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慶森正在給李浩宇彙報工作。

見到黃慶森臉色不善他問道,“怎麼了?”

“最近有幾家團購軟件也拿到了融資,還開啟了補貼模式。”

“好團的模仿者出現了。這是他預料之中的事情,但比想象的來的要快。”

我們所做的每一個選擇,每一件事,都會引發或小或大的蝴蝶效應,從而影響我們的一生。

作為蝴蝶本身,李浩宇感覺壓力山大。

他穿越而來做出了不少大動作,身邊的人和事也因為他改變了許多。

比好團的出現,很大程度上就會改變團購行業原來的發展軌跡。補貼大行其道,地推大軍在火熱推進……無數團購軟件集體冒頭,飛速地更新迭代,每個入場的玩家都試圖占領一席之地。

但影響遠遠不止如此,想必不遠的將來各個巨頭都會先後入局競爭,新一批在資本支援下強勢登場,每個商家都成為了爭奪的棋子。

市麵上的團購軟件都在學習好團的的擴張模式,開啟瘋狂的地推,並開始打起廣告補貼起用戶。

也許這就是現實世界吧,冇有人會像小說裡等著你成長,看到好的模式直接抄就完事了。

不過黃慶森也給李浩宇帶來了好訊息。

許多團購軟件內部是混亂而不堪的。

很多軟件的創始人甚至無法掌握主導權,因為股份被稀釋的太多太快了。他們也缺乏威信,許多發展策略很難得到資本機構的認可。

資本想儘快擴張,而管理層則想著引入新的資本相互製衡,重新拿回項目的主導權。

導致風投機構和管理層矛盾重重。

“我們要不要趁這個機會再拓展市場。”

黃慶森顯然對競爭對手並不畏懼,在如此強烈的競爭態勢下,還想著趁著對手立足未穩,抓住機會擴張市場。

李浩宇卻搖搖頭。

“快”之餘還需求“穩”。

即使好團覆蓋城市夠多,流量成績足夠耀眼。

物流與管理上很難做到匹配,團購軟件之爭是時候該進入下半場了。

被資本支配盲目燒錢的團購公司,根本不配做好團的對手。

黃慶森還冇有放棄,“雖然不適合大肆擴張,好團也不能停下腳步?”

“說說看你的想法?”李浩宇有些驚訝地看著他。

他打開筆記本電腦上的PPT,開始講解起了他的想法,“我覺得我們可以采用加盟的形式,這樣的好處是可以通過利益驅動,簡單粗暴快速占領市場。等占據市場之後,我們再慢慢的把加盟轉為直營。”

李浩宇看著對麵西裝革履的黃慶森,他心裡很是欣慰。

倒不是他提出的辦法有多麼亮眼,而是感受到了他的進步和成長。

從當初那個隻關注執行層麵的外聯部部長,這次終於能從全域性上思考問題。

終於開始有了一點企業高管該有的樣子。

李浩宇說道,現在的我們不需要著急。

因為我們現在的占有率是市場第一。而所有人都清楚一件事,團購是一個贏家通吃的遊戲,除了行業老大能過得很好,行業老二也能活得不錯,其他人隻能瓜分點殘羹剩飯苟活著。

跑的最快活到最後纔是贏家,而其他人早晚都是個死。

風投機構不是慈善機構,他們隻想著如何變現離場。

他們有時候比創業者還要著急,希望企業儘快燒錢擴大市場份額。市場份額越大,企業估值越高,盈利變現也越快。所以風投機構有時候會更加激進。

因為他們不在乎企業日後的生死,隻在乎是否有下一個機構接盤。

李浩宇說道:“好團的本質上是本地服務,是線上線下結合的新模式。而團購的本質上是帶動及培養用戶在本地服務的生活習慣,簡單粗暴的理解就是目的都是培養用戶習慣。”

“這些都需要運營來支援和執行,因此,我們的當務之急是建立人才梯隊,建立後備人才庫,未雨綢繆做好人才儲備,形成不同梯次的人才隊伍。這樣我們之後可以放心大膽的擴張。”

“目前我們需要儘快招聘優秀的人才,我們本來就背靠著大學校園,利用這個優勢我們就能提前接觸到最優秀的畢業生。”

“彆的企業是弱水三支取一瓢,我們好團則是廣收天下賢才。”

“企業的競爭,歸根結底是人才的競爭!人纔是企業的生命力的源泉所在。

如何吸引人才、管好人才、用好人才、培養和留住人才,纔是我們好團接下來的當務之急。”

…………

沈曼玉有點累了,肚子也在作響,她合下筆記本。

人手還是不夠用呀……好在馬上招人了,應該已經可以緩解不是的壓力。

她已經好久冇有慢下來好好吃一頓午飯了,每次吃飯,對她來說隻是為了工作所需罷了。最近虞靈比她還要忙,連唯一的飯友也冇了。

自從她當上好團的高管之後,家裡安排的相親也少了很多。不是她的家人放棄了,而是男方聽到女高管往往會望而卻步。

沈曼玉自然也樂得如此。

不過也有很多變化,現在的她已經被人叫做沈總了。

除了創業初期的幾個老人之外,沈曼玉也曾邀請過幾個女性屬下一起吃飯,但是她們都畏畏縮縮的,很難在她麵前放開,場麵一度十分尷尬。

自此以後,沈曼玉也很少再這樣做了。

算了,自己又有什麼可抱怨的呢?

比起畢業即失業的同齡人,她已經幸福的太多;1、

還是去看看這一屆的招聘現場吧。

“你會怎樣彌補你的經驗不足?”

沈曼玉簡單地看了一下簡曆資訊,隨口問道。

見到麵試官是如此年輕貌美的女性,他稍微的鬆了一口氣。

他努力平靜了一下心情,按照心裡的腹稿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冇有關係,我可以學”。”

“……這樣哦。”

沈曼玉想了想,抬頭說:“我冇有問題了。”

很快行政人員帶著迷茫的麵試者出去了,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沈曼玉pass了。

趁著下一位麵試者還冇來的空隙,沈曼玉對負責招聘的人力資源經理說。

“這是職場不是學校,可以學隻是一種美好的意願,人人都可以這麼說,這樣的承諾對我來說毫無意義。”

“比起學習意願來說,還不如證明自己的學習能力,這樣還更實際一點。”

“讓下一個應聘者進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