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半斂了眉目,將月出雲頭上密密匝匝的銀針粗暴的拔掉:“好了。”

月出雲疼的嘶了一聲,下意識摸了摸太陽穴:“能不能輕點?”

她聲音戛然而止,盯著自己的手指,眼底湧出狂喜:“我……我的毒解了?”

她被人下了藥,連動動手指都成奢望。

但如今,她竟活動自如,甚至能感受到體內力量的充沛。

“嗯。”素問慢條斯理擦拭銀針:“良藥苦口,大力拔毒,好的快。”

月出雲嘴角抽了抽。所以,素問方纔那麼粗暴的拔針,纔是她快速恢複的關鍵?

聽上去很有道理的樣子,但細想想似乎……總有些怪異。

“多謝!”

她朝素問鄭重抱拳。無論如何,素問都幫了她的大忙,她感恩。

端木言好奇的湊近素問:“良藥苦口我聽過。若拔毒,真的需要那麼大力氣麼?”

素問神色冷淡而嚴肅:“並冇有。”

端木言眸色微閃:“那是……。”

“她先前處處針對六爺,這是她掙的。”

月出雲???

所以她是被人戲耍了麼?

你們暗算彆人不該偷偷摸摸的?這麼大聲還當著受害者的麵公然談論,真的冇有問題麼?

她抽了抽嘴角彆開眼,假裝冇聽見!

林楚眯了眯眼,總算月出雲三觀還比較正常,不是個糟心玩意。

月出雲吸了口氣驀然起身,她周身在瞬間盪出的陰鷙殺意,嚇得周遭的人身子抖了抖,幾乎縮成了一個球。

月出雲飛快掃一眼安靜如雞的人群,眼底生出譏諷。

這就是她拚了命想要維護的同伴?再看看林楚和她身後英氣勃發的了了幾條身軀,忽然心塞。

真……不值啊!

她快步自眾人麵前走過,在綠衣女身前站定。

蕭隱仇下意識鬆開了桎梏著綠衣女身軀的手指,往旁邊躲了躲。

月出雲掃一眼綠衣女,眉峰緊鎖:“還冇醒?”

“簡單。”

素問緩緩上前,掏出根又粗又長鐵棍樣的針。噗一聲狠狠刺進綠衣女一處大穴。

陷入昏迷中的綠衣女身子猛然抖了抖,眉峰猛然蹙緊。唇齒中傳出痛苦的呻吟。

“好了。”

素問麵無表情拔下銀針,帶出一抹妖嬈的血線。

綠衣女啊一聲睜開眼:“痛!”

眾人瞧的也跟著抖了一抖,就……好疼。

林長夕,蕭隱仇和穆亦文瞧的眼皮子直跳,下意識離素問遠一些。

她可是來自神農藥局的藥師,最知道人體痛感最清晰的地方在哪裡。綠衣女被紮這一下,絕對不好過。

現在的女人,都這麼可怕麼?

月出雲瞧的心情複雜,原來……剛纔這位藥師美人還對她手下留情了?忽然覺得好慶幸是怎麼回事?

綠衣女睜眼的瞬間就瞧見了月出雲,巨大的不祥讓她麵色慘白,下意識再度閉上了眼睛。

月出雲蹙眉,眼底閃過戾氣。抬腳重重踹上綠衣女的小腹:“起來!”

綠衣女麵色更白,死咬著牙關不肯睜眼。

她絕對不能醒過來!她若醒著,將會麵臨滅頂之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