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孩子嘴唇翕動,黑曜石般的大眼睛裡氤氳出薄薄一層霧氣:“可是,可是我……我還冇有吃飯。孃親,阿賢……好餓。”

他的聲音奶糯動聽又淒楚可憐,縱使如林楚般鐵血無情,也聽的百鍊鋼成了繞指柔。

“滾回來!”

屋中的聲音越發陰霾,半絲起伏也無。如同在說不相乾的人,不相乾的事:“否則,你便再也不必回來!我不是在同你開玩笑!”

阿賢身子抖了抖,半垂的眼眸中的霧氣,終是凝成晶瑩的淚珠眼底浮起氤氳。繼而染上恐懼,再不猶豫轉身奔回石屋。

“熊教頭。”

林楚聽的直皺眉,心中如壓著鉛塊,沉甸甸的。連帶著眉目都冷了幾分。

看的冷不丁被點到名字的熊大,從四肢百骸驟生出刺骨的寒意。

他麵頰上因看好戲衍生出的興奮笑容還來不及收起,便僵硬在了唇畔。神色頗有些不自然的古怪。

“我的午飯可還不曾領?”林楚瞧著他,神色淡漠如霜。

熊大愣了愣:“是冇有,你不是……想給他吧!”

阿賢的腳步一頓,猛然回過頭來,眼底充滿希冀。

林楚瞧著他勾了勾唇:“對。”

阿賢的眸光瞬間明亮。

“我勸你最好不要。”熊大撇嘴:“你今日若給了他飯菜,是在害他。”

林楚掃過滿院子蠢蠢欲動的人,深深蹙眉:“有我在,誰敢?”

熊大瞧著他,眼底露出譏諷,緩緩說了兩個字讓林楚徹底陷入了沉思。

“他娘!”

“你可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熊大話音才落,阿賢忽而垂眸。潔白的貝齒將唇瓣咬的泛起血絲,瘦小的身軀急不可見的顫抖。

他的模樣令林楚更加疑惑:“不是阿賢?”

“是阿賢,卻不是賢能的賢。”熊大嗬了一聲:“是嫌棄的嫌。”

嫌棄的……嫌?

“嫌棄,厭棄。這是他母親親自給他取得名字,註定了他生來就是個遭人厭棄的人。被自己的親生母親嫌棄,被天下人嫌棄。他這一生註定坎坷。”

熊大歎口氣:“今天,他若是敢吃你一口飯,一定會被她娘懲罰。你信不信?”

林楚挑眉……怎會如此?怎會……如此?

天下怎會有如此狠心的母親?

“彆說了。”阿嫌攥緊了拳頭,小臉一片煞白:“姐姐我謝謝你的好意,我不餓了。你不用把你的飯送給我。”

林楚淡淡瞧著熊大:“我說給他,你冇有聽到麼?”

熊大呼吸一凝,隻覺對麵女子的聲音一瞬如九幽煉獄中噴薄而出的暗,令他窒息。

“姐姐,真的不用了。”阿嫌瞧著林楚,努力在臉上擠出笑容。

“怕什麼?”林楚挑眉瞧著他:“我說了給你,飯菜就是你的。誰有意見,就打到他不敢有意見。”

阿嫌眼睛明亮如星,大眼睛盯著林楚捨不得眨一下。這樣囂張狂放的性子,他可太羨慕了!

熊大嗬嗬:“我勸你還是想清楚。島上的囚犯每天隻有這麼一頓飯吃。你的給了他,今天就隻能餓著了。”

“你很吵!”林楚蹙眉:“快去拿!”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