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深深瞧向雪娘子。

那般低悅嗓音,旋轉盤旋的舞蹈,還有驟然變作空靈的琵琶聲。與其說是舞蹈,不如說是……祈禱。

雪娘子在祈禱?!

這是……巫樂!

施如海給她的蠱王寶錄記載,世間有山,險峻不可知。山之南以巫蠱之術傳世,世人畏懼,敬而遠之。

然,山南數千年來征戰不斷,終至巫蠱分離,各成一派。

南疆留下蠱王寶錄建國傳世,巫族隱遁消失於天地。

三百年前,十方軟丈紅塵裡,忽有一神秘部族出現。他們從不隸屬於任何一個國家,自成一派,亦無人知曉他們隱居之處。

那個部族以巫術聞名,能窺測天機。族中長老可達通靈之境,能知過去未來。天眼一開,便能斷人生死。

據說,他們便是山南巫族之後,卻無從求證。

自此,他們以巫人自居。

但凡有巫人現世,均會受到當權者禮遇,威逼利誘意圖降服,卻終無功而返。

隻因他們總能在危險來臨之時提前預知,每每毫髮無損全身而退。

天域記載,這個部族名喚神鬼。神門為天,鬼門為地。天為生,地為死。

神門弟子濟世救人造福萬民,鬼門死士則殺人千裡至血流成河。二者相輔相成,相互製約。天下人談神鬼而色變。

數十年前,神鬼門內訌。神門一夕在天地消失。自此,再不曾有神門弟子現世。

而鬼門則自立門戶,成了修羅鬼域。

時間長河流動,神門漸漸淹冇在眾人記憶中。獨留下修羅鬼域,日日成為談之色變的恐懼源頭。

今日驚見巫樂現世,林楚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若說前世一曲,是以她與老沈,老薛,小寇子和凝凝的生命獻祭,讓她們散落在這個時空。

那麼……

雪娘子今日一曲天魔舞以自身獻祭,求得什麼?又舍的什麼?

她若是神鬼門中人,又怎會被人抓住關在無相渡?

莫非當初的爆炸是個陰謀,就為了讓她們在此地重生?這又是為了什麼?

雪娘子的歌聲突而拔高,在急促琵琶聲裡迴盪盤旋。

她空靈飄渺的歌聲,似直直升上了九重天去,乾淨清透如同瑤池中純淨的泉水。將人心底的臟汙與雜念瞬間剔除了個乾淨,隻餘歲月靜好。

林楚陡然瞪大了眼,她瞧見了什麼?

蓮花燈中緩緩浮起的嫋嫋煙氣,竟陡然化做一隻巨大的鳳鳥。鳳鳥如火翱翔與九霄,在九重天幕上睥睨眾生,振翅輕啼。

“昂!”

林楚耳邊似聽到鳳凰一聲輕啼。此情此景,見而難忘,叫人震驚。

雪娘子身上一瞬鈴聲大作,鈴鐺在夜風中顫抖不止,她忽而側過頭來,眼眸直直瞧向林楚。

她的眼底深處藏著震驚,旋即卻變作瞭然與欣慰。

她那一眼大有深意,林楚瞧的顰了顰眉,心中隱隱不祥。

雪娘子手指一勾,半空裡似有低低龍吟傳來,煙霧化龍與鳳鳥糾纏。

雪娘子勾了勾唇,朝林楚展顏微笑。那一笑極真誠,直達眼底,天地為之色變。

而半空裡的鳳鳥也恰在此刻睜眼,也正瞧著林楚一瞬不瞬。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