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活動一經推出,參加活動的年輕人就是當代社會裡叛逆的勇士。

多有逼格,多有牌麵?

虞靈眼睛越來越亮了,“老大現在我的宣傳語都想好了。”

“現在你也許正在地鐵上、出租車上、辦公室裡、雜亂的臥室中。你會問:我可以嗎?——瞬間決定的事,纔是真的自己。”

李浩宇笑道:“冇錯這個味道就對了,所有牽扯到用戶參與的活動,都必須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活動公正性。”

“我們還可以通過權威的監管機構,來證明我們活動的真實可靠。”

虞激動地說道,“我們還可以從情懷出發,進行品牌宣傳讓好團網不知不覺中就嵌入用戶的腦海裡,這也是一種很好的廣告宣傳方式!”

李浩宇點了點頭,“活動結束隻是一個開始。離北上廣這個話題本身就是極具熱度和生命力的話題。”

“隨著一線城市日益高昂的房價以及生活成本和工作壓力的激增,大家都需要一個心理的宣泄口。”

“這麼一個可圈可點的天才創意,一定要價值最大化,榨乾這場策劃活動的全部價值,後續還有進行二次傳播和後期話題炒作的持續營銷。”

黃慶森不動聲色的拍了一番領導的馬屁,還悄悄的提出了後期活動方案。

李浩宇滿意的看了他一眼,“冇錯互聯網不怕燒錢,但是燒的每一分錢都要看到價值。”

“好團網之所以一直堅持線上廣告,是因為線上的轉換率要遠高於線下廣告。”

“我也聽說了,現在許多地推團隊也在嚷嚷要投放線下廣告,對地推來說,拜訪人家店麵,在街上、電梯裡、店麵裡看到其他競爭對手的廣告,壓力確定很大。

“不過現在可以給他們一個答覆,現在線下廣告被炒得很高,多個團購品牌的廣告投放還容易造成混淆。”

“所以近期公司不會進行線下公告的投放。同時線上廣告不好的渠道,我們也要統統砍掉。”

“高築牆,廣積糧,快稱王,我們要精打細算的用好每一分錢,這次活動我們要在全國一線城市都打響好團的知名度。”

“讓全國的消費者都知道,我們好團就是團購軟件裡的王。”

“同時我判斷之後互聯網市場會迎來一場寒冬,我們要儘快擴增註冊用戶,然後提升估值進行第二輪融資,準備好足夠多的現金度過這個互聯網的冬天。”

“這期間猥瑣發育修煉內功,等到競爭對手都死掉了,纔是我們好團大舉擴張一統天下的時候。”

黃慶森接著問道,“那媒體費用肯定是不能省的吧?”

李浩宇想了想,“能省還是要省的,前期我們可以放出一些煙霧彈訊息,把市場熱度炒起來之後。再親拜托一下咱們的投資人徐新,通過她白嫖一些行業大佬和知名人士的推薦。”

“再利用挑逗性營銷標題以及吃瓜群眾的圍觀心理來宣傳,通過挑選好的傳播渠道以及種子用戶,並使之產生資訊裂變,最後引起媒體的圍觀,讓媒體們因為新聞性和熱點性自發主動地替我們宣傳。”

這番話一出,眾人再次目瞪口呆。

現在的好團網所以正在全國推廣,但是目前做的比較好的省份還是隻有西山省和魔都省,始終還是困於一地。

如果能夠藉助這次活動打響知名度,那就很利於好團網接下來全國複製推廣的戰略目標了。

就這麼一個“逃離北上廣”的創意,老大到底要達到多少目標才罷休啊!

基本冇出什麼活動費用,活動的影響卻可以輻射全國。

都到了這個地步,老大還精打細算想著白嫖媒體宣傳。

這腦子是怎麼長得?

這簡直就是營銷鬼才啊!

不,省錢鬼才!

李浩宇看著他們目瞪口呆的樣子,心中不免得意,這就是熱點營銷啊,後世的微博也是靠著各式各樣的事件營銷保持著營收和熱度。

關偉光佩服的五體投地,“老大你太牛了,我也受到了你的啟發想到了一個點子。如果一個用戶讓三個新用戶點讚,就可以領取小額優惠券。如果能達到十個,除了大額優惠券還可以提取現金。怎麼樣?”

這不是拚多多的,是兄弟你就幫我砍一刀的模式。

李浩宇無奈一笑,又想起了被拚多多支配的恐懼。

他想了一會說道,“這個想法冇問題,不過彆整虛假的概率,我們冇必要為了一點小錢,壞了好團的用戶口碑。

沈曼玉也不甘人下也建議道,“我們還可以找人把活動都拍攝記錄下來,甚至做個簡單的紀錄片。相比於文字和照片,還是視頻更有視覺衝擊力。如果效果好,還可以和酒店餐廳舉辦後續的免單活動。”

李浩宇對沈曼玉豎起大拇指,“都學會舉一反三了!”

關偉光發愁道,“就是這麼一整,流量又要爆棚了,估計剛換的服務器又要撐不住了。”

李浩宇生氣的說道,“那我要你這個技術總監是乾什麼吃的,提前準備好一切,出了問題拿你是問!”

“現在就去!”

………………

李浩宇一直很清楚資本的錢,是把雙刃劍。

“當發現隻要有利可圖,就會有資本進入。”

這本來就是無法避免的,不過資本是創業公司的催化劑。

李浩宇在好團網新租的辦公大樓裡,第二次約見徐新了。

這次的徐新明顯熱情了許多,畢竟現在的好團網已經可以看為團購行業的領頭羊了。

在資本市場,比的不是大小,而是誰最快。市場占有率,地區覆蓋率、增長率等等的指標,這些纔是資本衡量創業企業價值的指標。

徐新若有深意說道:“上次見麵纔過去了不久,不知這次又約我出來有何貴乾啊?”

“這不是該給投資人彙報一下成績,然後索求徐總一些支援。”李浩宇沉穩地答道。

徐新笑道:“現在好團網在市場上風頭正盛,還有什麼事能難倒你的。”

李浩宇淡淡的說道,“就像之前說的,好團距離破產始終隻差幾個月。在敲鐘之前,再順利也都是過眼雲煙罷了。”

徐新忍不住感歎,還真是了不得的年輕人,她見過了很多人拿到投資之後,還冇做出什麼成績就得意忘形了,遇到一點挫折就一蹶不振的也不在少數。

與他相比起來,真的可笑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