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爺,您莫要上去了。”

蕭隱仇蹙眉開口:“南疆山中瘴氣最重,你們大家終究初來。雖然都帶了閉毒丹,但這青牛山詭異的緊,霧氣終年不散,隻怕其中瘴氣不容易對付。”

“保險起見,還是讓我單獨進去瞧瞧吧。”

石菲菲皺眉:“這怎麼行?”

月出雲嗬一聲:“你不是想自己獨占功勞吧。”

蕭隱仇扯了扯唇“我久居南疆,山中瘴氣奈何不了我。”

“不成不成。”

端木言搖頭:“要來一起來,要走一起走。隻你一人去,萬一遇見危險連個照應的人都冇有,怎麼能行?”

林長夕點頭:“你終於說了句人話。”

一句感歎惹來端木言無情的眼刀亂飛。

姚纖纖微笑著湊近石菲菲:“菲菲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我都聽你的。”

石菲菲朝他翻白眼:“你滾遠些,我就謝謝你了。”

鐘思一言不發,默默站在蕭隱仇身後。想讓她走,門都冇有!

“我冇有在跟你們客氣。”

蕭隱仇眼中帶了幾分焦急:“多山林瘴氣之地,定然多毒蛇猛獸,乃是煉製蠱蟲絕佳之地。此地必然,蠱蟲遍地。”

“即便你們武功高強內力精湛,遇見了蠱蟲能有幾分勝算?”

眾人:“……。”

“老蕭之言不無道理。”

林楚緩緩抬頭:“你們幾個前往守廟村查探,村中所有器物,一律不許以手觸碰,更不可入口。”

“我與蕭隱仇一起上去。兩個時辰後,無論結果如何,都在山腳彙合。一旦遇見異常,便以煙花彈傳信。”

“不行!”眾人堅定搖頭。

“就這麼定了。”

林楚撣了撣衣角,翻身下馬:“我是統領,誰若反抗,軍法處置!”

眾人啞然。

官大一級壓死人,忽然以勢壓人,怎麼這麼討厭?

林楚揮一揮手,帶著蕭隱仇踏上山道。二人身軀眨眼間消失在迷濛霧氣之中。

青牛山麒麟神廟,位於主峰最頂端。

南疆人崇拜麒麟,素來將麒麟神廟瞧的比姓命還重,祭拜的百姓絡繹不絕。

故而,主峰山路並不崎嶇難行,反倒由於長期踩踏而形成了天然一條小路。

林楚與蕭隱仇拾階而上,功夫不大便攀上了頂端。

眼前是數進院落的一座廟宇,卻不似中原的房屋腳踏實地,整座廟宇皆建成了吊腳樓。

吊腳樓在南疆寨子裡隨處可見,但這裡的樓,卻與彆處又不同。

神廟的樓板建的極高,且冇有樓梯。

“這就是麒麟神廟!”

蕭隱仇止了腳步,眼底帶了幾分肅然。

“從前總聽人說起,可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相見。傳說這座神廟乃從天而降,隻有神仙大能纔有資格飛昇入神廟中去,尋常的百姓,隻能在廟外參拜。此生能見著神廟,再冇什麼遺憾了。”

林楚瞧著蕭隱仇。這人麵目猙獰,眼底時常帶著幾分戾氣。在神廟前,卻忽然寧靜不少,連眼底都多了幾分釋然,瞧起來竟與往日全然不同。

到麒麟神廟參拜對大多的南疆人來說,是窮其一生的夢想。蕭隱仇卻不能前來。

蕭氏被苗氏滅了門,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敵。蕭氏一族被南疆放逐,蕭隱仇自此,永遠失去了參拜神廟的資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