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苗蘇蘇愣了愣,身段忽而柔軟:“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想確認下,你們真的是師徒?”

“當然。”端木言挺起胸膛:“我師父與我的關係,需要你來確認?”

她態度蠻橫而不屑,毫不掩飾對苗蘇蘇的厭惡。一個搶彆人男人的賤女人,不需要給你臉!

“好!太好了!”

苗蘇蘇一再被擠兌,掩唇便卻盪漾開溫暖而滿足的笑容。

端木言……

完了,她把南疆女帝給氣瘋了。會不會對小康兒不利?

“你就是林楚。”苗蘇蘇一把攥住林楚手腕,眼神炙熱充滿深情:“南青聖女是你娘?”

林楚嗯一聲。

苗蘇蘇啊一聲,忽而展臂。將林楚與端木言一同給摟在了懷中:“太好了,見到你們真是太好了!”

這一次連林楚都不能淡定了,南疆女帝大人,有病得治啊!

“你放開我!”端木言挑眉,炸了。

“你這個壞女人,離我和我師父遠一點!”她使儘了全力推向了苗蘇蘇。

苗蘇蘇猝不及防被她推了個趔趄險些跌倒,卻依舊冇有惱怒,眼底反而越發欣慰。

“南青姐姐和臻兒姐姐後繼有人,真好。”她說。

林楚愣了。

南青……臻兒……姐姐?這個稱呼就……親切的有些詭異了吧。

“我是你們孃親的好朋友。”苗蘇蘇含笑開口:“那時我剛出師一心遊曆天下,結識了三位好朋友。她們都是世間罕有的女子,我們意氣相投便義結金蘭。可惜,她們都香消玉殞。不過好在都有出色的後人留下。”

苗蘇蘇瞧著林楚與端木言,眸色溫柔如水:“我,算是你們的姨娘。你們該聽過我的名字,我是苗蘇蘇。”

“嗬。”端木言冷笑:“當然聽過,搶了我爹的女人麼。還什麼義結金蘭的好姐妹?好到跟自己姐妹的男人生了個女兒,你還真是了不起。”

月出雲頭回聽說苗蘇蘇的事情,眼睛刹時瞪大了,燃氣熊熊八卦之火。天下……竟然還有臉皮這麼厚的女人?

苗蘇蘇身子顫了顫:“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樣。言兒,你誤會我了。”

“我誤會了什麼?”端木言冷哼:“誤會你勾引我爹?還是誤會了你女兒來西楚,想要搶奪我擁有的一切?你們母女,還真是如出一轍的好手段!”

林楚暗暗給端木言點個讚。

他們來找苗蘇蘇是有求於人,但她並冇有阻止端木言對苗蘇蘇的擠兌挖苦。做人麼,敢乾就要敢認。

苗蘇蘇能做出那麼不要臉的事情,還能一口一個姐妹情深的掉眼淚。就真的噁心到了她。

“我與亦哥哥當初……並不是你們想的那樣,至於翎兒她……她也不是……。”

苗蘇蘇聲音頓了頓:“罷了,這些陳年舊事不提也罷。言兒,小楚,姨母會好好補償你們。”

林楚挑眉。

她是端木言的師父,苗蘇蘇是端木言的小媽。按理她們是同輩,如今卻硬生生跑出個姨母。

這關係,有點亂。

端木言挑眉還要開口,苗蘇蘇卻已經微側了身子:“都隨我到屋裡坐吧,我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