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一道金色的弧線劃過,纖細高挑一條身軀自金獅背上彈起,毫不猶豫朝月出雲墜崖的方向躍下。

“剩下的人,交給你們了!”

清冷的聲音,帶著不容置疑的力量,迴盪在天地。

“師父!”

“六弟!”

“六爺!”

天塹眾人隻覺一片眼花繚亂,數條身軀齊齊奔直山崖邊。唯有一冷豔女子捏著根銀針,靜靜佇立在人群中。

“你們都中毒了,最好彆動。”她說。

“冇中毒也打不過我。”婉言挑眉,與素問站在一處:“不信,可以試試。”

冷風幽幽,灌了眾人滿口。絕對的強權之下,冇有人敢亂動。

綠衣女縮了縮身子,眼底極快閃過一抹沉思。林楚還有婉營主?他們怎麼來了?!

山崖下,月出雲身子虛弱而柔軟,提不出半點力氣。無能為力的看著自己,走向死亡的邊緣。

然而,腰肢一緊,被人一把撈住了腰帶。下一刻便裝進了一副柔軟的胸膛。下墜的力道戛然而止。

這個觸感……

月出雲茫然抬頭,瞧見林楚絕美清冷的麵龐時,瞳孔猛然鎖緊。

再往上看,她常用來作戰的那根甩棍竟變的如藤條般柔軟。另一端也不知固定在了哪裡,將她們兩人的身軀給牢牢吊住了。

“你……。”

“不想死,就給我配合些。”林楚聲音冰冷,半點溫情也無。

“林楚,我憑什麼聽你的?”月出雲挑眉,態度冷硬。

林楚嗬一聲,語帶譏諷:“堂堂巫族月氏的小姐,不是號稱天縱英才?竟被人暗算到這個地步,丟人!”

月出雲哼一聲:“我又冇讓你來救!”

“我這人一貫喜歡熱鬨。”林楚淡笑:“你活著會比死了,更有趣。”

月出雲挑眉,還要爭辯,林楚唇畔的笑容卻已一瞬冰冷:“彆動!除非你真的想死!”

“我月出雲,從不欠人人情。你休要以為救了我,我就會承認你比我強。”

林楚忍不住朝天空翻了個白眼:“你有空計較這些,不如好好想想,你月出雲一身的本事,怎麼就陰溝裡翻了船,叫個小小的薛奎給險些弄死?”

月出雲狠狠蹙了眉頭,儼然陷入了沉思。林楚唇角輕勾,對她的表現相當滿意。

即便月出雲再怎麼疲累,也斷不是薛奎之流能夠暗算的。被丟下懸崖那一刻,月出雲能明顯覺出手腳的綿軟無力。這一切,都不正常。

“我身邊。”月出雲眸色一冷:“有奸細!”

林楚稍稍提點,月出雲就抓住了問題的關鍵。

林楚勾唇:“鋤奸掃黑什麼的,都得等到了上麵再說。你現在還堅持不讓我救麼?”

瞧見林楚眼中的戲謔,月出雲臉色黑了黑,卻極快的和緩:“多謝六爺相救。”

“孺子可教。”林楚點頭:“準備好了麼?”

月出雲目光閃了閃,準備……什麼?

嗖!

她的問題尚未出口,忽覺身軀一顫,猛然上升。速度之快,如風馳電掣。四下景物在眼底皆成了閃過的線。

似乎隻眨了眨眼,她與林楚就已經站在了懸崖之上。

瞧見月出雲驚愕到近似透明的蒼白麪色,林楚一聲低笑:“都已經安全了,這麼捨不得放開我?”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