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楚。”林首輔忽而癟了嘴,滿目的委屈:“你是,嫌棄爹爹了麼?你以後都不打算要我了麼?”

林楚挑了挑眉,這說的什麼話?

“林冠儒你要不要臉!”

林千殤眼底卷出憤怒搶先開口:“我纔是小楚的爹,你中途插一扛子,算個什麼東西?”

林首輔輕嗬:“你不過是個義父,我纔是她的親爹。論遠近親疏,你就是個外人。”

“我是外人?”林千殤被外人兩個字刺激的眼眶發紅:“你敢說我是外人?!”

林首輔針鋒相對,毫不畏懼。一瞬不瞬盯著林千殤:“怎麼,你敢說你不是?”

“我是……我……。”

林千殤張了張嘴,終是半個字也說不出。一張麵孔因氣憤而焦黑。

“怎麼不說了?”林首輔的氣勢卻越發高漲:“剛纔打我兒子的時候,不是很厲害麼?你的本事呢?拿出來啊!”

林千殤輕哼一聲,彆開了眼。

他們的反應令林楚感到好奇。

這兩個隨便拎出來任何一個,都是叱吒風雲的人物。怎麼如今一來一往的就像……小孩子鬥嘴吵架?

這個既視感頗詭異。

“小楚,阿止有冇有問題?”

林首輔如一隻勝利的公雞,雄赳赳剜了林千殤一眼。飛快湊近了林楚,目光落向林止時,瞬間變作憂愁。

“我可憐的兒啊,怎麼被打成這樣了?”

他的聲音極其洪亮,百轉千回聲調婉轉。驚得林楚出了一身冷汗,忍不住多瞧了林首輔幾眼。

這個調調……

若是給他條帕子,林楚極其懷疑,林首輔會直接席地而坐拍著大腿哭天抹淚。

“老爹。”她忍不住開口:“您……差不多行了。”

說好的首輔形象呢?不能讓節操碎一地啊!

“你個小冇良心的。”

林首輔的眼睛仿若帶著鉤子,直勾勾盯的林楚脊背發毛:“阿止都是為了救你才受了這麼重的傷。你不但不心疼,還嫌棄我替你們討回公道丟臉?”

“我苦命的阿止啊。”林首輔拍大腿:“你的一番苦心都白費了,你遭這麼大罪,也冇個人心疼。你難受不難受啊!”

林楚嘴角抽了抽,她能清晰的覺出懷裡的林止身軀,也在不可遏製的顫抖。

老塵真是太可憐了。

她的心裡無比同情,受這麼重的傷,還要被林首輔唱唸做打的荼毒。也不知以後會不會留下陰影。

“我苦命的阿止。”

林首輔冷不丁出手,在林止上臂肌肉擰了一把:“你疼的話,倒是喊出來呢。也省得那些彆有居心的想要避重就輕,推卸責任。”

“嗯。”林止蹙眉低吟,水汪汪的鳳眸瞧著林楚:“老楚,我疼。”

“你瞧阿止是真的疼。”林首輔瞬間來了精神,目光灼灼能將林楚身上盯出個洞:“小楚,你要替你大哥做主啊!”

“老爹。”林楚目光微閃,瞧著林首輔:“莫非,你就是傳說中的內應?”

“……嗯?”

林首輔的哭聲戛然而止,因為轉折過於激烈,甚至打了個嗝:“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