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無依淺淺抿了抿唇,手指掐動間,眼底現出一抹瞭然。

“你在外界以男子身份示人。正名,婚配,的確要經過一番波折。不過……。”

她抬頭瞧著林楚,唇齒含笑:“你的姻緣上天早有定數,乃是命定不散的天作之合。而你未來夫君,必是人中龍鳳。或許……”

林楚撇了撇嘴,先不論她女兒身何時大白天下。單隻說婚姻,她若真的結婚,除了林止不會選擇彆人。

老塵是真龍天子命定之人?扯呢!

“我從不相信或許。”

林楚揮一揮手打斷雪無依:“你今天若隻想同我說這個,大可不必。便如你方纔說修羅王隻是龍氣宿主,大約我也隻是個臨時的寄主。總有一日,你會找到你該找到之人。”

雪無依半垂下了眼睫。

世人多貪婪,聽到自己是命定之人不該欣喜若狂?怎會有如她一般如此抗拒之人?似乎對命定一說,還隱隱帶了幾分厭惡。

“我到底……。”

雪無依聲音略低了幾分,儼然帶了失落:“到底功力尚淺。若是師兄在,定然能測算出當中天機,早日完成父親與長老的囑托。”

“命定之人我無法幫你尋到,等有一日出去了,我倒是可以幫你找找你師兄。”

林楚儘量端出溫和可親的笑容瞧著雪無依:“你且說說你師兄的姓名事蹟,或許我能知曉。”

“我師兄叫做陸安。”

雪無依為勾起唇瓣,眼底生出寧靜與溫柔。

“師兄天分極高,乃是鬼門尊主長子。若非神鬼門聖女必須為女子之身,師兄纔是最有資格領導神鬼門之人。他比我早出生幾年,西楚災禍便是他幼年測算而出。師兄那人有些玩世不恭,喜歡……。”

她聲音略頓一頓,調整了下措辭:“總喜歡飲酒。每每誤事,長老們便都不大喜歡他,還曾將他送去寺廟修身養性。”

“但他做事情一向認真,也極重感情。當年,若不是他抹去了修羅王的記憶,或許……或許我與阿嫌都已經不存在與天地間了。”

雪無依忽然閉口,眼底浮起絲濃濃哀傷出來,眸色一時氤氳。

林楚內心激盪,難以置信的盯著雪無依。

她知道雪無依斷斷續續說了很多話,她卻隻聽見了一句,最初的一句。

之後……深深震驚。

“你說……你師兄叫什麼?”她說。

雪無依瞧她一眼:“陸安。”

“陸安?”林楚吸口氣,一把將雪無依手腕攥住:“你師兄叫陸安,你確定?”

“我師兄的名諱,我自然記得清楚。”雪無依疑惑的瞧著林楚,繼而眼底閃出華光:“你認得我師兄?”

林楚訥訥:“算……是吧。”

她怎麼都無法將老塵身邊腦子缺根筋的侍衛統領,和雪無依口中高深莫測能窺看天機的神鬼門天才聯絡在一起。

“你師兄,長什麼樣子?”

“師兄他……。”雪無依略沉吟說道:“身量很高,長相雖稱不上人間絕色,卻也令人見之難忘。且他生性豁達,便顯得比同齡人要年輕的多。”

林楚腦海中浮現出笑嘻嘻齒頰帶著梨渦的一張娃娃臉,居然……對上了!

7017k