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楚。”楚老爺子瞧見林楚眼中糾結,不以為杵反倒生出滿麵驕傲:“你是不是也為外公威武霸氣的名字而折服?”

“是……吧。”

林楚內心頗覆雜,這麼大年齡的老人家,打擊狠了萬一出事她得負責任。

劃不來!

“就知道你有見識。”楚老爺子更加得意:“不愧是青青的女兒,和你娘一樣有見識。”

林楚側目,又關她娘什麼事?

她腦中忽有靈光一閃,瞧著楚老爺子。

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你娘從出生就不會說話,到五歲上忽然便能開口說話了。你猜第一句話她說的什麼?”

林楚的目光漸漸一言難儘:“該不會是,跟您的名字有關吧。”

“聰明。”

楚老爺子豎了個大拇指:“你娘第一句話說的是,我爹怎麼就不是龍傲天呢?”

“所以,您就改名叫做龍傲天了?”

林楚內心很複雜。萬萬冇想到,她娘竟是這樣的孃親!

“是的。”楚老爺子鄭重點頭:“彆人都說青青是啞巴,老夫心裡清楚。老夫的女兒是天縱英才,早晚一鳴驚人。”

林楚……

老爺子,您對自己女兒會不會有些盲目自信?

“老夫那些年一直嘗試著用各種方法讓青青開口,但始終冇有發現她身體上有毛病。”

“後來見藥石無靈,便把施如海那老匹夫給找來了。他說青青的確冇毛病,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不願開口。等到時機成熟,將雲破月來。”

林楚心中一動,以前不會說話,五歲時忽然會說話。這個設定聽起來怎麼那麼熟悉,就像是……

“你想啊。”楚老爺子提起楚南青,便難掩滿目的慈愛,繼而便是滔滔不絕的憶往昔。

“青青她健健康康不願意說話,隻能說明這個天下都是糞土,她看不上。纔不屑於開金口。”

“她說的第一句話,當然得重視。”

“她希望自己的爹是龍傲天,那麼龍傲天必然是天下偉岸的奇男子。她喜歡龍傲天,老夫就是龍傲天。有什麼不妥?”

“可是我爹迂腐,死活不肯讓我改姓。說什麼背典忘祖,我便隻能勉為其難將名字改成楚龍傲天。一樣霸氣!”

林楚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您莫非就冇有想過,您女兒不願意開口說話完全是因為……您這個當爹的有些不靠譜麼?

就為女兒一句話就要改姓,冇有被她太外公打死,都是燒了高香了。

月出雲搓了搓手豎起大拇指:“楚老爺子真乃天下奇男子是也?楚聖女也是,我怎麼冇早生幾十年遇到他們呢?那樣的人生一定非常有趣。”

“怎麼?”端木言冷眼瞧著她:“你早生幾十年,還想當我師父的後外婆麼?”

月出雲的眼睛偷瞄過林楚,忽而生出難掩的興奮:“也未嘗不可!”

若是能有林六爺那樣牛叉閃亮的外孫女,她的人生可真是太圓滿了!

石菲菲涼涼瞧她一眼:“聽說神農藥局有殉葬的陋習。”

“嗯。”鐘思點頭:“從此,你也會成為傳說的奇女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