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華!”

寧國公怒喝著打斷寧城郡主:“彆以為你做的事情就真的天衣無縫。今天若是因為你讓我榮國公府蒙受丁點的損失,本國公就休了你!”

“你……你要……休了我?”寧城郡主周身顫抖,麵孔一瞬蒼白如紙。

她害怕了,她以為榮國公會忌憚她的皇親身份,禮讓她一輩子。但……

聽到他連名帶姓叫出自己名字的時候她忽然意識到,事情早已經脫離了她的掌控。

“父親,萬萬不可。”

章平遠也嚇了一跳:“母親為您生兒育女,您萬萬不能動了休妻的念頭。若……若真如此,咱們榮國公府將會成為全城的笑柄啊!”

“成為笑柄,總好過人頭落地!”

榮國公半點不動容:“誰若再替她求情,就跟她一起滾!”

榮國公冷冷注視著章平遠:“榮國公府,並不是不能更換世子!”

“不!”

聽到自己兒子地位不保,寧城郡主一瞬瘋狂。

“不可以!公爺您不可以奪了遠兒世子之位,他可是您唯一的嫡子啊!”

榮國公冷著臉:“隻要有了嫡妻,隨時會有嫡子!”

章平遠已經徹底傻了。

他怎麼都冇想到,今天的事情會演變到這個局麵。

本該一致對外的一家人,怎麼……到了最後,他與母親竟要被掃地出門?

他猛然瞧向林止。

金尊玉貴的男人如雲中仙高貴清雅,似不曾沾染半分紅塵濁氣。周身皆是運籌帷幄的閒適。

章平遠心裡咯噔一聲,生出難掩恐懼。

今天的事情,到底有多少都在這男人算計之中?

他隻用三言兩語,就讓整個榮國公府陷入內鬥,眼看便要分崩離析。

林止,太可怕!

“母親。”章平遠深呼吸,識時務者為俊傑,他不可以被剝奪世子之位!

“母親,認了吧。咱們家,不能散!”

寧城郡主喉頭滾動,終於半垂下眼睫,如一隻泄了氣的球:“蘇繡,去請大小姐過來。”

大丫鬟蘇繡嚇了一跳:“這……。”

榮國公雙眸腥紅:“還不去,都不想活了?!”

他這一聲怒吼如雷,夾雜著掩飾不住的殺意。

蘇繡嚇得一哆嗦不敢耽擱,飛快朝著內院跑去。

這一回,她去的時間極長。

林止卻似不著急,半眯著眼眸以單手托腮,優哉遊哉假寐。

反倒是榮國公一家子焦灼如熱鍋上的螞蟻,各個都不得安生。

寧城郡主一改方纔的囂張,如個鋸了嘴的葫蘆。悶聲不響躲在章平遠身後,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榮國公眸色腥紅,眼底神色頗為複雜。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不希望在府裡見到章時傾。

一方麵因為等待和懸而未決的恐懼而憂慮。另一方麵,又希望章時傾並不在,他便可以從林止手裡扳回一局。

又過了一刻鐘,他的焦慮被事實終結。

院外,傳來略顯淩亂的腳步聲,隱隱夾雜著女子憤怒的呼和。

久不言語的寧城郡主忽然衝了出去,速度之快歎爲觀止。

連離她最近的章平遠都冇有反應過來,寧城郡主就已經出現在了月洞門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