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一陣腳步聲。

下一位麵試者已經準備好了。

她躬身示意,然後頗為緊張的等待著麵試。

這是一個年輕的姑娘,簡曆上顯示是本地人,大學剛剛畢業。

“如果你冇有工作經驗,你會怎樣彌補你的不足?”

沈曼玉還是一樣的問題。

“這個的話……”她十分猶豫,然後堅定地說道:“我可以不睡覺的去學。”

沈曼玉愣了一下,看簡曆的同時卻忍不住笑了。

“那你為什麼想來我們公司?”

“因為好團很好用,我相信在這個公司我能幫公司賺到錢,自己也能賺到錢。”

“……相當實誠。”

沈曼玉接著又問了幾個實際問題,然後對她說道:“你可以回去等麵試結果了,如果快的話明早就能得到準確訊息了。如果你家不在這邊,可以考慮租房的問題了。”

“啊?謝謝了,感謝沈總。”

她聽懂了暗示,深深的鞠了個躬,強忍著興奮的往外走去,到了門邊時候還不忘關上門。

門外響起來女生壓低聲音的慶祝聲。

讓沈曼玉忍不住懷疑起自己,招聘她入職好團的決定是否正確。

“這個小女生還不錯,就是傻乎乎的。”

她想著這一天麵試下來,無論學曆還是能力她都算不上優秀,可是那股子裡的犟勁卻令她莫名的喜好。

也許是從笨拙的她,看到了曾經年輕的自己吧。

江曼魚想了想,問道:“剛纔麵試的那個女孩,如果正常麵試能入職嗎?”

“她啊,看起來很精神……應該,可以吧?”

沈曼玉忍不住咳嗽了一聲,“看人不能看錶麵,我倒是覺得她是一個可造之材,三個月的試用期,看看她到底是個人才還是庸才。”

見往日雷厲風行的沈總,還有這樣可愛的一麵。

身邊跟著一同麵試的麵試官,都很努力的忍著笑。

…….....

好團現在已經在很多城市設立直營點了,得益於地推的高效和選品的謹慎,好團的訂單量開始激增。

與其對應的是,各方麪人力都很短缺。並且隨著業務量的激增,好團人力的缺口也會越來越大。

單說一個直營配送,一般人都無法想象到其中有多少個環節,每一個環節有多大,不過直營對於保障對物流及服務質量的監控,也是代理商配送無法比擬的。

在李浩宇的強烈堅持下,好團的高管團隊還是咬著牙堅持執行了下來。

與此同時,李浩宇也在魔都大學開啟了個簡單的招聘會。

魔都大學勤學樓三層。

李浩宇往外瞅了一眼,好傢夥麵試隊伍那麼老長,一眼看不到儘頭,男男女女全是來好團麵試的學生們。

李浩宇把關偉光叫了過來,無奈的說道,“你們是怎麼安排的,怎麼這麼多人一起來了,這是麵試不是趕集?”

關偉光為難地說道:“這可不是我們故意這樣安排的,我們隻不過委托教務處的老師發了一份通知,來這麼多人還得怪老大你的名氣太大了。”

“大家都想見識見識傳說中的學長。”

“看看大一就拿下來校花和學姐,大二就策劃了《全能住宅王》這種爆款節目,大三創業好團就拿到了風險投資的男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我已經把麵試人群都分流了,奈何同誌們太熱情,現在這場麵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李浩宇接著說道,“那你不會先篩選一部分簡曆嗎?”

總不能是個人投簡曆,你就讓他參加麵試吧。

關偉光無奈地擺擺手,“咱們學校是什麼情況你還不知道嗎?好歹也是國內最頂級大學之一,敢來投簡曆的哪個冇兩個刷子,不少人的履曆根本挑不出來毛病。”

“無緣無故地pass誰也說不過去,更彆提還是我們聯絡學校幫忙的。至少都得給個平等的麵試機會,不然學校高層那邊臉麵也不好看。”

李浩宇這下冇話可說了,還真是這麼個情況,隻能硬著頭皮把這場麵試辦下去了。

其實認真想想,這樣的盛況其實也並不奇怪。

儘管是魔都大學,大學期間的實習計劃也並不多。

大學的實習機會其實並冇有那麼多,雖然很多公司每年雖然都會招聘實習生,但是一般都會要求是大三、大四的學生。

剩下的最多是在圖書館或者食堂做做兼職,或者給老師們噹噹助教罷了。

好團的實習工作則不然,首先是知根知底的學長創辦的,不需要擔心上當受騙的問題。

更關鍵的好團現在風頭正盛,就算和那些互聯網大廠相比,名氣也不弱多少。

如果可以在好團有份實習經曆,對於他們以後的職業生涯也很有幫助。

最關鍵的還有好團的實習工資也並不低,紅彤彤的人民幣是所有人都不會討厭的。

李浩宇想明白之後,也就放棄了掙紮,接下來可有的忙了。

“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我們速戰速決儘快把麵試搞定吧!”

…………

李浩宇不知道的是,在長長的排隊人群中,還有他的兩個老熟人。

一個女生對著莉莉安說道,“安安,他不是你的緋聞男友嗎?你為什麼還有專門來找她麵試。”

莉莉安搖頭,“因為他我蒙受了幾年不白之冤,我不來親自見他一麵我不服氣。”

一旁的女生也打趣道,“安安,該不會你是因恨生愛了吧?言情劇可都是這個套路?”

“這種無賴纔不稀罕呢?來得來了,未戰先卻不是我莉莉安的作風。”

莉莉安氣鼓鼓的說道。

“可是這隊伍也太長了點吧。”

女生望著漫長的隊伍一臉的痛苦,“要不我先撤,你先在這排著隊,一會我再來找你。”

行了彆抱怨了,晚上我請你吃麻辣小龍蝦。不要逼我用非常手段哦!”

她故意惡狠狠的握緊了拳頭,彷彿下一秒就要揮舞出去。

在莉莉安的威逼利誘下,她隻能改口道,“知道了,我突然感覺狀態來了,腰不酸腿不困,還能再站三小時。”

莉莉安這才笑道,“我莉莉安這一生不弱於人,怎麼能吃這種啞巴虧。”

“這次辛苦你了,放心吧就憑咱倆的能力麵試還不手到擒來。”

“他給我等著,冇他好果子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