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殿正中供奉了兩層樓高一隻麒麟神像。

林楚抬眼瞧去,麒麟神像雕工精湛,形神兼具,通體彩繪。雖栩栩如生,但與中原寺廟中尋常神像,並冇什麼兩樣。

蕭隱仇鄭重低頭,將雙手交疊在前胸,深深埋下頭。虔誠跪倒磕頭。

林楚瞧他一眼,悄然退在一旁。

她並不崇拜麒麟,但她尊重蕭隱仇的信仰。

今日一行,對於南疆人來說便是在窺探天機,罪孽深重。蕭隱仇肯陪他來,緣於對她的足夠信任。

待他好好向麒麟神請罪後,大約心中會好過些。

林楚目光明豔清冷,在神像周身飛快掃過,最終定格在它一雙眼眸之上。

隻一眼,她心中便狠狠一蕩。

神像一側眼眸缺失,隻餘光禿禿一個黑洞。

而另一側,那碩大一隻眼眸鮮紅晶瑩,色澤如血鮮豔。卻又似火般炙熱,偏又晶瑩剔透,澄澈如琉璃。

那樣一隻眼眸,與真正的人目一般無二。似乎隻消一眼,便能叫它瞧到你心裡去,照見心中溝渠。繼而膽寒,繼而悲傷,繼而……追悔莫及。

再之後便會失了周身力氣,隻想匍匐在它腳下,懺悔請罪。

林楚斂眉垂首,這眼睛……有問題!

心神盪漾不過一瞬。待移開了來,一切皆恢複常態。

那一雙眼睛中不知被人動了什麼手腳,盯的久了能惑人心神。

幸好兩隻麒麟目隻剩其一。

不然,即便是林楚,在全無防備下,大約也無法一時間掙脫麒麟目中的禁製。

卻不知,麒麟目中的關竅,與它的丟失是否有關聯。

“你們居然能找到這裡來,還真是叫人意外。”

空曠的神殿裡,忽然傳出女子甜糯的聲音。

這一聲清如水,卻又媚如絲。

清純與魅惑原本是風馬牛不相乾,完全背道而馳的兩種風格。卻被這一道聲線給奇異糅合在一起,半分不覺違和。

林楚眉心微蹙,隻覺這聲音聽上去很是熟悉。

南疆,卻無論如何不該有她極熟悉的人。

抬首瞧去,神像後一女子著一襲黑色繡花的南疆盛裝,嬌豔如花。她頭髮脖頸上繁雜精巧的銀飾叮咚作響。

一雙眼眸水盈盈亮晶晶,似喜又似悲,一瞬不瞬正盯著她瞧。

自打上次與青陽城大戰時,在臨江小築瞧見過花翎一麵後,她就不見了。林楚曾以為,彭菊花收拾花家餘孽的時候,連這個人一起收拾了。

怎麼都冇想到,花翎竟然活生生出現在這裡。

林楚眸色漸漸幽深。

她來南疆的事情是個秘密。

即便是護**旁的人,也知道她出遠門去了,根本不知她真正去處。

能來青牛山神廟更是機緣巧合。

片刻之前,甚至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會有此一行。

花翎是個鬼麼?怎麼忽然就……出現了?

“林楚,我等你許久了。”

花翎垂眸盯著自己豔紅的蔻丹嬌笑:“你居然冇有被麒麟神目攝了魂,還真是叫我意外的緊。”

林楚抿唇不語,心中卻已經轉過了數個念頭。

她到神廟來的事情隻有苗蘇蘇知道,苗蘇蘇是花翎的母親。

莫非,苗蘇蘇的真誠與和藹都是在做樣子?

為的,不過是將她騙來神廟……所以,此處到底藏了什麼厲害的殺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