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是啊。”

人人眼中都添了恐懼,手中的茶怎麼喝,都再也品不出滋味。

四下裡寂靜無聲。

眾人紛紛低頭,各個眼底沉重,儼然人人心中皆有打算。

誰也不曾注意到,幾條身軀自一側樓梯緩緩下來,從酒樓門口走的遠了。

那一行四男四女,待走至領主樓外公告板前,便止了腳步。

少傾,一纖細高挑的俊美男子抬手,將木板上一封檄文揭下。

“六爺!”

她身後眾人瞧的一驚:“您冇聽見方纔酒樓裡眾人的談論麼?怎麼還……。”

神靈降罪,麒麟目預警,村民消失。

樁樁件件聽上去玄妙非常,似乎不可信,卻莫名叫人覺得恐懼。

這種時候,不該束手遠離,確保安全麼?怎的,還自己揭了尋寶的檄文?

豔陽高照,少年一張麵孔豔若桃李,眼眸卻比暗夜中的星辰還要耀眼,正是連夜奔赴南疆的林楚。

他的身後,跟著蕭隱仇,姚纖纖,林長夕,石菲菲,鐘思,月出雲和端木言。

從天塹中追隨她出來的桑柔和沈行則與素問留在兩江,與她時刻保持訊息的互通。

林楚瞧出眾人眼底的疑惑微勾了唇角,不以為意:“走吧,咱們去見見領主。”

眾人屏息中,她纖細身軀如風,已然上了台階。

南疆民風與中原不同,百姓門戶並不似西楚日日緊閉,白日裡通常中門大開。

林楚來到領主府時,立刻便有值守的護衛迎了出來。

林楚並不說話,將手中檄文遞了上去。

護衛瞧見檄文,眼底便添了幾分鄭重,立刻轉身進去。

功夫不大,便見他領了個四十開外的男人出來。

那人同大多南疆人一般,身量不高卻很是強壯。一雙眼睛亮的出奇,隻需一個照麵,便能瞧到人的心裡去。

“是你們揭了檄文?”

男人聲音和藹,眼中卻帶著幾分警惕:“幾位瞧著,不似我們南疆人。”

林楚挑了挑眉,不由多看了男人兩眼。

自打她們一行人進入南疆,便改做了當地人的裝扮。也時刻提醒自己,以南疆人的言談習俗處事。一路上,並冇有人看出他們是異鄉人。

這男人隻瞧了他們一眼,便將他們身份道破,是個不容小覷的人物。

“小人秦章,乃是領主樓上的管事。”

秦章微笑著說道:“幾位有所不知,咱們領主剛剛下了令,從今日起不再招收能人異士入樓。所以,這份檄文已然作廢,各位請回吧。”

“作廢了麼?”

林楚勾起個清淺笑容:“無妨,我們今天來,原本就為了另外一件事情。”

秦章眯了眯眼,瞧見林楚捧了隻小小錦盒出來:“此物乃領主遍尋之物,機緣巧合之下落入我朋友手中。她托我物歸原主,還請秦管事送去給領主吧。”

秦章瞧了一眼,伸手接過,眸色略有幾分深沉。

林楚挑眉:“此物不同尋常,若非有緣人得到開啟,會惹來意想不到的禍患。”

“所以,還請秦管事多多費心,早些送給領主纔是。”

“好。”秦章垂首斂下了眉目,漸漸去的遠了。

“想見個小小的龍石寨領主需要費這麼大功夫麼?”月出雲冷哼一聲開口,眼底皆是不屑。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