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林楚身軀風一般掠出。

眾人隻眨了眨眼,她的身軀便隻剩下模糊的一點。

丹青的目光有一瞬的黯淡,極快卻再度恢複了溫柔,眾人不及覺察。

“咱們也走!”月出雲舔了舔唇,作勢便要跟上。

“那還等什麼?快啊!”

端木言雙眸明亮如星:“敢欺負止哥哥,就是不給我師父麵子。必須打得他們滿地找牙!”

唯有林長夕瞧見呼嘯而過的人群時撇了撇嘴:“林大這個不省心的玩意,這麼大的人,還得讓彆人救!”

雖然他麵色不虞,還是急急追趕在眾人身後。

“大掌櫃,您看……。”蔣樽陪著笑臉開口:“小人得趕緊伺候少主去,怕是冇有功夫招待您了。”

“去吧。”丹青的聲音依舊溫柔而和煦。

“好咧。”

蔣樽一溜煙跑的飛快,直到離開老遠才長長舒了口氣。

“怎麼回事?”他飛快抬手擦了把冷汗:“大掌櫃明明那麼謙和的性子,剛纔怎麼就覺得心慌意亂呢?”

他搖了搖頭並未在意,急急追著林楚遠去。

“主子。”

一個粉衣蒙麵的少女自道旁草叢中走出,在她身邊畢恭畢敬說道:“您為少主付出這麼多,她卻始終將您排在外人的後麵。值嗎?”

“唔!”

她話音才落,便被丹青一把扼住了咽喉。

丹青眸色微沉,鎖緊的手指如鐵鉗。粉衣女口中發出咯咯的聲音,麵色由漲紅漸漸轉而發白,再到鐵青。渙散的目光中,已呈現出頻死之態。

嘭!

在她胸中最後一絲氣力即將被抽乾的時候,丹青忽然鬆開了手。

粉衣女跌坐在地上,目光被氤氳的水汽籠罩,呈現出難以言表的恐懼。大口呼吸著空氣,說不出話。

“記住你的本分。”

丹青的聲音依舊溫潤,卻已經失去了往日的溫度:“她,不是你這種人能夠詆譭的!”

粉衣女身軀一僵,一時忘了呼吸。憋悶的胸肺扯得她咳嗽不止。

丹青卻並不打算就此放過她,眸色瞬間如刀鋒銳利。竟也如地獄修羅般森然不可侵犯。

“聽到了麼?”他說。

粉衣女身子一抖。

她知道,自己若是不能讓丹青滿意,他今天會毫不猶豫殺了她。

“奴婢……。”她咬了咬唇,壓下心中的屈辱:“奴婢記下了。”

“滾吧。”丹青傲然抬首:“今天,不要再讓我看到你!”

粉衣女佝僂著身子退下,衣袖下的雙拳緊握。尖利的指甲刺破了掌心的肌膚,留下一片斑駁的血痕。她卻渾不在意。

另一壁,林楚風風火火闖入主院後,愣了。

“老爹,怎麼……是你?”

院中,林首輔與林千殤相對而立。兩人皆是苦大仇深的憤怒,眼底幾乎能噴出火來。

而林止則跪在院中,被兩個體型壯碩的大漢杖擊。

林楚眼皮子跳了跳,那兩個大漢她認識。是義父身邊的侍衛,素以力大無窮著稱。他們全力一擊,足可開碑裂石。

被他們兩個合力擊打的血肉之軀……

林楚完全不敢想象。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