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天爺啊!”陸安歇斯底裡一聲嚎:“怎麼把人給打成這樣了?”

林楚的腿忽然被人死死抱住,低頭瞧見陸安嚎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嘴角不可遏製的抽了抽。

“他們仗著人多年齡大,就欺負林爺,您可得給林爺做主啊!”

“起開。”林楚嫌惡的皺眉,大小也算個統領,哭成這個樣子,好看麼?

“好咧。”陸安麻溜起身:“隻要您肯替林爺討回公道,讓我死都行。”

林楚深呼吸,從陸安麵頰移開視線。眼底泛出猩紅碎芒,一瞬不瞬盯向了兩個打人的侍衛。

“住手!”

兩個侍衛偷眼瞧了瞧林千殤,見他不為所動,便冇有停手。

林大美人今天穿了件雪白的袍子,宛若謫仙的清貴,不可褻瀆。但綻放在衣袍上的血色紅梅,足以令人觸目驚心。

“住手!”林楚心中怒氣翻滾,眼底卷出燥意。伸手便迎上了落下的軍杖!

林止瞳孔猛縮,陡然起身將她攬入懷中。

嘭!

軍杖結結實實砸落在林止的後背,鮮血自他唇畔溢位,在他前襟綻開碩大血色大麗花,觸目驚心。

“老塵!”

林楚心中猛顫,聲音有些變了腔調。

“你有冇有事?”

林止目光如水,將林楚身軀籠罩。如畫眉目中藏著難以掩飾的焦急與關切。

林楚內心一時複雜:“現在有事的,是你吧。”

“你若平安,我便安好。”他勾唇,笑容似雲破月來,一瞬晃人心神。

“你這臭小子,放開小楚!”

頭頂上傳來一聲怒喝,林千殤的身軀如風盪出。掌風呼嘯,帶著千鈞之勢拍向林止天靈。

林止眯了眯眼,抱緊林楚就勢一滾。避開了林千殤致命一擊。

他掌風的餘韻落在了林止的後背,不偏不倚正是方纔軍杖落下的位置。

“噗!”

鮮血再度自林止口中溢位,他的膚色一瞬蒼白如紙:“老楚,我冇事。”

他勾了勾唇角,鮮血將他唇瓣浸染的飽滿紅潤,絕媚如妖。

林楚深呼吸,心口莫名悶得發慌。林止連續遭受重創,越表現的不在意她越是愧疚。

“你彆說話。”她將手指按向林止脈搏,卻因慌亂手抖,完全探查不出他的脈象。

“素問,來給他瞧瞧。”林楚吸了口氣,強迫自己鎮定。

“林千殤,你敢打老子兒子,老子跟你拚了!”

另一壁,林首輔漲紅了麵頰怒目而視。撿了根棍子,劈頭蓋臉便朝林千殤打去。

林千殤蹙眉,劈手奪過林首輔手中的木棍:“你彆冇事找事!”

“你這老匹夫!”林首輔完全冇有因為林千殤的武力值而屈服,反倒叉著腰越發精神矍鑠。

“除了仗勢欺人狗眼看人低你還會做什麼?”

“這麼多年了,你一點長進都冇有。從前你什麼德性,現在還是什麼德性。老子告訴你,老子兒子要是少了一根頭髮絲,老子就……就讓你賠償!”

眾人……

那麼囂張狂放,氣勢驚人。還以為林首輔要放出多了不起的狠話,結果……

賠償?就這?

“老爹,義父,你們彆吵了。”林楚挑眉:“素問需要安靜。”

她捏了捏眉心,以前怎麼不覺得,這兩個當爹的這麼……幼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