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英穩定丁香的情緒後對季金道:「丁香對昌德宮敏感出現了幻覺,我帶她離開這裡先回去,借船的事情交給你一個人去辦理了。」

季金道:「放心吧,這事我一個人就行。」

戚英扶著丁香回去。太監看見後過來問道:「這位小哥怎麼了?」

戚英回答道:「她疲勞犯困要回去休息。」

太監領著戚英出了王宮,然後回去稟告國王李峼道:「陛下,館長季金的護衛呆在昌德宮哭起來了。」

「哭?」李峼驚訝道,「為什麼哭?」

太監回答道:「不知道,聽哭聲好像是女的。」

官員們笑道:「館長護衛不都是男的嗎,怎麼會哭呢,哈哈。」

太監笑道:「估計是聲音像女的。」

官員道:「說不定是女護衛穿著軍服看不出來而已。」

李峼道:「不知道季館長這個時候找朕有什麼事,傳令他進來吧。」

太監出去傳令季金。季金跟在後麵高興不已不用等到下午了。

官員繼續這個話題聊道:「大明派來的這個季金館長挺本份老實的。

這種人適合帶兵打仗不適合搞外交呀,來了大半年了也不找王室和官員禮尚往來發展關係,一個勁呆在軍營裡訓練駐軍。」

李峼道:「聽說他是被嚴黨明升暗降調過來的,隻是過渡用用又不是真的過來搞外交,過不了一兩年他就會任職他處的。」

官員道:「既然他是嚴黨防備的人,咱們也不必把他當回事,不管他找陛下有什麼事有什麼請求,咱們隨便敷衍兩句就行。」

李峼道:「朕也是這麼想的,不然不會怠慢他拖到現在才肯接見他。」

「嗬嗬,」官員們樂得嗬嗬笑了。

太監領著季金進來了,禮節完畢,季金坐下來開門見山請求道:「國王,我今天過來是有一事請求你幫忙,還望你答應。」

李峼笑道:「館長但說無妨。」

季金道:「我需要向貴國借十艘龜船運送商品,任務完成後就交還,時間最多半年。」

「借龜船?」李峼驚訝道,「龜船是我國的護國重器怎麼可以外借出去呢?館長這個玩笑可開大了呀,哈哈!」

官員們起鬨道:「就是就是,國之重器哪能隨便外借呀。」

「造船廠被起義軍毀壞了,圖紙也被燒燬了,這龜船僅剩三十艘了,毀壞一艘就少一艘哪能外借呀。」

「不能外借呀,高麗國就靠這三十艘戰船撐著,要是把國之重器借出去了,倭寇就會跑來侵略咱們了。」

官員們嘰嘰喳喳一片紛紛反對借船。季金聽得頭皮發麻後背流汗。

李峼趁機無奈道:「季館長呀,現在親王起兵叛亂,我缺兵少糧愁得頭髮都白了,哪裡還敢把國之重器借出去呀。

弄不好倭寇就會趁機來攻打我們高麗國,那時我們就腹背受敵了,真的借不得還望理解。

這樣吧,我國大型沙船有不少,就借你三十艘大型沙船吧。」

季金擦著額頭的汗道:「沙船冇用的,一定要龜船。」

官員們起鬨道:「借不得借不得,你去彆國借吧。」

季金生氣大叫道:「都給我閉嘴!我們大明給你們的恩惠還少嗎?我們大使館給你們的幫助還少嗎?

我們不過是借幾艘船而已就捨不得啦?」

國王和官員們低著頭默默不做聲,就是不答應季金的借船。

季金苦口婆心講起了大道理:「友鄰是要互幫互助的,一個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現在我有困難你們就把龜船借幾艘唄,又不是不還給你們,又

不是不給租金,你們為啥不肯借呢?」

國王和官員們把頭低到了茶桌底下,冇有一個人同意借船租船。

季金無可奈何傷心離開了王宮趕回慕華館。

此時戚英扶著丁香已經回到了慕華館。丁香情緒平靜下來,對戚英講訴了她的夢。

戚英不可思議道:「如果夢是真的,你可能是公主耶,這真是太神奇了。」

夢裡的場景表明王妃已經死去了,丁香害怕那個夢是真的,寧可信其無也不能信其有。

她一害怕情緒又激動了,顫抖道:「不是真的,那個夢一定不是真的。」

戚英看到她的情緒又激動了,隻好順著她的話安慰道:「是的,那個夢不是真的,不用太在意的。」

「嗯!」丁香心裡舒服了不少。

季金氣沖沖跑了回來,對戚英訴苦道:「太氣人了,一艘龜船也不肯借,簡直是鐵公雞一毛不拔,一點知恩圖報之心也冇有。」

戚英皺眉道:「一艘船也不肯借?」

季金一拳頭打在廊柱上氣憤道:「我不當這種館長了,冇有意思,我要把大使館撤回大明各管各的。」

戚英拍著季金的肩膀安慰道:「彆胡說了,這是大使館你哪裡有權力撤走呀。國王不肯借船給咱們,咱們再想想其他辦法。」

季金無奈道:「他們看不起我,我真不想呆在高麗國。」

正在這時一群難民擠到大使館的門口要求進入大使館。

季金大聲問道:「你們想乾嘛?」

難民道:「我們是開京城官員帶著家屬,叛軍攻克了開京城讓我們變成了難民。

我們曾經支援平叛,害怕叛軍問責就逃了出來。

逃到漢城又怕國王問責,一路無處可去就想到了明朝大使館。

這個時候躲到明朝大使館最安全,因為叛軍不敢惹明朝大使館。」

季金道:「你們是開京城官員,有官員憑證嗎?」

一些官吏拿著官員憑證站了出來,要不要收納他們季金猶豫不決,問道:「將軍,要不要收容他們?」

戚英道:「既然是落難的官吏和家屬,大使館收容收容是應該的。」

難民跪謝道:「謝謝大人,謝謝大人。」

就這樣一百多名開京官員和家屬躲進了大使館。大使館禮待他們。新

戚英約其中幾名大官吃飯,問道:「叛軍進展這麼順利?」

官員如實奉告道:「大人,親王爭搶王位,官兵都是見風使舵呀,他們看到國王冇有後人,猜想王位早晚是親王李峘家的,不敢得罪親王呀,任由親王攻城拔寨不作抵抗。」

戚英分析道:「如果是這種情況,那麼漢城也守不住了。」

官員點頭道:「意料之中的事,我斷定漢城的官兵冇有死守的意誌。」

戚英納悶道:「既然王位早晚是親王家的,親王這麼著急乾嘛?」

官員回答道:「等國王年老退位的時候,親王也白髮蒼蒼了,親王想趁冇老去當國王享受榮華富貴所以等不及了。」

戚英不滿道:「這就不對了。」

季金心裡有氣,道:「我倒想支援親王。」

戚英對季金道:「這局勢有點複雜,既然國王不肯借船,咱們冷靜觀察再說。」

季金點頭道:「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