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相渡是個美麗的地方。山明水秀,陽光溫和,一如初見。

而此地的氣候卻相當古怪。

早穿棉,午穿紗,夜晚圍著火爐吃西瓜。

西楚一年有四季,而無相渡的四季在一天。

這遍也造成了無相渡景色的奇特。

環繞著整座島嶼的大河,叫做多寶河。其河水清澈明亮依舊,水底遊魚周身透明,仿若無骨。能在人的指縫中遊移穿梭。

林楚低著頭,能清晰瞧見水麵下,自己凍的發紅的腳趾以及……旁人的腳趾。

今天中午很暖和,島上的囚徒都被趕到了河灘。

林楚這才發覺,無相渡關押的囚犯,堪比天塹,甚至比天塹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刻,無相渡囚室中所有女眷,皆被趕到多寶河中。

她們每人手裡拿了隻竹條編的簸箕,簸箕裡裝著沙子。她們的工作,便是將簸箕不斷轉動洗的乾乾淨淨。

據說,這樣做便能在沙子裡找到金子。

林楚眉目中閃過細碎冷芒。

她來了數日,對無相渡中的情況,大抵算有幾分瞭解。

無相渡與世隔絕,卻能富得流油,得益於多寶兩字。

這裡的大河叫多寶河,唯一的一座山,也叫做多寶山。

起這種俗氣的名字,不是因為島主愛財。而是因為它們當中,真的藏著寶貝。

多寶山與天下所有的山都不相同。

在陽光下,整座多寶山都呈現出鮮豔的紅色。

山色之所以能如血一般鮮紅,是因為奪寶山中藏著大量丹砂礦。而且成色極好。

丹砂,本就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可清心鎮驚,安神解毒。

據說吃得多了,還能得道成仙。

故而,這東西素來價格不菲,尋常人隻有瞧瞧的份。

島上囚禁著的男人們,每天都被趕上山。他們的任務,是下礦洞采丹砂,女人們則被趕去河裡淘金。

多寶河中有冇有黃金林楚不知道,多寶山卻絕對是一座寶山。

隨著對無相渡的瞭解加深,林楚對真正的城主越發的感興趣。

除了百裡雲笙,還有誰?能私藏這麼大一座丹砂礦山,城主得多有錢?

若是北漠,得了這麼多銀錢,他們想乾什麼?

隻怕……不是好事!

初冬的多寶河水瞧起來如翡翠般青翠欲滴,卻也如翡翠一般冰冷。

她的內力被封,與尋常人無異。在水中站了隻一會,便覺手腳麻木,似正漸漸失去知覺。

然而,放眼河中,一片密密麻麻的人頭,均在忙碌著手中的活計。

女人們高高挽起褲管和袖口,露於水麵的小腿,被冰水浸泡的如同粉白的藕,泛出些微嫣紅。

河岸上涼棚下,隊長們手中捧著熱茶,肆意調笑。一雙雙猥瑣淫邪的目光,肆無忌憚在女人們裸露的肌膚上掃來蕩去。

河中女人們卻動也不動任人觀瞧,似對此般情形早已司空見慣。

林楚身邊是阿嫌和他娘,玉安安在不遠處。

玉安安的麵色異於常人的白,嘴唇色澤淺淡如三月早春的櫻花。林楚瞧她一眼便知,她的身體並不大好。

然而,在刺骨冰河中,她身軀雖搖搖欲墜,卻分明站的筆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