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暗暗翻個白眼。都是兩個眼睛一張嘴,能有多大不同?

追魂不似陸安,從冇有見過林楚。對這個讓主子大費周章想法子營救的女人,下意識的厭惡。

林止瞧見他眼中輕視,氣息有一瞬的冷凝。追魂感受到瞭如有實質的殺氣,下意識打了個哆嗦。

纔要分辨,林止卻已收起了威壓。他半垂著眼睫,紅唇開合間慢條斯理開口。

“老楚若非自願,普天下冇有人能夠將她帶走。”

他聲音略頓了頓,唇畔勾起雲破月來般攝魄的笑容。眼底飛快閃過寵溺與無奈。

“而她要做的事情,你若是不讓她自己料理妥當,她會生氣。”

他抬眸,意味深長的瞧著追魂:“我信她,她無論在何處都能過的極好。至於百裡家與章家……。”

這世上,敢招惹褻瀆老楚的,他一個都不願意留!

林止願意放過輕視林楚的追魂,不是他忽然善良柔弱,也不是他多麼惜才。

而是,他要讓世人親眼瞧見老楚的風采。打臉這種事情,讓老楚親自來,她會更開心。

追魂被林止瞧的身軀一顫,陡然遍體生寒。那一瞬,他覺得自己就是案板上的魚肉,即將被人宰割。

這個認知令他不爽,下意識離著雪中蓮,清貴如仙的男子遠了幾分。

“去盯著百裡家。”

“您今天不是才敲打過太皇太後?”

追魂眨了眨眼表示不解。他以為林止的威脅會管用,姓章那個老白蓮,應該會收斂很長時間。

林楚眼底閃過似笑非笑的嘲諷:“本尊今日的警告終究敵不過人心無窮的**。總有耐不住的時候,皆時……。”

他手指一頓,將茶盞重重蓋上,半空裡叮一聲脆響:“便怨不得本座翻臉不認人!”

追魂在心中腹誹,您什麼時候認過人?但這話,他可不敢說。心裡卻越發不待見林楚,已徹底將她給劃爲了紅顏禍水。

他投靠林止是要辦大事的,不是來幫主子追女人的!!!

心情不美妙的追魂,一頭撞上了護送百裡明霜與端木康回宮後覆命的陸安。

陸安見勢不妙,急急閃身避開。

“你急著乾什麼去?”想到追魂在無休止的弑殺中鍛鍊出的戰鬥力,陸安默默後怕。

四煞他們隻要感知到危險,就會提刀砍人。這個是常年養成的自保習慣,身體的反應遠遠快過大腦。

追魂冷哼:“林爺讓我去盯著太皇太後。”

陸安哦一聲纔要走,就聽到追魂低聲嘟囔:“都怪那個紅顏禍水!西楚諸事紛亂,如今怎麼都不是與百裡家和榮國公府撕破臉的時候。林爺一意孤行將自己置於險地,多少有點讓人失望。”

陸安的腳步怎麼都邁不開了,扭過頭盯著追魂。瞧他的眼神頗為詭異。

“紅顏禍水,你說……誰?”

“除了林楚還有誰?”

追魂瞥他一眼:“你當初也是修羅鬼域叱吒風雲的人物,連個魅惑男人的女人的名字都不敢提。嗬。”

陸安眸色越發詭異。

六爺是紅顏禍水?六爺魅惑男人?

你是不是對這兩個詞有什麼誤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