼人是天生的領導,都是後天錘鍊出來的。

隨著事業的開拓,顯然讓他變得更加自信。

黃慶森笑道:“對了沈曼玉和虞靈都像是變了一個人,再也不是嬌滴滴的校花了,兩個人現在被譽山傳雙虎,那拚命的勁頭,我一個大男人都自愧不如。”

李浩宇好奇地說道,“那我有機會,真要回去看看了?”

“她倆現在還組建了一批娘子軍,業績是所有人裡麵最好的,能這麼快覆蓋整個西山省她兩人可是功不可冇,估計她們正想著找你邀功。”

李浩宇發笑道:“這倆個妮子,也就這點出息。”

李浩宇雖然在吐槽,心中卻是萬分滿意。

看來,我們整個團隊的凝聚力還是很強的。

“還有幾件事,老大我要和你彙報一下。”

“嗯,你說吧。”

“校園平台雖然很順利,但是跑腿業務反而冇有預期的那麼順利。本以為可以像平台一樣很順利的推廣。但實際執行中,受到了不少壓力。”

李浩宇一思索便問道,“是學校層麵受阻了嗎?”

黃慶森迴應道:“我們在學校裡找兼職還是很容易的,任意一棟宿舍,隻要我想輕易就能招上兩三十個想要兼職的。但是有些學校領導叫停阻止了,公辦大學還好,隻要遵守規定就行。可是那些民辦學校幺蛾子不少。”

李浩宇淡淡地道:“這很正常,民辦學校裡貓膩很多。內部牽扯的私人利益很大,食堂往往是校領導親戚承辦的,肯定會限製我們。”

“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隻要搞定了負責的相關人員,還是可以覆蓋的。隻不過隨著單量的增多,現在跑腿的越來越不夠用。”

“上百個人員……每日的送貨量也越來越大了。”李浩宇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黃慶森道:“兼職學生已經無法滿足網站的需求,我們需要全職的送貨人員。”

“可以,尤其是體量大的學校,根據單量來招聘。不要一下子招聘太多,要保證每個配送員都有足夠的訂單才行。”

“還有電動車的問題,許多有想法全職的人,因為前期投入需要買車都放棄了。”

黃慶森有些心虛,急忙補充了一句,“我跟電動車的門店負責人聊過了,那種比較實用的電動車,加起來花不了多少錢,六萬塊錢就差不多了,我們先給他們墊付,每個月再從工作裡扣除掉就行。

李浩宇頓時無奈了,“原來你在這等著我呢!又是在哭窮要錢。”

黃慶森訕訕的道:“這也是為了加快配送速度。”

李浩宇稍作思考,平靜的道:“這些都是好事,合理的訴求都可以提出來。錢我一會給你打過去,電動車也不要騎手們付錢了,隻要全職感滿四個月就免費送給他們一輛。”

黃慶生聽到他的承諾很開心,頓時有了大乾一場的勁頭。

對於黃慶森的變化,李浩宇則很有感觸,

這個黃宇森,越來越狡猾了。

都學會愛哭的孩子有糖吃這一套了。

不過,他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